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苡齊

我是黃苡齊,

其實真的沒有什麼特別,就是一個學生。

常常不太知道自己要什麼,

非常深信船到橋頭自然直這個論點。

看似不積極,但也絕對不是消極的人。

 

黃苡齊

我是黃苡齊,

其實真的沒有什麼特別,就是一個學生。

常常不太知道自己要什麼,

非常深信船到橋頭自然直這個論點。

看似不積極,但也絕對不是消極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