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期

邊緣 傾聽自我的孤寂

由「歡迎來到我的世界」與「女生向前走」兩部電影,使觀眾了解邊緣性人格障礙的難處與人生課題。

邊緣 傾聽自我的孤寂

記者 林宥成

現代人情緒起伏大,人們會不由自主地將憂鬱、焦慮、恐懼、躁動、憤怒這些內心情緒放大,同時表現於外在行為上,種種皆訴說著人們對於現實生活的感受。而「邊緣性人格障礙」(Boderline Personailty Disorder,以下簡稱BPD)亦是如此,根據美國精神醫學學會所出版的「精神病學診斷暨統計手冊第四版」,「邊緣性人格障礙」指人際關係、自我形象、情緒長期不穩定之行為特徵。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Welcome to Me)描寫了BPD患者在真實生活中的各種行為模式,以及對待他人的情緒轉變,使觀眾能初步了解患者的內心世界;「女生向前走」(Girl, interrupted)則是敘述一位本性叛逆、有著自殺傾向的女孩,被醫生誤判為BPD後,送入精神病院治療,而女孩在精神病院裡遇到的人事物,就此改變她的人生。兩部影片由不同的敘事手法,呈現患者與真實人生的交疊,隱約反映出現代人的通病。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以寫實帶點詼諧的手法,
使觀眾了解BPD。(圖片來源 / VANITYFAIR

 

沒有歡迎 只有「我」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主角愛莉絲(Alice)是一名BPD患者,整天無所事事、遊手好閒,極度熱愛歐普拉(Oprah Gail Winfrey)的脫口秀,故事由愛莉絲中了千萬美元的樂透作為開端。受到歐普拉的影響,她利用這筆龐大資產經營屬於她的節目,身兼眾多職位的愛莉絲,策劃了一系列「只」討論她自己的節目內容。在節目中,她無所畏懼地呈現她編排好的一切劇碼,例如以個人主觀的想法去呈現兒時的創傷,愛莉絲會請演員揣摩她的兒時情況,並恣意指使他們的演出模式,甚至會衝上臺直接化身為兒時的愛莉絲。莫名的情緒爆炸加上回憶起小時候的場景,使得她總是在節目上怒吼與崩潰。愛莉絲以自我為中心,無來由地與男人發生性關係,對自己依賴的男人反而一夕之間轉變態度,將過錯怪罪於他人。除此之外,愛莉絲喜歡對事情妄下評論的個性,使她唯一的好友內心受創,她卻依然故我,從不關心他人感受,因而導致人際關係破裂。


愛莉絲指定要坐天鵝出場,節目的一切由她決定。(圖片來源/THE L MAGAZINE

由上述情況可以看出BPD患者的衝動與無法控制的情緒起伏,容易將事情誇大搏取他人同情,並只關注自己,同時渴求得到他人同等的關注,卻無法考慮整個社會的觀感。BPD患者經常以濫交、自殘、濫用藥物等激烈手段尋求他人關心,因為他們心中時常充斥著空虛與寂寞,害怕被周遭的人遺棄,他們的世界裡對於人的觀感只有黑與白,沒有中間地帶,甚至待人的態度會在短時間內有劇烈的轉變。反觀現代人,這些狀況也經常出現於新聞報導中,有些人為提高知名度而出賣肉體,毫不擔心外界看法,只想著一砲而紅;也有不少人靠藥物填滿內心的空洞,生活沒有明確目標,不斷在原地踏步與迷惘。加上人與人的相處愈來愈冷漠且缺乏同理心,只要不合我意便拳腳相向,這些消極的生活態度和負面情緒,正一層一層的剝離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和諧與信任。

 

向前走 就會找到自我

「女生向前走」改編自蘇珊娜‧凱森(Susanna Kaysen)「遺失心靈的女孩」一書,描述主角蘇珊娜(Susanna)有自殺傾向,卻不明白為何自己想要自殺,被醫師診斷為BPD並送入精神病院治療。「也許我真的瘋了,也許因為身處於60年代,也許只是一時找不到方向」她以一段吐露內心的獨白,揭開整件事的序幕。


「女生向前走」帶出精神病患的真實樣貌與人生課題。
(圖片來源/ Fabulously Entertaining

在精神病院裡,蘇珊娜了解到其實自己沒有生病,卻無來由的想要尋短,當時她一心只想逃離這個地方,直到麗莎(Lisa)的出現,頓時使她身陷其中,並對她深深著迷。麗莎有著反社會人格,她聰明過人,擁有操控人心的能力,常點出一個人內心最懼怕、最不願面對的真相,將人逼向絕路,卻依舊逃避自己內心深處的恐懼。在這部片中,此配角的性格刻劃遠大於主角的風采,也表露著現代社會的缺陷,如同出現許多網路酸民,有膽量一味地指責他人的過錯,造成漫天的輿論撻伐,卻沒有勇氣面對現實,只願整天躲在網路的世界裡隔岸觀火。 


蘇珊娜與莉莎間的關係難分難捨。(圖片來源/psikolezyum

而將BPD患者描繪最為深刻的,莫過於蘇珊娜與維克(Wick)醫生的對話,「我很矛盾,那是我最近最喜歡的字眼。」、「矛盾,在拉丁文中意思為力量,也代表你正被兩種對立的力量撕扯。」矛盾,代表著BPD患者擁有的症狀,處在一個情緒極為不穩定的狀態下,如一顆不知會以何種方式爆炸的未爆彈,甚至連患者本身都不明白為何要傷害自己,他們找不到自我存在意識與認同感,因而經常使醫護人員難以照護,也使家人如坐針氈。

然而劇情在一名精神病患自殺後出現轉折,蘇珊娜逐漸看清事實,脫離與麗莎的關係,並吐露內心有自殺傾向的原因,「我知道那種連微笑都心痛的感受,那種格格不入的痛楚,想要殺死心魔卻又無能為力的痛苦。」與「歡迎來到我的世界」相比,「女生向前走」在患者內心面的處理方式,又更加細膩且令人感同身受,畢竟在生活周遭,或許也曾看過或感受過類似的經驗。
 

走出邊緣 踏出自我世界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和「女生向前走」兩部影片,呈現了邊緣性人格障礙面臨的困境,同時也反映出現代人的影子。在「歡迎來到我的世界」的結局中,主角即便經歷了看似荒唐的一段日子,最終她依然回到原來的生活,一切又重回原點;反之在「女生向前走」的結局裡,則是刻劃主角成功離開療養院,帶著不再迷茫的心情,即便對未來一無所知,卻充滿勇氣的往新生活邁進。兩種截然不同的結局似乎在暗示著觀眾,該退回一成不變且沉淪的生活中,抑或是踏向未知且充滿挑戰的世界,一切的決定權操之在己。

記者 林宥成
宥成是我,在一個香火鼎盛和四周都是田地的地方長大,不管如何,開心的過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 再怎麼平凡的事情,一定含有其不平凡的內涵!
記者 林宥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