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屆

我是一個不宅的宅男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宅,剛認識我的人說我竟然很宅,不認識我的人說我看起來不宅。到底怎麼樣才是不宅的宅男。

我是一個不宅的宅男

記者 賴奕安 文  2015/06/23

談到賴奕安,朋友們絕對第一個反應就是「賴奕安超級宅啊!」然而跟我不熟的人則可能會說「真的假的?賴奕安欸!看起來不像啊!」。然而事實是我是一個不宅的宅男,也就是俗稱的「隱宅」。
 

踏入二次元的不歸路

我會踏入宅領域的起點要追溯至國中時期。當時就讀的私立學校男女分班,身處在一個只有男人的班級,不善與人交往的我只好轉身投入二次元(動漫之代稱)。依稀記得,當時只是一個偶然的機會,到朋友家時看了一集【魔法少女奈葉】,沒想到這竟然成為了我的啟蒙。隔天,我馬上拿著我的隨身硬碟跟他要了滿滿的動畫,而【奈葉】中的角色菲特也成了我至今最愛的動漫角色。之後我開始接觸漫畫、輕小說、動畫,一步一步地踏進這深不見底的坑,這也是我蛻變為宅男的契機。


奈葉可以稱得上是我宅男的啟蒙,也是我第一個接觸的動畫作品,圖為二○一二的劇場
版廣告。
(圖片來源/【魔法少女奈葉】官網
 

輕小說 書架可比漫畫屋

讀國中的時候,輕小說的人氣才剛開始上升。所謂的輕小說指的是內容大多以口語書寫校園、冒險、戀愛等題材,並有大量動畫風格的插畫,盛行於日本的一種文學體裁。當時最有名的莫過於《涼宮春日的憂鬱》跟《灼眼的夏娜》,兩部作品可以稱作為輕小說界的經典,剛晉身宅男界的我當然也有跟上潮流,將《夏娜》奉為聖經般收藏,成為忠實粉絲。二○○八年時《夏娜》的作者跟繪者首度來台灣辦簽書會,我千拜託萬拜託我老媽才答應去幫我抽資格,還記得老媽傳簡訊說有抽到,我馬上衝到走廊上大吼大叫。簽書會當天跟作者、繪者握手畫面的印象深刻到現在依然清晰可見,現在那張簽名板還放在我的床頭上,或許會成為賴家的傳家寶之一也說不定。

二○○八年拿到的《夏娜》作者、繪者的簽名板,到現在簽書會當天的印象都還很深刻。
(圖片來源/賴奕安攝)

 

宅或不宅 誰來定義

是因為我雖然看漫畫、看輕小說、看動畫這些盡是宅男宅女才會做的事,但我外出時的穿著以及參加啦啦隊的形象與宅男兩字可說是相差甚遠。象徵宅男的格子襯衫、涼鞋以及斜背包我可是一個都沒有。

但令我不解的是,到底為什麼看動畫就必須跟宅男畫上等號,看日劇、看美劇、看美漫的人也很多,室友一天到晚在宿舍看美劇也沒什麼人會說他宅;看宮崎駿、新海誠這些大導演的「動畫」作品的人,大家也只會說他們有藝術氣息,絕對不會說他們宅。但是為什麼看電視動畫的人就得披上宅男的稱號,即便我常常早出晚歸作息上一點也不宅,這或許就是種文化吧!「因為宅男愛看動畫;所以看動畫的人都是宅男。」這種邏輯測驗式的思考,使得我這樣一個其實一點也不宅的人也被稱作為宅男,應該也算是某種程度上的刻版印象。
 

宅男家中都有個小人國

身為宅男,家裡除了一堆漫畫、輕小說,不可少的還有PVC人偶。PVC人偶就是比例約七分之一或八分之一的動漫角色模型,通常以PVC素料材質製成故稱PVC人偶,這些人偶往往也是讓一般人誤解動漫宅男的主因之一。而這樣的人偶我已經好幾隻,其中還有幾隻是我去日本時夾娃娃機夾到的,每次回家老媽總要問我:「你櫃子上的美少女客滿了別再買了,買那麼多到底有什麼用?」我也只能傻笑帶過,因為她們的唯一功用就是擺在那裡而已。而且PVC人偶單價都高得嚇人,小小一隻往往都要兩千元起跳。但至於買的理由,自己也解釋不了,這就是宅男難以被人理解的原因之一吧。


被戲稱「能夠讓女友一秒轉身走人」的PVC人偶們。
(圖片來源/賴奕安攝

 

學習日文 只為了能更宅

為了看懂日本的動漫、小說,我自大二時開始學日文,發現我對日文十分地有興趣,我認真到每天都背一堆日文教科書上學,光看我的書包或許會以為我是日文系的學生吧。升大三的暑假與大三時的寒假,我分別去了京都與大阪遊學一個月,除了能在全日文的環境學日文之外,我當然沒有放過這個可以朝聖宅文化聖地的機會,特地選了離大阪日本橋比較近的語言學校。日本橋就相當於東京的秋葉原,集結了許多3C、動漫、電玩、cosplay等讓人聯想到「宅」的店家,還有宅文化的代表「女僕咖啡廳」。以前在台灣就去過國內的女僕咖啡廳消費過,但還是想見識見識正統的日本女僕咖啡廳,學了日文、到了日本、走進女僕咖啡,感覺自己的宅男等級又更上層樓,但能夠用日文跟店員們聊天也著實得有成就感,這也許就是為了興趣而去學習吧。


去女僕咖啡廳必消費的拍立得,我還有過去了四趟就花了兩萬元日幣可怕壯舉。
(圖片來源/賴奕安攝
 

宅 也是一種生活態度

從那個畫質只有480P的年代走到現在藍光1080P甚至4K的今天,我也當了十多年的「宅男」,心中也有不少感慨。看過無數的動畫、漫畫、小說,我蠻感激我老爸老媽如此容忍自己的兒子宅成這副德性,每次回家都搶客廳電視來放動畫,還有房間裡一堆美少女人偶。但面對社會對於次文化所貼上的標籤,我覺得看動漫、小說跟看美劇日劇其實都只是個興趣。若這社會能對這種次文化多一點包容與了解,是否在所受到的偏見與刻板印象就會少一些?回首我的二次元之路,我承認我宅,而且我也以身為宅男為榮。

記者 《喀報》
在2012年6月底跟各位暫時告別的《喀報》,經過一個暑假的醞釀跟沈澱,從101學年度開始,由交大傳科系103級的37位同學接手。本學期(105學年度上學期)由陶振超、黃靜蓉、黃淑鈴擔任指導老師;李佳昇、蔡文婷分別擔任系統及編務助教。   《喀報》從創刊至今,秉持「從做中學」、「團隊合作」、「堅守品質」的理念,歷屆學生們努力耕耘,建立了良好的運作體系,並已累積豐富而多元的作品。本學期的103級學生們,將延續《喀報》優良傳統,除了擔任記者跟編輯,學習多媒體電子報內容形式的採寫與編輯,也將與〈多多系統第三版〉一起成長,學習更靈活而有效地運用《喀報》多媒體平台。   作為交大傳科系的學生實習媒體,《喀報》的使命與精神將在103級〈整合數位媒體實作〉課程師生的齊心努力下,持續發光發熱。敬請各位拭目以待。  
記者 《喀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