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期

台劇覺醒 沉寂後的初鳴

2000年初風靡一時的台劇,歷經多年的衰落,終於出現一絲轉機。

台劇覺醒 沉寂後的初鳴

記者 郭宜婷

在多元媒體竄起的時代,觀眾具有判斷節目優劣的能力,並主動尋求更優質的內容,對於電視劇的敘述形式以及要求也比過去更高。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台劇逐漸落入拖戲、創意匱乏等罵名,收視率漸低。

 

流星花園 台劇輝煌一時

2001的「流星花園」被喻為台灣偶像劇的始祖,讓第一次演戲的大S以及另外四個生面孔一夕成名,甚至組成偶像團體「F4」巡迴演唱,形成一股「台流」,全世界有16個國家和地區輪流放映,在各地造成一定的影響力。其後陸續出現的「惡作劇之吻」、「惡魔在身邊」也都乘著這股氣勢拿下不錯的收視率,使西元2000年初台灣演藝圈極為蓬勃。

改編自日本漫畫的流星花園從台灣紅回日本、韓國,兩地分別於2005與2009年翻拍。比起韓國的具體奢華、日本的小而精緻,台灣的場景顯得清淡許多,更著重在於人物的塑造,也將當時青少年對於愛情、友情、未來的迷惘融入劇情,使得劇情更貼近台灣觀眾的生活情境,更有共鳴。韓國則是只取原著中的精華片段,透過大量的原創與改寫,使其更符合「韓國偶像劇」的型態,如今,這種原創精神成為韓劇成功的關鍵。


日本(左)、台灣、韓國分別翻拍的流星花園,
劇照便可看出三者間不同的氛圍。(照片來源/郭宜婷製)

 

收視高低 劇本是關鍵

早期的韓劇受到日劇影響,偏好唯美愛情風格,以賺人熱淚為主要目的,像是「藍色生死戀」、「冬季戀歌」等等。當韓劇開始走紅後,他們並非繼續按照成功的公式走,而是勇於突破,逐漸走出自己的特色。

韓劇劇情多元發展,不只是愛情,同時也產出許多對親情、友情深刻描述的劇本;而演員的篩選也嘗試突破以往俊男美女的組合,2005年韓劇「我叫金三順」便是講述一個不漂亮、有點胖的29歲女性實現夢想的過程,以歡樂搞笑為主要劇情,卻也時常出現一些發人深省的對白。直至今日,韓劇仍嘗試在各種類型上添加新元素,2014年「來自星星的你」裡面和外星人談戀愛的情節設定,再度在亞洲掀起韓劇熱潮;2016年「太陽的後裔」以國軍為主軸,遠赴希臘拍攝,並於結局創下瞬時最高46.6%的收視率。


「太陽的後裔」中有許多大場面的製作。(照片來源/GOtrip

在韓國,編劇有非常大的說話權,也能和導演一起參與選角的工作,有些名氣較高的編劇一集酬勞甚至比劇中主角還要高,因此便會要求劇本要創新、製作要精緻,不惜重金打造如詩如畫的場景,配樂也絲毫不馬虎,深得大眾喜愛,成功開創屬於自己的市場。

而台灣翻拍偶像劇在流星花園的火紅的環境下,一開始都能取得不錯成績,卻也開始落入沒有創意的窠臼,雖然後續仍有幾部原創偶像劇得到佳績,像是2005年的「王子變青蛙」與2008年的「命中注定我愛你」分別創下8.05跟13.64的收視率,然而在此之後台劇彷彿落入瓶頸,遲遲沒有更好的劇本出現。相較大陸擁有豐富素材的歷史劇,韓國類似「擁抱太陽的月亮」這種古代結合愛情再創新的「混合歷史劇」,以及日本一貫擅長的職人劇,台灣到底擁有什麼?

以「本土劇」為主,「愛情片」為輔,歷史劇則接近一片空白,職人劇只有2到3部,如此看來台灣的強項應該是本土劇(家庭劇),然而2017年的現在打開電視來看,台灣本土劇經常為了搭上時事,以毫無質感的方式處理劇情,像是「甘味人生」中便曾出現過「寶可夢」以及「屍速列車」等等不合理劇情,這樣空有台詞與人物卻沒有故事結構的內容,實在令人無法感同身受。
 

資金不足 置入品牌畫面多

電視頻道逐漸增加,平均一年就必須提供超過10,000小時以上的節目,需要更多節目或是戲劇填充卻沒有經費拍攝,只好購入韓劇、日劇版權填充空檔,而韓劇的售價是日劇的30%,加上南韓政府將文化產業列為經濟發展的重點項目,因而投注了2.2億美元(將近200億台幣)支持韓國文化產品出口,成為韓劇如今在東南亞市場逐漸佔上風的主要原因。

反觀台灣政府長年對文化產業補助不足,即便今年2月總統蔡英文預計於國內集資120億為電視產業注入活水,但目前尚無完整配套。和韓國一集平均超過1700萬的數字相比,台灣一集平均只有200萬的資金仍尚嫌不足,電視業者不敢嘗試創新,導致本土節目只能落入低成本又俗套的「老人劇」,如此惡性循環下,編劇只能拿少量的錢,卻必須工作很長的時間,交出來的劇本當然不理想。此外場景、演員、道具也都需要資金,在政府無法幫忙的情況下只能尋求廠商的金錢贊助,也造成台灣偶像劇的廣告多,集數動輒破30集以上,加上置入性行銷拍得極為露骨,閱聽人不耐觀看。


觀看本土劇以為在看廣告,引發話題。(影片來源/YouTube
 

超類型戲劇 台劇首見

近兩年,台劇開始出現新契機,若說流星花園開啟了台灣偶像劇的市場,那麼超過10名導演共同合作的「植劇場」可說是將台灣偶像劇推向另一個境界的分水嶺,在製作方面開始以英式風格呈現,將改編、驚悚、靈異、以及愛情這 4 種類型綜合做出一系列的劇本,每個類型會有2單元,共有8部戲,推出超越電視劇中各種類型劇的「超類型」劇種,而且每單元在6到7集就會結束,這在台劇史上是前所未有。

不只許多實力派演員有參與,也計畫培育新生代演員,從最基本的編劇、製作、演出、行銷手法一直到撥映,企圖改變台灣偶像劇長達10年的積弱體質,滿足追求多樣性的大眾需求。此外植劇場更一口氣談下了三家電視台(台視、八大、公視)長達一年的撥映權,在電視產業低迷的情況下,不惜砸下重金賭一把,成功讓台劇在歐美、日韓劇的壓迫下露出一絲光芒,看見台灣深厚動人的原產力。


植劇場共有8個單元,4種類型。(照片來源/植劇場官網
 

長久戰 拚出台灣軟實力

或許台劇面臨的問題,在短時間內還沒辦法得到完善的解決,但「植劇場」的突破成功引起高度關注,也證實了台灣還是有市場存在。其實台灣不缺人才,只是缺乏一個好的環境,缺乏敢於突破的勇氣,只要擁有紮實的內容與引人入勝的題材,觀眾自然會緊握遙控機在電視機前守候。

記者 郭宜婷
台北汐止人,外表精明卻是生活白癡的傻妞,把每件事做好做滿是我的目標。 平常看起來臉很臭?假的,我其實是熱情奔放的獅子座。
記者 郭宜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