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期

決賽之夜 夢想不滅

第六屆金GO盃歌唱大賽在2017/5/19決賽之夜正式畫下句點。

決賽之夜 夢想不滅

記者 王廷瑄

好像也不是第一次爭論,關於大學生對課業、社團、睡眠的種種平衡。

「不就是個自己掏錢,然後又把自己累得半死的活動嗎。」這是工人以外的人對我們投注的眼光。

對07級的孩子們而言,包括我,只有極少數的人對這個活動抱有熱忱。我們為什麼要辦?又到底要辦一個怎麼樣的活動?為什麼是這兩個組織來辦?我想至今為止,仍然是一個謎。當初在籌備的時候,還來不及去梳理那些問題。在那些意願之上的,只是來自學長姐的期待,還有我們所謂的「傳統」。

也是拜傳統所賜,就莫名其妙地坐上了製作人這個位置。其實要當製作人的門檻不高,只需要對這個活動要有一個「想像」,然後努力地讓他成為理想中的模樣。而每一組組長就像一顆大螺絲,把自己釘在最適合的位子,底下還有著幾顆小螺絲,當每一個零件都在自己的崗位上時,活動的齒輪就開始運轉。
 

「失敗了並不可恥,我們從小到大還不是一直在失敗,只是要學習如何從失敗中成長。」這是複賽結束時,老師對我們說的一席話。

2017年4月23日,那是對0708級虛棚團員宛如噩夢的一天。從今年二月初開始每週2天的練習,到四月變成每週4天。而從入團2年以來,從沒出過問題的音響就在那天壞了。虛棚的綠幕本來就不是個適合唱歌的環境,這是無法克服的先天限制,所以我們許諾在聲音上,必須做到最好。但顯然那天是個徹頭徹尾的大失敗。選手的歌曲播到一半被中斷、或是歌播不出來,對我們和選手都是一種打擊。

但在複賽結束後,我在走廊上遇見的每位選手,對我們沒有責備、沒有謾罵,有的只是一句「辛苦了。」和感謝。我想身為傳科系學生和虛棚的一份子,那是最感動的一刻。對傳科系而言,我們在交大的存在本身就是弱勢,也許有些校本部的學生終其四年都不曾到過客院,更理所當然的不知道電台和攝影棚的存在。如果這個活動,能讓更多交大人知道客院、知道傳科系,更知道我們很努力地在辦一個只為了給更多好聲音展現的平台,那就足夠了。
 

「我越來越喜歡傳科系了。」決賽舞台結束當天,選手這樣對我說。

決賽之夜陰雨綿綿。老天爺和我們開了一場大玩笑。經過評估後還是決定不啟用雨備,也許是想像去年一樣賭一把,又或許是不甘心舞台的成本就這樣付諸東流,總之我們還是決定架在室外。雖然雨在比賽開始後還是沒停,來到現場的人潮卻比想像中的多,最後仍是圓滿落幕。有一個遠道而來的朋友跟我說,雨備做得很不錯啊!是個很棒的比賽。

在這場雨裡,我一直在問自己,如果撇除掉觀眾的元素,作為一個「歌唱比賽」,我們到底成功了沒有?我想答案是肯定的。金GO盃辦到第六年,每屆都有每屆不同的困難,賽制的設計、評審的專業度,都對主辦方而言是一種考驗。而比賽結果令人心服口服,決賽的六位選手彼此間都成為了摯友或知音,對主辦方而言,所有的辛苦都值得。
 

「我們都那麼激烈讓自己從驚心動魄的青春期裡活下來。」──萬金油。

我說2017是個貴人年吧。不管是如何當一個領導,如何辦一個活動,還有技術上的種種問題,都倚賴著許多貴人的指點與意見。

如果你現在問我,到底為什麼要辦金GO盃,我一定還是答不上來。只是作為一個活動策畫者,我希望能讓選手們笑著說「明年一定還會來參加金GO盃啊!」僅此而已。

再奢侈點,就是希望在我的青春裡,或是別人的青春裡,有這樣燦爛而難忘的一頁存在。


第六屆金GO盃歌唱大賽在2017/5/19決賽之夜畫下句點。(照片來源/陳昱彣攝)

創作理念

金GO盃歌唱大賽,今年迎來第六年,是全新竹大專院校學生規模最大的一場比賽。也對交大傳科系虛棚和電台的學生而言,是一年一度最盛大的活動。而在經費人力有限的情況下,學生犧牲睡眠、犧牲課業,只為了給清交兩校學生,一個最優質的歌唱體驗。身為活動製作人,對任何一位有幫助過金GO盃的人,都有道不完的感謝。

 

記者 王廷瑄
最近在思考我是有著肥宅心的少女還是有著少女心的肥宅
記者 王廷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