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期

拍照打卡 是桎梏還是自由

拍照打卡已是現代社會趨勢,人們是善用它還是被它控制著。

拍照打卡 是桎梏還是自由

記者 張芸瑄

「打卡」一詞,係指工作人員利用打卡機記錄上下班時間,老闆同時能夠檢視員工的出缺勤狀況,然而,這個詞在日後被重新賦予不同的定義。

2011年底臉書(Facebook)推出打卡(Check in)新功能,此舉為現代社會帶來新的改革。不論是出遊、聚餐,甚至是生活中發生的一件小事都能成為打卡內容,人們已漸漸習慣從智慧型手機的小方框中去觀賞這個世界。


拍照打卡成社會型態

最近受國際關注的美國大選也流傳出一張照片,希拉蕊·羅登·柯林頓(Hillary Diane Rodham Clinton)隔著欄杆和人群揮手,而另一頭的人都拿著手機與希拉蕊自拍;有網友將2006年與2016年的照片對比,發現僅十年便造就不同的社會型態,對此有網友評論道:「足以代表現今世代的一張照片」。


希拉蕊隔著欄杆和人群揮手,而另一頭的人都拿著手機自拍。(照片來源/攝影札記

媒介形式是改變現今生活的一環,拍照打卡的出現帶來便利性及趣味性,能夠隨時隨地分享生活周遭的人事物;此外,打卡更作為一種私藏,如同將己身經驗貼上標記,是一種曾經擁有的愉悅感。如今在各大社群網站中,每天都能夠看見無數的打卡內容,由此可見,以此形式分享生活在現今社會已是常態。


造話題 記錄人生

到景點拍照打卡是促進人們向外走的動力之一,比起坐在辦公室、窩在電腦桌前或悶在家中,出遊相對有益身心健康,也更能享受與身旁的人相處的過程;而打卡上傳,是和未能一同參與的人分享所見所聞,將得到的愉悅分享出去。

許多景點本身別具特色,也因為拍照打卡的出現使其聲名大噪或再度翻紅,成為必去的打卡聖地之一,促進當地發展經濟特色,並推廣在地文化,甚至帶動周邊商業經濟。


Facebook官方公佈2013年全球最熱門打卡地點。(照片來源/UNWIRE.HK

於此同時也記錄著生活的一足一印,在何時何地與何人往後回憶起來依究清晰,此外自己的經驗也能提供給其他人作為參考。現在,打卡的照片也不如以往僅作為拍照記錄,而是逐步追求將照片拍得美麗、風格化,潛移默化中提升個人拍照的素質及審美的角度。電視節目及科技上也為拍照打卡提供協助,有電視台專門為拍照打卡製作節目,分析怎麼拍攝會最多人按讚,並邀約網路紅人作客增加節目可信度。


電視節目內容為介紹打卡拍照。(照片來源/TVBS


專注打卡 真情逝去

然而隨著人們越發熱衷於打卡,許多社會議題相應而生。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時常舉辦展覽,其中「吉卜力的動畫世界」直到佈展結束前每天都人氣爆棚,主辦方還採取領號碼牌制度控管入場人數,火紅的原因不外乎吉卜力工作室本身的人氣,還有群眾對於實體場景的期待,最後一個重要的因素是「可提供照相」。

臺灣的展覽逐漸以觀眾能否攝影為規劃指標,因為同時代表著吸引的人潮有多廣。觀展群眾絡繹不絕,人擠人不是為了仔細端詳每一項作品,而是為了站在最好的角度拍照;觀看展覽的目的,漸漸變得不再是碰觸創作者內心,反而著重於拍照打卡,讓別人知道自己來過。

此外,打卡也改變生活的許多面向。「吃飯前拍照打卡」的習慣現代才有,宜家家居(IKEA)今年7月底推出一支廣告「Let's Relax」,將此現象套用到中古時期,諷刺現代食物比人偉大,必須經過重重關卡才能食用,影片最後以「這是一頓飯,不是競賽。(It’s a meal. Not a competition.)作結,聚餐是種享受而不是社群網路上讚數的奢望,抬起頭來,其實共享時間的人就在身旁。


宜家家居廣告(影片來源/YouTube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與生活間的距離被名為「智慧型行動裝置」的橫溝所區隔;而又從何時開始,彼此分享生活的方式不再是你言我語,而是透過拍照打卡向社群大眾宣告自己的人生。


放下相機 停看聽

在2015年,電影「黑勢力」(Black Mass)的宣傳活動中,現場所有人幾乎拿起手機想拍攝到強尼‧戴普(Johnny Depp),一睹明星光彩的同時,並分享照片至社群網站與朋友分享喜悅,場邊唯有一名老女士沒有拿出手機,只是靜靜的觀看著。這張照片在當時被廣為流傳。


宣傳活動中,所有人無不拿起手機拍照,唯獨一名老女士靜靜觀看著。(照片來源/攝影札記

當看見打動自己的事物時,想要拾起相機拍照留念、與生活周遭的人分享,這都是很正常、很平凡的事,在社群網站上分享照片有助於宣傳或推廣想傳達的事,於此同時也別忘了,活在當下。

2013年電影「白日夢冒險王」(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有個橋段是攝影師尚恩‧歐康諾(Sean O'Connell)在雪地努力探索,終於在鏡頭下找到雪豹的蹤影,但他不是選擇按下快門,只是安靜觀賞,他告訴男主角華特·米堤(Walter Mitty):「有時候,我情願活在當下,而不讓相機干擾我。」


電影「白日夢冒險王片段」。(影片來源/YouTube

在按下快門的那一刻,思量自己是否對眼前真實的事物仔細端詳,還是僅拍張所謂的美照後,揮揮衣袖揚長而去;當救護事件發生時,是選擇拍照上傳社群網站還是選擇救助,即便日後拍攝的照片可能成為證據,在當下仍要發揮人與人之間互助的精神,因為這個時候最需要的不是照片,而是實質上的幫助。
 

反璞歸真  科技洪流中的體悟

在網路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兩者間要有分辨的能力,拍照打卡的目的無論是想炫耀、希望他人的關心、單純愛拍照片、喜歡與他人分享事物或期望別人給予認同與鼓勵,這些理由都可以接受,並沒有分誰對誰錯;但在真實世界中,別忘了如何與人群互動,別被讚數束縛,更別讓一支手機阻隔了自己與社會。

打卡的讚數是一抹浮雲,數量多寡並不能決定真實人生。於科技日新月異的時代中,該如何妥善使用不被潮流束縛,只要了解這個趨勢,善用它、理解它,那麼被桎梏的僅是形式,怎麼運用是屬於我們的自由。凡事皆有一體兩面,期望的是,在越複雜的世界網絡中,越要秉持純樸的心。

記者 張芸瑄
阿美族女孩,喜歡大海。一生若不經得風浪哪叫人生。有種就靠自己,人生最大的懲罰是後悔、是冷漠。
記者 張芸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