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致穎

想要和矛盾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
還要展示收藏的荒唐和瘋狂,
然後摻入極端的黑與白醞釀,
慢慢享受這種特殊的烈酒的香醇。
有時候覺得不可思議,有時候覺得有何不可。
到底怪還是不怪,我也不知道。
但這終究是我。

我是不斷在對現況妥協與不妥協之間衝突擺盪的陳致穎。

陳致穎

想要和矛盾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
還要展示收藏的荒唐和瘋狂,
然後摻入極端的黑與白醞釀,
慢慢享受這種特殊的烈酒的香醇。
有時候覺得不可思議,有時候覺得有何不可。
到底怪還是不怪,我也不知道。
但這終究是我。

我是不斷在對現況妥協與不妥協之間衝突擺盪的陳致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