第251期

孤獨寄生

孤獨難逃,以舞台劇劇本方式呈現情緒的放血與刮痧。

孤獨寄生

記者 凃湘羚

角色

女1,就讀高中,追尋自己的夢想,在實現自我價值跟爸爸嚴厲反對下,矛盾得不能自己。
爸,放棄夢想,投身公職,過著還不錯的人生。
哥,體制下的優良產物,桎梏於眾人的期待。
女2,愛得太多試圖找出放得少的可能性,用盡氣力去解決相愛無解的問題。
男,愛情裡的控制者,是感性無法打破的典型理性主義者。

 

開場

(柔和音樂進)
(燈亮,所有演員已經站在舞台上)
(音樂轉換就集體移動到舞台各個地方)
(演員隨著音樂時而卷曲、時而舒展,動作時而快、時而慢)
旁白:我們都是罐頭,對吧?原料來自不同的原產地,再送進同一間工廠加工。包裝上印著的是 姓名、戶口、出生年月,彷彿是賞味期限的標示一樣。商品不需要靈魂、不需要精神,模糊化我們之間的差異,隨意地展示在陳列架上。我們都活得不完整,孤獨地雪藏在冷凍櫃裡,偶爾做些嚎啕大哭的惡夢。
(音樂漸出)
旁白:孤獨。寄生。
(燈漸暗)
 

第一幕

(燈亮,聚光燈照在女1身上,另一盞燈照著放在舞台上的相機上)
(眼睛緊閉,女1被鐵鍊束縛住,意識到自己被束縛而掙脫,女1目光朝放置相機的方向那頭看過去,以爬行姿勢,緩慢地前進試圖想要拿到前方的相機)
(突然被往後拉行,離相機越來越遠)
(燈暗)
 

第二幕

(燈亮)
(爸面向書櫃,將書不斷的丟向背後)
女1:爸,你在幹嘛啊!
爸:我在幫助你心無雜念的專心讀書,不要盡做些有的沒的,學生本份是把課業顧好,喜歡攝影,終究只能是喜歡。如果沒有辦法達成這些要求,我不會允許你繼續攝影。
女1:什麼叫做些有的沒的,我也是在追尋我的夢想啊!
爸:夢想?夢想的第一個字是做夢的夢,第二個字是妄想的想。夢想不可能會成真,也無法讓你在社會上立足。攝影能賺什麼錢呢?看看你哥,不也一路忍耐著走過來了,最後考上台大電機,他從來也沒讓我擔心過。你怎麼就不學學他?
女1:可是我就對理工沒有興趣嘛!
爸:興趣是你的感覺而已,但是生存並非這麼溫柔的一件事,把你的心情捨棄掉,人生不是在玩扮家家酒。
女1:就算我真的考上,我也不會讀得很開心啊!爸,為什麼你總是把你想要的或是做不到的,全部都加註在我跟哥的身上?
爸:因為我就是看透這社會現實的一面,如果不努力一點的話就是會被壓榨,當個攝影師,你能賺多少錢?
女1:雖然賺不多,但是未來能做我喜歡的工作,對我來說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心靈上的富足遠比金錢來的重要,如果什麼事情都要用金錢來衡量的話,那夢想又值多少錢呢?
(沉默)
女1:爸,當初生下我,不就只是單純希望我能平平安安、快快樂樂地長大嗎?我不是一個夢想兌換機,用來兌現你未完成的夢想。
(將地上的書一本一本撿起)
爸:我也很痛苦,但就算要當壞人,我也要強迫你做出正確的選擇,攝影師有一餐沒一餐的,沒有穩定的薪水,我不想要我退休之後還要擔心你的溫飽。這些書我拿走了,等你真的下定決心要開始好好念書,我就會把它還給你了。
(爸走掉,女疾步跟上前)
女1:爸!爸!
(燈暗)

 

第三幕

說明:繃帶纏住女1跟哥的腳,需要設計一些肢體動作,呈現兩人之間緊繃、拉扯的關係

(燈亮)
(台詞同時講出)
女1:哥,我好希望我是你!
哥:妹,我好希望我是你!
(在舞台上走動,一來一往的對答方式,將兩人的距離越拉越遠)
女1:我好希望我是你,成績好,從小父母常常誇獎你,跟鄰居炫耀你這次又考了第一名,只要上台頒獎都一定會喊到你的名字,模範生、市長獎、孝悌楷模獎連環保小尖兵都是你包辦,爸媽只要提到你的名字就笑得很開心。
哥:我好希望我是你,平凡真好,你應該不知道我壓力有多大吧!為了完成他們的夢想,達成他們的目標,我日以繼夜拼命的念書、讀不完還不敢睡覺,也不敢表達內心的感受,總是要好好經營跟同學間的人際關係,不然他們不會選我當幹部,看到爸媽笑得很開心,我的不開心就不算什麼了。
女1:哥,你知道嗎?我也很希望可以好好專注在課業上,我好幾次都逼自己拿著紅筆畫記書上的重點、重複背誦會考的內容,但是那些文字、符號,我就是沒有興趣,偏偏這些考卷上的成績就可以定奪我的人生,評價我的好與壞。
哥:妹,你知道嗎?你有一次問我數學但我忘記解法,我試過各種方法,問了我朋友、去圖書館找資料、放棄明天的考試,只為了想盡各種辦法解開這題,後來好不容易終於解開了!才放下我心中的大石頭,因為不能辜負大家對我的期待。
女1:好羨慕你的人生,總是可以達到所有人對你的期待,成為長輩眼中的好孩子,成為我們孩子之中的好榜樣。
哥:好羨慕你的人生,可以盡情的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有跟父母表達想法的勇氣,至少你還知道你的夢想是什麼,我早就迷失了方向。
女1:我的人生是失敗的綜合體。
哥:我的人生是責任的聚合物。
女1:哥,我好希望我是你。
哥:妹,我好希望我是你。
(燈暗)
 

第四幕

說明:這場戲是以畫外音的形式與父進行質詢

(燈亮)
(地上擺滿了紙飛機,爸坐在台上)
聲音:你今年幾歲?
爸:你是誰?為甚麼我需要回答你的問題?
聲音:我是自我,我必須讓你了解所處的環境,對自己的限制,並調整自己的行為以適應環境,回答我的問題,就能幫助你釐清問題。
聲音:你今年幾歲?
爸:52歲,下個月就53歲了。
聲音:你有幾個小孩?
爸:兩個,一男一女,男的從小就很乖巧,成績一直很優異,老師也常常對他的學業表現讚不絕口,不需要我操心,但女兒就剛好相反,跟年輕時候的我很像,很有自己的想法,但就是太過於橫衝直撞、不聽勸,這樣反而很容易受傷,或是走上一條坎坷又崎嶇的路。
聲音:那你有夢想嗎?
爸:年輕時候當然有過!只是後來因為很多原因,所以放棄了。
聲音:是什麼夢想呢?
爸:大概從國中開始,那時候很嚮往當個飛行員吧!一方面是想逃離家人,因為他們不斷地扼殺我的夢想,另一方面,本來就很嚮往自由的關係吧!乘著風,逃離了現實,眼前的景色柔和又單一,沒有太多的雜念,旅程的目的跟終點明確,過程如何又怎樣呢?人生不也是一樣的道理嗎?
聲音:那為什麼放棄呢?
(在舞台上拿起一張紙寫下夢想,摺起紙飛機並射向天空)
爸:你知道嗎?那時候我每天就在一張白紙上寫下自己的夢想,摺成紙飛機,射向天空,天真的想說上天應該會接收到我的願望,也會被我的毅力所感動,但這些舉動都是徒然。
爸:這社會由價錢去衡量世人,你原先以為只要努力就夠了,但慢慢會發現工作一個月可能比不上別人的家財萬貫、工作幾百年也買不起一棟房子,為了生存用時間交換金錢,但換來的金錢永遠買不起你的夢想,那些美好的夢想,依舊美麗卻已折去泰半的翅膀,自然而然就不會想往苦裡鑽了。
聲音:那你會後悔嗎?
(坐在台上,拿著紙飛機做出飛行的模樣)
爸:偶爾還是會做做夢,有空時去機場看看飛機,蒐集模型,明白這世界的黑與髒還有醜陋之後,好像也沒有那麼後悔了,但還是會忍不住猜想,如果我當初再努力些、再堅持些,生命是不是就會有所改變,我也不會圍困在辦公室的象牙塔之中,做著一成不變的工作。
(將地上的紙飛機揉成團,隨意丟向舞台各個方向)
爸:可是現在講什麼都為時已晚,我現在有經濟能力、養得起一家三口,有房有車,腳踏實地的過生活也未嘗不是好的選擇,夢想終究是不能秤斤論兩來換取金錢的,遊走在虛實之間,所有的價值和理想認知,一旦放在生活中都象徵著實踐面上的力有未逮。
聲音:那你們呢?又願意付出多少時間換取夢想呢?
(燈暗)
 

第五幕

(燈亮)
(女1坐在舞台上,仍被鎖鏈纏繞著,右手拿著一本相冊,邊翻閱邊抽出裏頭的照片與它對話)
女1:嘿!照片裡的人怎麼能夠笑得那麼開心?他一定過得很好,好像沒有任何煩惱可以讓情緒受到影響,只需要很開心很快樂的做自己就好了。
(再抽出一張照片)
女1:嘿!你一定達到大家對你的期待吧!考試無往不利、為人也不用爸媽操心,一直一直往第一志願邁進,之後也能找個還不錯的工作,有個還不錯的老公,過著還不錯的生活。
女1:(嘆氣)只可惜這些好運永遠都不會發生在我身上。
(放下相冊,與觀眾對話)
女1:活在別人的影子之下,囹圄在社會規範中,活得相當模糊。雖然具備了社會學中所講屬於一個人的條件,有一個身體、一個姓名或一個戶口,但是從精神上、從心靈上來講,是匱乏的、是孤獨的。
(拿起相機對著觀眾)
女1:笑一個吧!孤獨是形而上的憂鬱,笑容才是形而下的解藥。
(製造強烈的閃光燈)
(燈暗)

 

第六幕

(燈亮,女2坐在椅子上)
女2:其實愛情有很多種啊,有喜歡小狗那種單純喜歡可愛、療癒的愛,有喜歡跟我最好的朋友出去放縱的那種愛,有喜歡跟家人一起在餐桌上吃飯的那種愛。
(站起來走動)
女2:從小我就覺得愛情小說裡面,那種愛得死去活來,想愛卻不能愛,相愛了又發現不適合,提得起卻放不下,這麼複雜的思緒跟情感,怎麼會發生在這個世界裡,愛情不就是在一起、跟沒有在一起這種二分法嗎?
(走回椅子坐下,男生走出來,坐到女2旁邊)
女2:直到我遇見他,才發現這不是二分法,而是我太笨拙,不想把這個難題解開,不想有個標準答案。
男:嗨!我剛剛在跟我同學改裝他的新電腦,想要把容量變大一點,說明書上的步驟太複雜花的時間有點久,但自己改裝電腦比較便宜,所以這個時間跟金錢花下去是值得的,抱歉。
(男生開始滑手機)
女2:沒關係,好玩嗎?欸,你知道我今天騎車的時候看到什麼嗎?就是我們之前一起說好要去吃的......(男生突然轉頭)
男:(打斷女生)那個,我等等還要跟同學討論下禮拜系上要舉辦的活動,他們臨時約我的,所以我們只剩下沒多少時間。你剛剛是想要講什麼嗎?
女2:沒有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女生站起來繞著男生走,停在他背後)
女2: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個生命中美好的出現,好像慢慢的在變質,快樂在流失,兩個人在一起,本來該是開心大於負面情緒的吧?但是怎麼會這樣?是我要求太多嗎?總覺得我們心理的距離好近又好遠。
(燈暗)
 

第七幕

(燈亮,兩人出現在舞台上,男定格)
女2:1988年美國教育大師斯騰伯格提出愛情三大理論,「親密」、「激情」、「承諾」,這些過程我們都經歷過,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定律應該還是大家對愛情的定義吧!
(男生向前走,從背後環抱女生)
女2:首先是親密。
男:欸,我有跟你說過嗎?小時候我媽帶我去算命,算命師就看看我的手相,看著我不連續、分岔的感情線,他就搖搖頭說,這個小孩,事業未來會做得不錯,但感情路會走得很坎坷,不是遇不到適合自己的女生,就是不會好好對待別人。
(牽著女生的手,看著她的雙眼)
男:但我覺得算命師講錯了!他一定算都沒有算到我生命中會有你的出現。
(男生定格)
女2:藉由交談感受到彼此心靈的契合,親密感是一種投契,確認彼此認知的默契,分享自己所擁有的,也開始分享過去的人生經驗中所發生有趣、難過、憤怒的各種情緒。
(進行像是基本的快問快答)
男:你家裡幾個人?有沒有養寵物?
女2:是個核心家庭,我爸我媽我姊和我,是個小康家庭,父母管教方式很開放,所以才會造就出現在的我,沒有養寵物,但我很喜歡狗。如果你喜歡貓的話,我也會盡量喜歡。
男:你喜歡吃什麼?不喜歡吃什麼?
女2:心情好喜歡吃酸的,心情不好喜歡吃甜的,不喜歡辛香料,基本上不挑食。你喜歡的我會盡量喜歡。
男:興趣是什麼呢?
女2:喜歡能大量流汗的運動,讓水分從身體流出,相對的就不會從眼眶流出,畢竟你討厭我哭。
男:有沒有什麼潔癖?
女2:有,我討厭還沒洗澡就爬上我的床,但最近發現更嚴重的是我有偏執的人格潔癖,總覺得愛這個世界太多,而這個世界卻不那麼愛我。
男:之前交過幾個男朋友?
女2:一個我深愛著但對方不愛我,另一個是愛我的但我就是無法愛上他。
男:未來人生規劃呢?
女2:希望能在愛情這個流動關係中,同時能努力著往我的理想前進,但我知道我勢必要為你犧牲的。
男:你幾罩杯?
女2:我講了,那你對我的愛會跟罩杯大小成正比嗎?
男:你會介意婚前性行為嗎?
女2:於是我們邁入了下個階段,激情。
(燈暗)
 

第八幕

(燈亮,女2和男坐在床尾)
(女2對男做出以下動作,男是被動狀態,以女2詮釋動作內容)
女2:牽手、擁抱、親吻、做愛。
女2:激情是愛情的動機元素,發展是比想像中還要快,而心情的依附感,也會隨著身體的碰觸,而更加強烈,我好像……好像更喜歡他了!
女2:人們常說女生都是由愛才會觸發性,而男生則是因為性才更愛對方,像這種事情需要去追究嗎?更別說我敢開口問他了!性這樣照理來說,是在一起的附加價值,交媾的過程不用溝通,什麼問題似乎都憑空蒸發了,但為什麼內心卻變得更孤獨了!到頭來我們還是沒有解決問題,不一樣的價值觀、失效的溝通,一直以為愛情就是如此簡單,在一起就能得到快樂,但是內心的孤獨快把我吞噬了。
(男仍坐在床尾,女2站起在舞台上四處走動,向觀眾說話)
女2:你們有過一樣的感覺嗎?
(沉默)
女2:有嗎?有嗎?
女2:還是是我自己調適不過來,人格缺陷、心靈殘疾、過度情緒化?
(女生蹲踞在舞台上)
女2:真的是這樣嗎?
 

第九幕

(男和女2對坐)
男:親愛的,我們來簽署倒數契約,這是承諾的象徵,代表我們願意經營愛情,為對方關係負責,也是我給予你安全感的證明。
男:(停頓)第一條,如果不喜歡對方做出的哪一點,一定要跟對方說。
女2:我願意,但我怎麼忍心苛責你?
男:第二條,如果我們吵架了,一定要有一個人先低頭。
女2:我願意,但如果我感情放很深,悲傷得不能自己,那你又冷淡回應我,該怎麼辦?
男:第三條,如果我們還相愛著,但是還是存在這一段距離,我們就分開吧!
女2:我願意,但是我們還能做朋友嗎?
(男拿出筆,把紙轉向給女2簽名)
男:那這是我們講好的約定,你也都同意了,那之後我們就照這個規定繼續相處著,這些條件沒有轉圜餘地,既然是承諾就要遵守。
女2:我願意。
(沉默)
女2:那我有疑問!
男:今天就到這裡吧!我等一下還有事情,記得要遵守這些承諾!。
女2:可是有些問題還是沒有解決啊!
(男收拾東西,轉身走人,女2看著男的背影,想追上去,但又放棄)
女2:我覺得算命師說不定算準了,只是他不想相信罷了,就連外人都可以看得出來,這不是愛情吧!
女2:(有些躊躇)心裡突然覺得酸酸的,像啞巴吃黃蓮那樣,看著對方越走越遠,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這不是愛情,這是孤獨。
 

第十幕

(燈亮)
(音樂下)
(全部的演員躺著在舞台上,輪到自己講時才站起來)
女1:我在勇於追逐夢想的路上,也傷害了愛我的人。
爸:希望我兩個孩子平安長大,不用說到多麼不平凡,只求比別人突出一點,我就很欣慰了。
哥:是啊!這個選擇其實不好也不壞,我會繼續依循著你們的指引走下去吧!
女2:親愛的前男友,還是感激我們曾經相愛過。
男:愛人的能力不是與生俱來,我還有多少次機會可以證明我有愛人的能力。
(音樂轉換就集體移動到舞台的各個地方)
(演員隨著音樂時而卷曲、時而舒展,動作時而快、時而慢)
旁白:我們都是罐頭,對吧?在模糊的人生,孤獨的情感總在夜深人靜、思想拉扯之間,愈發明顯。嘿!但孤獨作為一種過程,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儘管以最暴烈的方式向內探尋,會找到答案的,要原諒自己和這個世界,告訴自己還是值得擁有最好的一切。
(音樂漸出)
旁白:孤獨。寄生。
(燈漸暗)
 

創作理念

孤獨是一種心理狀態,有時是生命的助力,有時則像是沒有明天的絕境。以舞台劇的方式演繹出孤獨的不同型態,透過情緒的放血與刮痧,希望讀者能有一顆鋼鐵且透明的心,自我演化的同時也奮力的與世界對抗。

(縮圖來源Pinterest

記者 凃湘羚
高雄的孩子,但曬不黑, 有著過度狂烈的內裏,異常的潔癖,靈敏的感性, 努力把飄絮的思緒化成有溫度的文字。
記者 凃湘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