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台灣蠶業之根 泉明生態蠶業農場

台灣蠶業之根 泉明生態蠶業農場

記者 洪蜜禪 報導  2018/06/26

「那時候很窮,要養四個小孩還要養二十幾萬隻蠶,顧幾千年的蠶業,四點起床開始採桑葉,中午都沒得休息,晚上又要去茶場工作貼補家用,一直到半夜十二點才回家,隔天又要四點起床工作,現在想起來都會掉眼淚。」身為現今台灣唯一的蠶戶,涂泉明始終秉持著越挫越勇的精神,堅持蠶業留根於台灣。自民國67年,始終如一的經營著泉明蠶業生態教育農場,至今已經40個年頭。

在養蠶之前,涂泉明做過很多工作,從山上砍竹子、砍樹,到鐵路電氣化時的工人,只要能賺錢的工作都做。直到民國67年,政府開始推動蠶業,那時苗栗縣農會派指導員向農民教學,獅潭鄉有三十幾位農民開始著手學習養蠶。涂泉明和太太經過全盤考量,認為蠶繭有公定價格,有收入保障,也可以妥善利用爸爸的田地,便決定接了這個產業。


苗栗縣獅潭鄉的泉明生態教育蠶業農場,是現今全台唯一的蠶戶。(洪蜜禪/攝)

一波三折 堅持根留台灣

好景不常,好不容易上手之後,民國81年時最大蠶絲出口國日本,轉向中國大陸購買蠶絲,台灣頓失市場,農委會決定推動「廢耕桑蠶自行轉作計畫」,勸導農民改植其他作物。涂泉明認為蠶業能在歷史的洪流中占有五千多年,鐵定有它存在的意義與價值,豈能說廢就廢?那時街坊鄰居紛紛轉業,不少人問道「你留下來要怎麼生存?」涂泉明認為自己肩負使命,堅持蠶業不能在台灣絕跡,「就算餓死,只要我一口氣在,蠶業就還在」。

保留蠶業的過程並非一帆風順,光配種問題就讓涂泉明傷透腦筋。由於蠶和人類一樣不能近親交配,否則會導致體弱多病,品質不佳,於是政府以「蠶種製造條例」規定農民不能擅自繁殖幼蟲。若要傳承蠶業,涂泉明勢必要取得製種的牌照,才能擁有利用原種繁殖,於是想讓大湖農工蠶絲科畢業的女兒到製種場實習,沒想到製種場因為蠶業廢掉,全都倒閉了,涂泉明只好另尋他法。「蠶業廢掉,條例卻還在」,涂泉明為了名存實亡的條例四處奔走,讓眾人了解他保存蠶業的實際行動與決心,終於取得立法委員劉政鴻的協助,成功修改了製種條例。

蠶業在台灣廢耕之後,沒了政府的保障,涂泉明頓時也面對經濟困境。這時,柬埔寨跟馬來西亞皆有人跟涂泉明接洽,盼以高薪聘請他到海外給予技術指導。這對當時窮困的涂泉明來說,是非常大的誘因,但他轉念一想「那我們國家的蠶業怎麼辦?一定要在台灣留根」,於是毅然決然拒絕他國的邀約,憑自己的雙手打造台灣蠶業的天下。


蠶寶寶共有五齡,五齡蠶時期食桑量增大,體長可達6至7公分,準備吐絲。
(洪蜜禪/攝)

省吃儉用 善盡社會責任

雖然農場不是大型企業,但涂泉明盡的社會責任卻一分不少。「我們夫妻倆賺的錢不會拿來自己享受,而是拿來協助他人」,涂泉明與太太黃秋英,生活十分勤儉,心有餘力時便慷慨捐助教育團體及社會弱勢。

涂泉明也曾任關懷弱勢協會的理事長,熱心贊助身心障礙自立協會,更以身作則,雇用多位身心障礙員工,在農場內,更不時可聽見他們熱情的向「涂爸」問好。涂泉明認為自己也是苦過來,更能以同理心看待身心障礙的的孩子,了解他們生存不易,願意提供實習機會,協助他們就業。


涂泉明長期提供身心障礙學生工作機會,獲頒教育部感謝狀。
(洪蜜禪/翻攝)

不把鈔票擺在最前面 而是把生態教育擺在最前面

涂泉明小時候家中貧困,常常都只有蘿蔔乾配飯,都是靠著到河邊捕魚蝦替家中「加菜」,這樣的生活背景,使得他更想要用心保護這樣的環境,讓後代也能享有豐富的自然資源。

「泉明生態教育農場」隱含了涂泉明的理念,即使使用除草劑能防止雜草橫生,涂泉明仍堅持不在桑園噴藥,維持土壤的健康,也因此,桑園有許多自然的藥草,可以治異味性皮膚炎,每當有人需要,涂泉明便大方贈送。在園區內不時可以見到鳳蝶在花叢中翩翩起舞,每到3、4月時,還會有螢火蟲出沒。

蠶寶寶對生存環境有嚴格的要求,氣溫要適中,對一齡蠶來說最好的溫度在25度到27度,每增一齡則往下降一度,對五齡蠶來說最好的溫度是22到23度。「生態對人類的健康、對土壤有很大的幫助,沒有生態,也無法養蠶」,涂泉明認為褪去文明的外衣,機械化的大量生產,大自然的保育才是最重要的。


獅潭依山傍水,給桑樹良好的生存環境。
堅持不灑農藥的涂泉明,致力於維護土壤與水源的健康。(洪蜜禪/攝)

蠶業非慘業 走出一片天

民國79年時,涂泉明曾跟隨蠶業基金會赴日考察,當時在日本養蠶的都是白髮蒼蒼的的長者。如今,台灣彷彿是日本的縮影,蠶業岌岌可危。但涂泉明不認為蠶業是夕陽產業,數千年來沒有被歷史淘汰掉,一定有其價值及存在意義,蠶業不只是傳統產業,未來在新興生技產業也大有可為。

數十年來,政府並非沒有努力,對於設備給予許多補助,盡力保存蠶業。苗栗區農業改良場開設相關課程,邀請涂泉明作講師,盼蠶業後繼有人,「我不是師傅,但不要讓年輕人再走回頭路」只要有人願意學,涂泉明絕不藏私。要振興台灣蠶業,涂泉明認為關鍵是如何吸引青年投入,相關單位必須仔細列出成本分析,讓還在躊躇的青年了解這項產業的利弊,才能無後顧之憂的投入。

已近古稀之年的涂泉明,仍兢兢業業的為蠶業付出,他認為無論做任何產業都要秉持兩個原則,第一是要有熱情,第二則是要有品質,真材實料,客人自然會上門。憑藉著這樣的精神,夫妻倆幾十年如一日,經營泉明生態蠶業農場,至今三、四十年載,這種堅持是身為客家人的驕傲,也是他們那一代人的寫照。


涂泉明時常免費為客人介紹蠶寶寶養育過程及蠶絲製作過程。(洪蜜禪/攝)

延伸閱讀:

歷久彌新 蠶絲價值不減

記者 洪蜜禪
喜歡貓咪,希望成為自由自在的人類。
記者 洪蜜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