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少安

清晨六點的經國大橋

沒有喧囂的車流

只有七點即將轉為炎熱前的清風和自己留下的軌跡。

每一天每一天,彷彿被什麼追趕著度過。

什麼時候可以上路去尋找最佳地點?

蔡少安

清晨六點的經國大橋

沒有喧囂的車流

只有七點即將轉為炎熱前的清風和自己留下的軌跡。

每一天每一天,彷彿被什麼追趕著度過。

什麼時候可以上路去尋找最佳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