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終章 禮儀師賴睿昇

禮儀師賴睿昇的工作與關於死亡的人生課題。

人生最終章 禮儀師賴睿昇

記者 林宥成 報導

「死亡」是所有人都會面臨的人生課題。當人離開世間時,禮儀師賴睿昇選擇在一旁服務,將親人的思念及感謝,全部傳達給亡者,並祈禱他們能毫無罣礙地悠遊在另一個世界裡,為往生者的人生劃下一個美好的休止符。
 

繼承家業 接觸生死

從小家中從事殯葬業的賴睿昇有著不愛讀書的個性,父親擔心他會步入歧途和發生危險,因此,從他12歲開始,他的父親就將他帶在身邊教導他殯葬業的相關事宜。從最基本的工作一步步慢慢學起直到繼承家業,賴睿昇打開屬於他的殯葬業人生。

殯葬業以前稱作「土公仔」(從洗大體到告別式甚至撿骨,全部都做的行業),最初並沒有企業化的經營模式,直到大約10年前,「殯葬業」這個名稱才正式出現。那時的社會水準提升許多,而賴睿昇是當時第一批考取證照的禮儀師及法師,同時期他建立了屬於自己的禮儀公司,成為他正式踏入殯葬業的開端。


賴睿昇與客戶講解家中祖先祭拜的問題。(照片來源/林宥成攝)

剛開始接觸殯葬業的他,因為在自身周遭見識到生命的無常,使他刻骨銘心。「昨天我朋友還坐在這裡與我聊天,隔天就接到他過世的消息」,他說道。令他印象深刻的原因在於,為何一轉眼他朋友已躺在棺木裡,卻怎麼樣都叫不醒。但從一次又一次的經驗裡,他漸漸領悟到「人就只是個靈魂」,而靈魂終將會離開軀殼、生命總會走向盡頭。
 

正確心態 幫助至上

曾經有人揶揄他說:「這個工作感覺很容易賺大錢。」他卻感到不以為然。在外人眼中大都認為殯葬業屬於高薪行業,其實物以稀為貴,工作亦是如此。因為目前許多禮儀師只敢接大體完整性高的案子,其餘因為車禍意外或自殺造成毀壞的遺體,總讓許多禮儀師不敢接手。然而,這些死者依然需要幫助,賴睿昇便自願地接下這種旁人不願接觸的案子。 


賴睿昇建立了屬於自己的禮儀公司。(照片來源/林宥成攝)

他以親身經歷為例,曾遇過已經上吊11天的遺體,身體早已腐爛長蟲、臭氣沖天、滿地血水,甚至還有屍毒的情況,而他要將遺體抱下來做後續處置。倘若今日角色對換,還會有多少人願意留下來,去處理諸如此類的事件?但對賴睿昇來說這並沒有害不害怕的問題,而是是否擁有一顆幫助死者的心。

同樣地,曾有一位老婦人在馬路上遭到轎車正面撞擊,導致其大腿骨嚴重移位。當時他抱持著做善事且幫忙的心態,與修復大體的禮儀師一起將其大體縫合,而就在當天晚上,他們都夢到這位老婦人託夢前來道謝。他也深信在人生中,所做的每件事情都會有因果循環,因此,抱持著幫助死者的心態是他不變的原則。
 

看不見的難處 說不出的苦衷

殯葬業在近幾年如雨後春筍般快速興起,與以往殯葬業相差最大之處在於金錢流向的透明化,以及整體性規劃的大幅提升。時代變遷帶領殯葬業走向更高的層級,然而,看似光鮮亮麗的外表下,其實隱含許多問題及辛酸。

「某些較為知名的禮儀公司,常把錢擺在首位,很多該做的禮俗沒有做,而不該做的卻一直做。」賴睿昇搖著頭說道。禮儀公司的大量出現,加上企業化的經營模式,致使同業競爭越演越烈,引發後續不良影響。例如,有些公司只著重在告別式的場面,卻忽略許多傳統的習俗,仗恃著客戶不了解整個流程,藉機省略許多最根本的儀式。如此作為,不但對往生者失去尊重,甚至曾有黑心禮儀師因為程序上的偷工減料,而招致惡果。

除此之外,大部分的禮儀公司都秉持服務至上的態度,但有的客戶卻將之視為理所當然,例如有些客戶態度不佳或是要求禮儀師做些與他們工作無關的事情。像是基本的清理香爐,這本應是亡者親屬該做的事,卻全部推給禮儀師來做。與過往相比,整個村子可能只有一家殯葬業,因此殯葬業者在當地的身分地位較高。如今殯葬業已失去呼風喚雨的地位,不禁使賴睿昇感嘆道:「現在的禮儀師真的很可憐。」

然而,最令他感到惋惜的莫過於逐漸疏離的親情。因為工作時間都在深夜或凌晨,並沒有規律的休息時間,而當他真正有空時,家中時常只剩他一人。他也不敢帶家人出遊,畢竟,若在半路上接到工作電話,他仍得趕回去處理,根本無法好好地陪伴家人。「有誰不喜歡一個完整的家庭?可是我沒辦法,那種感覺誰能體會?」他無奈地笑著說道。
 

人生百態 平淡看待

「人,真的很難做。」他用台語說著這句話,也道盡了他的心聲。

「人生就是不斷的考核」,從走路看到別人騎單車,並開始學習該如何騎,而後還要經歷跌倒、受傷;過了一陣子,再看到別人騎機車,也還是得繼續學。因而,他認為人有太多的人生課題需要學習,有些題目或許一生也找不出答案,但仍必須去面對並接受它,因為這也是人活著的目的之一。

見識過人生百態,如今他對於死亡抱持著隨緣的態度,甚麼都不用多想,時間一到,人自然就會離開。「人生如夢,眼一閉夢則醒。」這是賴睿昇對於人生的體悟,或許人都活在夢中,甚麼事都可能發生,也許是好夢或是惡夢。

倘若他身邊親人離去時,他也希望他們能好好休息,畢竟,他認為人真的不好做,這對他們來說也是種解脫。他也會用相同的想法,去告訴家屬並安撫他們的情緒,如同俗話說的:「沒有過不去的事情,只有過不去的心情。」
 

珍惜一切 親情為重

看過如此多的生離死別,他不斷重複地說著:「珍惜眼前所有的一切,尤其是親情。」因為人們永遠不會知道,到底是明天先到還是意外先到,而親情又是讓人最難以割捨的部分,父母就算會教訓小孩,但他們仍然會繼續提供孩子們生活中的一切,也會默默地在孩子們背後支持。

賴睿昇曾問過他在外工作的朋友為何要時常回家,原因在於他朋友害怕如果他的長輩突然走了,他可能連說再見的機會都沒有。因此,他也說著:「好好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並記得一定要孝順。」他同時希望年輕人能從做中學,對於未來要有規劃,而不是整天只夢不做。並多珍惜長輩教導的一切,所謂「家有一老,如有一寶」,他們經歷過人生的風風雨雨,因此,所說的話也隱含許多人生道理。

「在生一粒豆,較贏死後拜豬頭。」一句台語俗諺道出一切,寧願在親人生前多陪伴他們,也不願等到一切來不及時,才開始後悔。一生中能夠相處的時間就這麼多,錯過就只剩遺憾。

記者 《喀報》
在2012年6月底跟各位暫時告別的《喀報》,經過一個暑假的醞釀跟沈澱,從101學年度開始,由交大傳科系103級的37位同學接手。本學期(105學年度上學期)由陶振超、黃靜蓉、黃淑鈴擔任指導老師;李佳昇、蔡文婷分別擔任系統及編務助教。   《喀報》從創刊至今,秉持「從做中學」、「團隊合作」、「堅守品質」的理念,歷屆學生們努力耕耘,建立了良好的運作體系,並已累積豐富而多元的作品。本學期的103級學生們,將延續《喀報》優良傳統,除了擔任記者跟編輯,學習多媒體電子報內容形式的採寫與編輯,也將與〈多多系統第三版〉一起成長,學習更靈活而有效地運用《喀報》多媒體平台。   作為交大傳科系的學生實習媒體,《喀報》的使命與精神將在103級〈整合數位媒體實作〉課程師生的齊心努力下,持續發光發熱。敬請各位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