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屆金喀獎

無意冒犯 原住民的眼淚

二○一六年二月五日上映的電影【大尾鱸鰻2】,內容涉及歧視蘭嶼達悟族人,《反歧視法》立法再度成為討論。

無意冒犯 原住民的眼淚

記者 林湘芸

二〇一六年二月五日上映的台灣喜劇電影【大尾鱸鰻2】,其中一段劇情模擬一群原住民,穿著丁字褲、藤盔甲,喊著「Dosya Kosoli」(達悟語的「不要核廢料」),上街抗議核廢料存放,不禁讓人聯想,原住民就是在影射蘭嶼達悟族人。電影裡,劇中康康飾演的角色因聽不懂原住民講的怪腔怪調語言,對族人罵「肖仔」,嘲弄原住民抗議核廢料的情節,雖然是為了增加電影「笑」果所安排的劇情,但是看在達悟族人的眼裡,他們卻笑不出來。
 

電影揶揄原住民 並非首例

原住民在電影中成為被嘲弄的對象,【大尾鱸鰻2】並非首例,從一九八八年的【報告班長2】中,原住民演員施孝榮,不時在台詞中,最後加入「的啦」,造成許多人誤以為原住民有講「的啦」的習慣,在模仿原住民時,說話總會加入「的啦」。雖然現實中的原住民,有些族講話常常會加入語助詞,但是並沒有任何一族如同電影一樣講「的啦」。


現實中有些原住民講話雖然會加入語助詞,但沒有任何一族會講「的啦」。
(影片來源/
Youtube

而同樣是台灣喜劇電影的【鐵獅玉玲瓏2】,在一開始釋出預告片時,裡頭出現惡搞電影【賽德克.巴萊】的場景,許效舜和澎恰恰雖然身穿賽德克族的服飾,但是許效舜的臉上用黑筆畫一個圓圈,兩人用閩南語諧音,把莫那.魯道的名字改為「莫那.兼洗褲」、「賽德克.巴萊」改成「賽就放肚內」,此舉不但惡搞紋面文化,更改莫那.魯道的名字更是對其父親不敬(賽德克族採父子連名,魯道是莫那.魯道的父親莫那.鹿黑的名。)尤其意旨「真正的賽德克族人」的「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被惡搞成低俗的用語,對賽德克族而言,是一大汙衊。惡搞賽德克族的行為,引發原住民族撻伐,隨後,導演澎恰恰道歉,並將此片段從影片中刪除。

對此,當時賽德克族的導演Umin Boya(馬志翔)雖然表示理解電影只是單純想帶給觀眾歡樂,「只是很遺憾的如此做法太過於膚淺,並且直接的污辱了我族。」短短一句話,道盡賽德克族人的憤怒與無奈。
 

雖無意冒犯 仍造成傷害

如果說【鐵獅玉玲瓏2】是污辱賽德克族的尊嚴,那麼【大尾鱸鰻2】則是在蘭嶼達悟族人心中最沉痛的傷口上撒鹽。

在二○一六年三月十二日「告別核電、面對核廢」反核大遊行上,蘭嶼達悟族人同樣沒缺席。從一九八七年,蘭嶼開始反核廢,要求核廢料遷出蘭嶼,但是經過將近三十年不停地抗爭,爭議卻仍未解決,十萬多桶的低階核廢料,至今依然存放在貯存場,威脅族人的健康,核廢料遷出蘭嶼,遙遙無期。現在,蘭嶼人反核的場景,卻出現在電影裡頭製造「笑」果,蘭嶼達悟族人希那穆德表示:「反核是非常嚴肅,不管有沒有那個意思,都不應該出現在電影裡面,被當作消費。」


希那穆德(右一)參與反核大遊行,盼望核廢料退出蘭嶼。
(照片來源/林湘芸攝

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巴魕剌在臉書表示【大尾鱸鰻2】應該為此道歉並刪除爭議片段,導演邱瓈寬也在臉書澄清:「絕對無意冒犯原住民朋友們。」但文章中的態度卻也引來批評。希那穆德透露,邱瓈寬後續與原住民發言代表人溝通,但完全感受不到她知道自己做錯,「她一直避重就輕地說,如果她有做錯,那是要跟原住民族道歉,可是這是假設語句,她覺得她根本沒有犯錯。」

看到自己的文化被嘲弄,希那穆德說:「一定是很生氣、又很無奈,因為這麼嚴肅的事情被消費,真的很心痛。」「在後續回應又沒有想要深入了解這件事為什麼我們那麼生氣,為什麼不能好好認真去研究到底哪裡做錯。」雖然有人認為電影只是為博君一笑,不需要為此小題大作,導演也無意冒犯,但電影惡搞的片段,確實讓達悟族人感覺受傷、不舒服。
 

《反歧視法》 治標不治本

【大尾鱸鰻2】的爭議,讓《反歧視法》立法的必要性又再度被討論。現今台灣具反歧視精神的法規,散落在各個法條中,對於「歧視」也沒有明確的定義,但是立法後,不免質疑是否會造成限制言論自由。在時代力量召開「歧視來自大尾 心態都是鱸鰻?!」反歧視法立法公聽會上,學者黃居正認為:「惡搞和反諷建構在對全體社會成員貢獻的前提上」,正確理解或非惡意利用,可以不屬於反歧視法懲戒的範圍,但如果被嘲弄的對象的價值系統和態度與自身認定不同時,就無權對它惡搞、反諷,「因為這些文化內容並不屬於你。」道出即便言論自由受到保障,仍不應該不尊重他人、為所欲為、侵犯別人的權利。

然而,《反歧視法》立法,雖然可以對歧視者進行懲處,消除歧視,達形式上的平等,但仍然是消極的作法,國家應該更著重在積極地推動促進平等,像是加強文化教育,讓大家知道歧視是不好的行為,以達實質上的平等。
 

懂得尊重 就不會有歧視

同樣都是生長在台灣的族群,原住民卻被塑造成弱勢團體,不時被嘲笑,泰雅族人瓦意主棟也很納悶:「原住民原本就是台灣的人,為什麼我們在這裡就會有不公平的評論?」歧視問題,回歸到是否了解這些舉動對被歧視者所造成的影響,揶揄原住民的事件頻頻發生,希那穆德認為原因在於觀念上的落差,原住民和漢人很少去互相了解、尊重對方的立場,「才會造成發生很多對原住民而言,是沒禮貌的事情,漢人卻覺得這沒有什麼。」

邱瓈寬在道歉回應中說了一句話:「懂得笑就不會恨了」,但是,面對原住民文化被嘲弄的課題,如果大家願意了解這些行為背後,對原住民來說存在多麼重要的文化意涵,或許,就不會輕易以玩笑的心態看待,「懂得尊重,就不會有歧視了」。

記者 《喀報》
在2012年6月底跟各位暫時告別的《喀報》,經過一個暑假的醞釀跟沈澱,從101學年度開始,由交大傳科系103級的37位同學接手。本學期(105學年度上學期)由陶振超、黃靜蓉、黃淑鈴擔任指導老師;李佳昇、蔡文婷分別擔任系統及編務助教。   《喀報》從創刊至今,秉持「從做中學」、「團隊合作」、「堅守品質」的理念,歷屆學生們努力耕耘,建立了良好的運作體系,並已累積豐富而多元的作品。本學期的103級學生們,將延續《喀報》優良傳統,除了擔任記者跟編輯,學習多媒體電子報內容形式的採寫與編輯,也將與〈多多系統第三版〉一起成長,學習更靈活而有效地運用《喀報》多媒體平台。   作為交大傳科系的學生實習媒體,《喀報》的使命與精神將在103級〈整合數位媒體實作〉課程師生的齊心努力下,持續發光發熱。敬請各位拭目以待。  
記者 《喀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