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洪智育 非客籍導演 拍出客家新生命

洪智育 非客籍導演 拍出客家新生命

高紫娟  2012/05/14

  身穿紅色夾克一派輕便的洪智育,出現在台視一樓的咖啡店受訪,「我要先告訴你,如果,你是要我來幫客家文化歌功頌德的話,那我勸你換個採訪對象,因為我這個人只會實話實說。」一見面就拋下重話,這就是洪智育,性格和說話的方式都是一條腸子通到底,擺明了不刻意張揚,堅持用寫實的刻畫還有第一線的親身體驗,把最真實的客家歷史用影像還原的方式呈現在大螢幕,讓觀眾自然而然感受真情的流露。


眼神專注,對著攝影機的神情,就如同認真看待這份工作的心情。(洪智育/提供)

少戰爭場面  多了細膩人性

  《一八九五》這部於二〇〇八年上映的史詩鉅片,深刻地描繪了日本政府從清廷手中接收台灣時的真實狀況。有別於一般的歷史性電影,《一八九五》少了戰爭的浩大場面,卻多了對人性最細膩的刻畫還有對實際歷史背景最執著的還原,讓導演洪智育獲得各界的肯定。

  洪智育,一九六八年出生在空氣中總是帶著海鹽味的高雄,操著一口流利的台語,從世新大學廣電系(當時的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廣播電視科)畢業之後,便跟著侯孝賢和吳念真等知名導演拍片,一路開啟他的導演生涯。二〇〇〇年完成了自己首部執導的劇情長片《純屬意外》,隨著片中男主角屈中恆獲金馬獎提名,女主角向麗雯更奪下台北電影節最佳新人獎,讓他因此有了「新人推手」的稱號。

  二〇〇八年推出的《一八九五》堪稱洪智育的代表作,這部客委會出資拍攝的電影在上映後大受好評。搭著當時電視劇《敗犬女王》的熱潮,找來了該劇男女主角溫昇豪和楊謹華挑大樑演出客家抗日英雄吳湯興和他的妻子。不同於一般政府出資的電影,《一八九五》中說教的色彩少了些,反而著重於特寫劇中角色的人物性格和個性特質。


結束《一八九五》的拍攝後,洪育智(右)與馬修連恩(左)前往花蓮拜訪蔡振南導演(中)。(洪智育/提供)

客觀看客家 共燃土地熱情

  或許因為不是客家人,洪智育拍起客家人的故事不陷入既定窠臼。他認為在一個非客籍導演的眼裡,看待一個不屬於自己熟悉的文化相對客觀許多,少了些出於個人的偏頗,取而代之的是,不僅讓觀眾們在片中看到了客家文化的美,看到了客家不滅的精神,也看到了人性、不分種族的團結,以及最重要的,對這片土地共同的熱情。

  《一八九五》創下三千萬票房的佳績,在國片的低潮期中異軍突起,但洪智育卻一再地強調自己沒有什麼了不起,「我真的沒有多厲害,我只是把一個導演該做的都做完而已。」他指出,「三千萬的票房,就是我到文化大學去演講,問台下的人:『看過《一八九五》的請舉手?』結果,在場只有一個人舉手」,一點都不值得拿出來提。

  洪智育認為,電影這種產業的競爭是全球化的,如果希望一部電影能夠成功,那部電影必須是貼近人心,是大眾化的,畢竟電影產業的票房是靠一張張二百元的電影門票累積而成,而不像是畫作或是高級的珠寶首飾,只需要有個喊價很高的買家就可以賣出去的,「因為你在電影院裏面要去競爭的是《變形金剛》這種好萊塢大片,而不是只有國片,只有《海角七號》阿!」。

  從拍片前的歷史考察洪智育就下了很多功夫,不僅僅翻閱當時清廷留下來的漢文資料,還遠赴日本蒐集當地相關的史冊,並對當代的人物做深入的研究,致力於讓觀眾看得見片中的每個角色的人格特質。他強調,一個導演必須「要讓每個角色都是立體的。」。

   《一八九五》整部片主要的對話都是客語,劇中要角幾乎原本一句客家話都不會,為了詮釋好這部戲,都去上了三四個月的客語課,這點也是相較於其他電影,更為辛苦的一點。但是洪智育為了把每個場景、每個畫面、每個演員的每個神情動作,還原到最貼近當時真實生活的情況,所以這些工作在他眼中也不過是「必須」並且「理所當然」應該要做到的事情,就連劇中日籍大文豪森鷗外的日記自白都是從森鷗外本人當時旅台的手札中一字不漏抄下來的。


個性直爽的洪育智說,台灣電影界目前還有很多考驗。(高紫娟/攝)

不支持國片 只支持好片!

  挑明了不說教,洪智育坦承在拍片的過程中並沒有想要特別去張揚某個文化,又或是貶低另一種文化,他一心一意地只想做到「感動」,而這種感動不單單是客家人的感動、台灣人的感動,而是跨國界的感動。在電影放映之後的問答時間,往往是劇組驗收成果的時候,而席上滿滿的人潮和哭到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不論是台灣人、日本人、旅外華人,甚至是德國人,都是這部片成功的最好佐證。「我不用去刻意凸顯片中的客家元素,但是看過這部電影,會讓你反過來對吳湯興、姜紹祖抗日這段歷史更有興趣,這樣不就是成功了嗎?」

  「在這部電影還沒開拍之前,我提出來一個很主要的目標,那就是凝聚台灣的人……我很贊成九把刀講的話,我不支持國片!我只支持好片!」洪智育在訪談中多次提起電影市場的全球化以及一部電影的成功源於「感動」兩個字,而從《一八九五》的例子上則可以看到,他的這份執著和堅持確實成功的觸動人類內心最原始的那份感動。

 

記者 高紫娟
強迫症,對生活有著很多看似沒有必要又無謂的堅持。堅持一週跑步五天,一次跑八公哩,四十五分鐘之內達成里數。喜歡無糖的苦澀,就和喜歡流和忘卻煩惱的堅持一樣。喜歡文字,對電腦一竅不通,適合生活在歷史書裡的浪漫情節。
記者 高紫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