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惹議 關係「泰」敏感

記者 陳昶安 報導

2016年十月13日對泰國人而言是一生中最黑暗的日子。泰皇蒲美蓬(Bhumibol Adulyadej)的駕崩造成舉國極大的衝擊,總理府也在第一時間宣布全國進入為期一年的國殤期。泰國自古以來都是獨立而自主的國家,近年來更因位居要塞、投資環境優良,國際地位大幅提升,因此,泰皇的逝世不僅影響國內情勢,更引起國際間極大的關注。

國情特殊 泰皇影響力甚鉅

受到歷史與民風的影響,泰國的政治環境十分特殊,除了長年的政黨之爭外,軍政府不時地介入也導致了政治僵局。肇因於塔信(Thaksin Shinawatra)政權的爭議,2006年的軍事政變便引起了國際的高度關心,隨後塔信遭到流放,接下來的政治局面以黃紅衫軍各自擁護的政黨交互執政,每當其中一方當權時,另一方則會發動示威抗議、癱瘓國事作業,直到軍政府出面拿下政權。在這之中,泰皇蒲美蓬一再扮演著中立而具絕對威信的指標角色,常在局勢失控之際出來發表論見、撫平躁亂的人心。


泰國貿易經濟駐台辦事處設有泰皇紀念壇,提供在台泰人與國人前來悼念。(照片來源/陳昶安攝)

蒲美蓬對時政與民情的影響力之大,除了君主立憲制賦予的象徵性威權外,其勤政愛民、英明睿智的形象也於在位70年的期間,深耕於泰國子民的心中。因此,當泰皇逝世的消息一傳出,繼位與黨爭問題陸續浮上檯面,引起國際間的高度關心,對此,長年研究東南亞政治的學者陳鴻瑜表示:「目前王子推辭登基,當中可能有問題,還在協商繼任人選。政局暗潮波動,但幸好現在是軍人執政,不會發生大動亂。」而以泰國人的觀點看來,就讀台大政治所的泰國交換生劉世明(Teerayudh Somwatee)則表示:「對泰國人民來說,不管(政黨)立場是什麼,現在是萬眾一心的時刻,大家都在弔念泰皇,沒有人急著處理政事。」
 

論家務事多嘴 台媒惹議

泰皇逝世的消息並不止於境內發酵,除了各國元首先後公開致哀外,媒體也爭相報導蒲美蓬一生功績、泰國時政與繼位問題。泰國是個風氣自由的國家,對許多觀念和議題皆抱持開放的態度,惟討論皇室話題時須格外注意。此一共識源於泰國刑法所訂之「忤君罪」(lèse majesté),凡於公開場合批評、侮辱皇室,皆會遭判刑處分。然而,在國內法條規範不到的海外地區,部分國家媒體因大肆播報泰皇軼事、未經考證的傳言,惹來不少海外泰人的反感。

十月13日,泰皇驟逝的消息一傳出,我國各家媒體便即刻連線追蹤,在之後的幾天也透過政論、財經分析節目公然討論泰國時政。此舉引發許多在台泰人的不滿,根據泰國外交部2016年的統計,長期旅居國外的泰國人口已累積達100多萬,其中我國佔了八萬多人,由此可見各家媒體雖不受制於泰國法規,仍須考量為數眾多的境外泰國子民,在接收噩耗後的心情。

日前在台大國發所攻讀博士的泰國學者林漢發(Olan Sumananusorn)於個人臉書上嚴正指控台灣媒體「散播對泰國皇室不實、惡意的消息」,並聯合友人通報泰國貿易經濟駐台辦事處,望其能介入處理,林漢發憤慨地說:「就像你家的父親過世了,鄰居還跑去你家說你爸過去怎樣不好、你們家會完蛋之類的話。」他強調,台灣的新聞從業必須兼顧客觀公正與事件真實性,在處理他國事務時,更應該進一步了解該國的歷史文化,並給予尊重及理解,亦是「倫理」與「人文」的最佳表現與意義所在。

幾天後,辦事處針對我國三立電視台於敏感時機報導錯誤資訊發布聲明,並由該處代表畢倫(Piroon Laismit)前往三立呈遞聲明稿。其中,對於三立的指控主要為資訊失真的部分,一如詛咒說、皇室醜聞與繼位傳言,同時也指稱台灣政論節目常邀請「名嘴」而非相關領域的專家,許多資料來源也僅以「網友提供」草草應付。


泰國辦事處呈遞至三立電視台的正式聲明稿。
(圖片來源/泰國貿易經濟辦事處提供)

在交涉過程中,辦事處強調尊重自由言論,但也呼籲台灣媒體應基於同理心,避免於不當時機發表謬誤言論。據悉,三立尚未對此一指控作出正面回應與致歉,也並未移除線上的媒體資料,但在日後的相關報導皆有所改善。針對此事,辦事處新聞部組長李維祺(Sart Chaivoraphorn)稱台泰過去關係良好,兩國雖沒有正式邦交,卻在經貿、旅遊上有十分密切的往來,並強調:「媒體誤報只是單一事件,不希望因此破壞兩國的和諧關係,未來仍有很多合作空間。」
 

台泰無建交 關係過從甚密

台灣與泰國的關係自1975年中泰建交後,始轉以民間交流為主。在那之前,台泰基於邦交與地緣關係,一直都有密切的往來,兩國元首也曾數度親訪會面。斷交後,為保持實務上的交流,皆以半官方的形式設有辦事處。

以維繫兩國的最大功臣觀光業為例,據觀光局統計,去年台灣至泰國的觀光人次趨近60萬,泰國本來就是觀光大國,與台灣的關係更因地利之便與文化條件的相近性顯得更加密切。另一方面,台商也是促就兩國交好的重大關鍵,早在1980年代許多台商便看準泰國的產業前途,前來設廠投資,根據泰國工業部的調查,台商於泰國累積的投資總額至2016年已高達145.7億美元。然而受制於政治實力,台灣對泰國的影響無論於學術人才的交流還是經濟項目的投資,皆仍遠低於中國大陸,這也正是我國政府亟欲透過新政策突破的重點。
 

新南向政策 心意更重要

蔡英文政府於今年五月上台後,首先提出了「新南向政策」作為前進東南亞與南亞的指導方針,此後,新南向辦公室主任黃芳志更進一步強調將以泰國等六個國家作為重點發展對象。有別於過去三次成效不彰的南向政策,新政策明顯更著力於人才的培育、外交困境的突破以打入東協市場,但在執行上仍遭到許多專家學者的質疑。

首先是出發點的設定,部分學者指稱蔡政府試圖以此政策填補中國撤資後的空洞,尤以觀光業最為具體,自2016總統大選後,對岸限縮了來台觀光的陸客人次,為平衡此一失勢,我國於今年八月後開放了泰國、汶萊等地的免簽。再來是針對政策內涵的檢討,蔡政府提出的新南向政策強調以「人」為本,至今於人才培育、學術研究上卻絲毫不見其對前進東南亞的具體作為。

台泰交流協會秘書長洪銘謙據此表示:「台灣政府喜歡一味跟風國際,眼看中國晉升東協加一,才意識到東南亞地區的投資價值。」事實上,台灣人即便不靠政治手段,也能以軟實力闖出名堂、打進國際市場,他強調:「國際之所以喜歡與泰國合作,是因為泰國從不與人結仇,這是台灣可以學習的點。」針對台泰關係,秘書長認為當務之急是打通教育與文化的交流,我國針對東南亞研究的學系不超過五個,對岸卻有60幾個,「如果沒有想要好好了解人家,憑什麼跟別人談對等互惠的關係?」


我國南向政策歷來的發展脈絡。(圖片來源/陳昶安製)

無論是台媒爭議還是新政策,以「人」為本的發展絕對是對台泰兩國交流最有利的途徑,針對此一新方針,蔡政府應該注意的是跳脫統計數字的制約,推動以人才培育、文化與學術交流等相關具體措施,讓新南向政策不再淪為政治口號。

總編輯的話《喀報》

恭喜傳科107,你們度過了精彩刺激的大三上。你們分析新聞時事,如教育大學合併案、新南向政策和高齡駕駛人制度;你們關心各行各業,舉凡變裝皇后、引水人、禮儀師;你們甚至介紹各式最新科技,從無人機、智慧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