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期

同以愛之名 酷兒影展

關於第三屆酷兒影展及近來LGBTQ電影題材的趨勢。

同以愛之名 酷兒影展

記者 陳昶安 報導

第三屆台灣國際酷兒影展於今年十月22至30日於台北新光影城進行第一波的展出,今年的參展片數較去年少,但片單品質仍在水準之上,結合了柏林影展中「泰迪熊獎」的單元,讓策展影片更多元、更具國際視野。除此之外,也開設了影人講座、工作坊等系列活動,邀請觀眾不只欣賞電影,更能檢視每部片的創作理念,藉以了解LGBTQ族群。


酷兒影展常在電影播畢後邀請導演蒞臨現場指教。(圖片來源/陳昶安攝
 

為愛連結 影展之於社會

近年來,有鑑於多元性別與同志平權的呼聲漸起,許多相關題材的電影、影展也隨之併入主流。台灣的同志影展以「酷兒」(Queer)為名,目的就是要讓人們看到LGBTQ族群中包含的除了男同志(Gays)、女同志(Lesbians),還有雙性戀(Bisexsuals)及跨性別(Transgender)等多元族群。這些在過去常被邊緣化的性別意識,如今能以作品的形式在影展示眾,除了成功達到電影的傳播效果外,也讓相關話題以更軟性而具體的方式植入社會。

本屆酷兒影展的主題為「為愛連結」,呼應首屆標語「愛一樣,一樣愛」與前屆的「愛無所不在」,策展理念皆在宣達「愛」的力量與重要性。透過「為愛連結」,今年的影展希望能藉電影作品串聯不同族群的人們,同時也反映了在日漸依賴網路的現今,影視作品的傳播對族群建構的重要性。


第三屆酷兒影展主題宣傳片。(影片來源/Youtube

在選片上,策展團隊自國內外,以相關議題為題材的作品中挑選,同時也接受國內製片、學生作品的投稿。其中,題材的分布有基本的固定配額,主要常見的類型有情慾的呈現、藥物與疾病、世俗的制約與以抗爭為旨的紀錄等。另外,在不同國家的文化差異下,作品手法和議題差異也清晰可見。例如,韓國因社會風氣相對壓抑,同志議題的討論度不高、接受度也不廣,其同志電影常圍繞著霸凌、悲劇、痛苦意識等題材;另一極端反例則如巴黎,浪漫而開放的民風使其成為同志族群票選第一名的理想城市,但也因此帶來不少社會問題,如濫用藥物、愛滋氾濫等,都能反映在其相關電影作品上。

族群的比重上,男同志片總是大宗,其次是女同志片以及再次的跨性別題材。這和市場分布有很大的關係,女性影展策展人羅珮嘉在座談會上指出,男同志族群向來相對活潑,對於這類型的活動常有很高的參與度。然而值得討論的是,酷兒影展雖意在推廣一般大眾對LGBTQ族群的認知,主要消費對象卻仍多為圈內人,對於向外拓展還有待日後更多宣傳的設計。
 

同志影視轉型 題材更豐富

早期的同志片因受制於民風環境、法規政令的影響,呈現手法上較為隱晦,所探討的主題與情節也十分類似。由於同志與跨性別者本身處於社會弱勢,在拍攝相關題材時則常流於呈現社會不公、主角和劇情的悲劇性等;然而近年來,除了該群族的能見度漸漸起色外,成功帶出的話題性也為這類的作品走出新的路。

以今年三月紅遍亞洲的大陸網路劇「上癮」為例,雖然不是電影作品,卻是一個以同志元素為題材的成功影視示例。同志題材在過去的呈現公式中,常是兩個相愛的同性伴侶因顧慮家庭壓力、社會眼光等問題,最終被迫拆散。然而在這部劇中,卻像完全抽掉了這個條件,兩個男主角除了對自我認同仍有所掙扎外,在相處上,劇中的世界觀皆無異於一般異性戀情侶。撇除了常見的限制後,觀眾能更聚焦在兩人的交流上,讓同性之愛不再只是隱晦而痛苦,劇情上也更有突破空間、不落入公式窠臼。


網路劇「上癮」的成功還可歸因於兩位男主角出色的外型。(照片來源/娛樂重擊

除此之外,許多非獨立製片的作品,仍因主角身分或導演釋義而歸類於同志電影,所欲探討的議題卻不再侷限於單一主體。舉例來說,以性取向為同性戀的偉人傳記,如2014年的「模仿遊戲」(The Imitation Game)、2010年的「吐司:敬!美味人生」(Toast);或是多條主線並行的主題敘事,並將同性之愛置於其一脈絡的經典泰國電影「暹羅之戀」(The Love of Siam),甚至是刻寫跨族群如種族、階級的同志故事等作。
 

亞裔同志 雙重身分的碰撞

在本屆的酷兒影展中,有兩部備受關注的電影分別為「北京遇上紐約」(Front Cover)以及「那一夜,我在三溫暖」(Spa Night),此二作皆描述了黃種亞洲人身處美國社會中,對於自身種族與性傾向的認同與掙扎。

「北京遇上紐約」描寫一個華裔設計師萊恩(Ryan)在美國時尚界拚命,卻因為自己的華人身分而難以出頭,後來因任務之故被迫與中國影星寧(Nin)合作。在相處的過程中,萊恩代表著亟欲融入美國社會、擺脫種族限制的陰柔華裔;寧則是有著強烈大中國主義的陽剛男人,兩者在認知上產生了極大的分歧,卻在相處的過程中找到認同的平衡、滋養了浪漫。本片以輕鬆喜劇的風格,拍出多種文化的衝突與協調,其中,受西方教育與所屬產業的影響,萊恩對自身的同志身分認同遠大於其為華裔的恥感;而寧在控訴西方資本主義、強調愛國情操的另外一面,卻藏著令他無法誠實面對的性向問題。片中,萊恩的父親講了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話:「中國人像水,花了時間煮沸,卻要一輩子來冷卻;西方人像沙,熱得快、冷得也快。」清楚地表述了不同族群思維的差異、造就了截然不同的禮節與文化。回歸本片,兩位主角雖然起頭起得不太愉快,最後或許因為同根、出於相互的吸引,都磨掉了價值觀的差異,也藉此刺激了對自我認知的檢視。


「北京遇上紐約」電影宣傳海報。(圖片來源/影劇圈圈

「那一夜,我在三溫暖」相較之下則顯得沉悶不少,片名看似暗藏波濤洶湧的情慾,刻寫的卻是極為抑鬱的青少年對自我意識和家庭期許的掙扎。故事講述的是韓裔少年大衛(David)為分擔家計,來到一間由韓國人經營的三溫暖工作。在枯燥的日子中,白天上考試衝刺班象徵他對社會期待的負責,晚上則在三溫暖的工作中,透過窺視以壓抑自己蠢蠢欲動的性傾向。針對亞裔之於美國社會的適應,本片導演著重在家庭內與家庭外的衝突設定,大衛因生於傳統韓國家庭,有著強烈的道德情操,在認同自我與摸索的階段中,他常以最後的意識勉強抵抗著迷失。全片的拍攝緩慢而陰暗,鏡頭時常凝滯在角色思考、掙扎的模樣,即使到了片尾,也未能讓觀眾有鬆一口氣的解脫,反而是強烈感受到與主角並進的苦痛。


「那一夜,我在三溫暖」電影宣傳海報。(圖片來源/世界電影
 

影展精神發酵 盼創友善環境

酷兒影展策展人林志杰表示,創辦至今已屆第三年,對於引領同志電影趨勢的階段性任務已經達成,希望在酷兒影展的推動下,台灣同志與跨性別電影能更貼近主流,同時也期許未來的策展人能在議題的廣度與國際接壤部分有更多投入。時至今日的同志電影,有前述非以同性情誼為主的敘事模式,卻仍多以同性戀的故事與遭遇出發,或許有一天,當「同志」二字不再被特別標籤,如異性戀電影不會強調主角性向一般,這樣的性別意識在影視圈才能達到平等的共識。

在題材上,期許更多的電影能將同志視為一創作元素、而非主體,未來同志相關主題的電影能不再聚焦弱勢面,而是能藉由該角色的特殊性,闡述一般題材所無法帶出的衝突點。族群議題藉電影被看見,也藉影展被討論,酷兒影展除了每年皆是同志圈的盛事外,未來也有望成為影壇的一大焦點。

記者 陳昶安
舞齡十一年,夜行性,容易過敏, 喜歡漂亮的東西和長得好看的人; 興趣是戀舊、感受、愛人與被愛。
記者 陳昶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