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期

林嘉俐 無與倫比的演藝之路

透過自身的努力與性格,讓大眾更認識臺灣演藝圈這位演員─林嘉俐。

林嘉俐 無與倫比的演藝之路

記者 張芸瑄 報導

林嘉俐,18年的演藝生涯,2004年以「四重奏」拿下一座金鐘最佳女配角獎,期間也數度入圍。今年憑藉著飾演「吉姊當家」中「沈芳吉」的角色,入圍第51屆金鐘獎戲劇節目女主角獎,而這是她第六次入圍電視金鐘獎。


林嘉俐入圍第51屆金鐘獎戲劇節目女主角獎,與護理人員一同走紅毯。
(照片來源/
林嘉俐粉絲專頁


一次因緣際會 踏上演員之路

林嘉俐於國立藝術學院(今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畢業,主修表演。不過小時候的夢想是當車掌小姐,林嘉俐笑說,以前扮家家酒都要扮車掌小姐。

長大以後就讀天主教曉明女子高級中學,高中二年級時看了屏風表演班的「三人行不行II─城市之慌」覺得一個人可以演那麼多角色相當厲害,自此便開始覺得成為那樣子的舞台劇演員也不錯;而當時她的第一志願是東吳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害怕考不上,後來翻著全國大專院校各科系手冊,翻到國立藝術學院。

當時的國立藝術學院有音樂、美術、舞蹈、戲劇。林嘉俐發覺「戲劇」或許可以做到,因為其他三項必須從小練功要不然根本比不上,而在高中時發現自己有符合演戲的特質。下定決心報考,當時測驗肢體、聲音表情、即興及專長表演,她的專長表演唱詩歌;第一年雖未成功通過,不過在報考的第二年便正式錄取,而林嘉俐的表演生涯也就此展開。


面對眼前岔路 仍舊不忘初衷

觀眾對林嘉俐的形象大多從電視劇而來,但在最開始她是想當一位優秀的舞台劇演員,電視劇演員並非她的第一順位。1998年進入電視劇表演,心繫舞台劇的林嘉俐,2011年再度回到劇場演出舞台劇「露露聽我說」。雖然完成了空白十幾年的劇場夢,卻赫然發現,人生還是得繼續前行,圓了一個夢接下來的路要怎麼走。

1990年代中期電視頻道開放,到1998年約有100多家電視台,需要許多演員因此都會到舞台劇去找。當時劉德凱導演想導一個舞台劇形式的金鐘劇,所以到屏風表演班找演員,而現今知名編劇徐譽庭女士當時是劇團經理,便推薦林嘉俐演出那個角色,自此開啟了她電視劇演員的生涯。

接連演出三部金鐘劇,看到林嘉俐演出的製作人開始不斷邀約她演出大愛劇場,但林嘉俐拒絕了,「我不想要一輩子當電視演員,剛好那時候許多小劇場蓬勃,有許多機會,我可以留在舞台劇好好發展,報酬雖然不多但是很有趣。」製作人依舊不放棄,拒絕之後再次邀請林嘉俐,當時她與林美秀女士演舞台劇「假期愉快」,林嘉俐見這位製作人十分有誠意,願意等她一切告一段落再開拍便答應。現在回想起來,林嘉俐認為這段生涯是「電視公務員人生的開端」。


林嘉俐愉悅的談起過往經歷。(照片來源/張芸瑄攝)

能夠成為如今的她,也是因為不放棄、愛挑戰、好強的性格,從舞台劇走到電視劇有很多事情需要學習,而又想在電視圈做得更好,所以繼續待在這個環境中嘗試更多不一樣的演出。電視劇一檔接著一檔,製作人陳慧玲女士的「四重奏」彷彿為了鼓勵林嘉俐,讓她在2004年榮獲金鐘獎最佳女配角獎。本來還覺得飄搖不定、沒有安全感,但很幸運的老天給了祝福,大家漸漸開始肯定並願意關注林嘉俐這位演員。

夢想與興趣的結合時常讓人陷入混頓中無法自拔,林嘉俐對此發表了見解:「這只是一條岔路,但路徑一定會到達成為一位演員,只是在岔路的時候走到了電視圈,而非舞台劇。我還是一位演員,也知道我在這裡可以做些什麼,發現表演是多麼有趣,因此不會覺得過去的稱之為『夢想』,而現在叫作『實際』或『犧牲』。」


生於聽障家庭 生命依然璀璨

健康的林嘉俐,父母其實皆為聽障人士,因此她從小由外婆帶大,怕孫女與父母親疏遠,所以會定時送回家。年幼的林嘉俐從親密的外婆身邊到陌生的爸媽家,只能哭著面對家中的無聲和心中的恐懼,逐漸長大後開始學手語才有辦法與父母溝通。

求學後她發現自己的家庭與別人不同,會因為家庭狀況而害羞,甚至會在意他人的眼光,但因為是獨生女,林嘉俐很渴望有朋友,「邀請同學來家裡,我就教他們用手語跟爸媽打招呼,因為這樣有互動,發現同學也不會因為這樣害怕,手語變成是讓彼此更熟,而我也覺得更放鬆的方式。」不以身體的殘缺為障礙,林嘉俐的父母給予她很多正向的能量,讓她明白自己的怪癖或是嫌惡都是心的不適應,找到對的方法就不會了。


林嘉俐與外婆互動依然親密,十分孝順。(照片來源/Gail Lin臉書

對於林嘉俐畢業後的演藝事業,父母親並非不贊成她當演員,只是因為收入不穩且辛苦,他們又皆為身障人士無法照顧林嘉俐的人生,所以希望她可以選擇穩定的過生活,如公務人員等等,為此林嘉俐也曾與父母發生過摩擦。然而,這一切在林嘉俐得金鐘獎之後發生轉變,許多製作人及導演開始找她演出角色,而日後工作越來越穩定,也就讓父母放心。
 

人生的轉捩點 寬闊的心視野

林嘉俐人生的轉捩點,不是從舞台劇演員轉向電視劇演員,而是開始接觸佛法。了解佛法之前,在拍戲的過程中有時靠吃藥入睡、嚴重時得看憂鬱症或是腦神經內科;知曉佛法後,心打開看的世界越廣,她能夠讓自己站在另一個角度,而非完全陷入情緒的泥淖之中。以前她也認為佛法是一種束縛,接觸後卻發現經文是人與人之間得以暢談且貼近生活的事物。

此次入圍金鐘獎的「吉姊當家」便是接觸佛法後的第一檔戲,在林嘉俐心中相當重要。她開始覺得演員不只是演好戲或是傳達正向的觀念就好,在電視的方框中,透過表演讓觀眾心情舒緩、有所啟發或是讓觀眾感到被陪伴,是演員能做到的事情,想傳達的信念皆能透過角色傳達給觀眾。

無論是故事中的護理人員或消防員,甚至是演員,林嘉俐說:「專業都是被賦與使命的,怎麼將使命傳達得更好,找到好的方向就可以把世界變得更美好,因為專業人員可以發展的空間很大,但歪了就歪了。」


透過不同角色詮釋不同的人生觀。此為下一檔戲「純美時光」。(照片來源/林嘉俐粉絲專頁

對於自己的未來展望,林嘉俐表示不曾設限,是別人無形間幫她設限,因為沒辦法控制別人怎麼想,她想將碰到的角色呈現到最好,不會讓後人或自己失望。證嚴法師的一句靜思語:「歡喜心是一種涵養,能讓周圍的人都有『如沐春風』的喜悅感。」林嘉俐相當喜愛這句話。

身處在一個地方讓他人感覺舒服,彼此間能自在的呼吸與互動,就是一個很棒的空間,從小社群放到大社會,進而慢慢的將世界變得更加美好,這就是身為演員的林嘉俐所持續秉持的信念。往後在演藝的道路上,將透過她的詮釋為社會留下更多精彩的作品。

記者 張芸瑄
阿美族女孩,喜歡大海。一生若不經得風浪哪叫人生。有種就靠自己,人生最大的懲罰是後悔、是冷漠。
記者 張芸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