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期

暗房裡玩光線的人 謝名振

介紹深夜名堂的創辦人兼攝影師謝名振,如何將興趣轉為職業,並闡述自己的攝影理念。

暗房裡玩光線的人 謝名振

記者 凃易暄 報導  2016/11/27

「深夜名堂」是一以男性胴體為拍攝主體的攝影型粉絲專頁,顧名思義就是讓擁有好身材的男性可以為自己留下紀錄,創辦人Justin Hsieh,本名謝名振,是一位年僅24歲的攝影師,不僅擁有自己的攝影工作室,每週更經手多達20件案子,拍照類型從人像攝影到商品攝影、活動紀實都有,分門別類設立六個粉絲專頁,吸引不同客群。
 

跟風買相機 一玩就是六年

謝名振畢業於中興大學法律系,大二時數位相機價格親民化,跟風買下相機,一玩就是六年,從興趣玩成專業。「一開始拍就是拍生活、拍風景,只想要拍出好看的照片。」憑著一個簡單想法,謝名振不斷地嘗試拍攝,一路上得到許多讚賞與成就感,也讓他持續走下去。後來身邊朋友找他做婚禮拍攝,逐漸做出名氣,委託人也從朋友轉變到客戶,當時一場婚禮收入便高達一萬二,對於大學生來說非常足夠。

畢業之後,謝名振決定先服兵役再繼續研讀法律研究所,沒想到當兵期間律師考試放榜,成功考取執照的他,忽然陷入迷惘:「因為12月律師放榜就發現上了,突然就覺得,我好像人生已經差不多了 ,混得再差一個月也有六、七萬,這個職業比較像是給父母的一個交代。」曾經在律師事務所實習過,發現自己對於這行並沒有太大的意願,對比念書時的熱血,工作會逐漸磨掉熱情。於是他開始思考,是否自己也能以攝影師做為一生的志業?

從下定決心做攝影師到退伍,他給自己六個月的時間去試驗,利用當兵之餘的假日接案,慢慢做出成績,確定能求得溫飽,退伍後隨即轉成正職。


「假如沒有當兵,我現在可能不會當攝影師,就去當律師了。」
謝名振聊起自己在軍中決定轉變跑道的過程其實很奇妙。(圖片來源/凃易暄攝
 

走入攝影產業 調適與磨合 

當委託人從朋友轉到客戶,金錢的來往,讓攝影這件事變得複雜許多。以婚禮攝影來看,人物是照片焦點,若把一個人拍醜了,他會有很多意見,「主觀上你覺得美的東西人家不一定覺得漂亮,所以主觀的東西你永遠不一定抓得到。」謝名振侃侃而談,客戶有客戶的想法,很多時候與攝影師的觀點不一,也只能照做,這時心裡的挫折會很大,因為要學會拍自己不想拍的東西、挑照片也不再是自己做主,這些都是進入攝影產業後必經的磨合期。

從事攝影六年來,謝名振沒有受過任何專業訓練,所有技巧都是從網路上學來,少了師傅的領門,只能自己慢慢摸索,他坦言,一開始的衝擊其實相當大。「工作之後,你會發現賺錢跟成就感是兩回事,基本上大部分工作是很難有成就感的。」從前只要開心地拍照,上傳臉書,現在要經營粉絲專頁吸引客戶,也要學會如何談案子、簽合約、安排自己的時間。專職人像攝影的他,工作時還得花費許多心力引導模特兒的情緒、拍出美麗的照片,導致現階段的他,工作之餘不喜歡說話,只喜歡獨自待在工作室做後製、休息。


謝名振的工作室其實不大,他認為狹小的空間反而能帶給被拍者安全感。
(圖片來源/凃易暄攝

 

人像攝影 道出價值觀差異

儘管人像攝影需要大量與人接觸,謝名振依舊沒有改變領域,「人像之所以好玩跟有趣的地方在於它是拍人,那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最為複雜跟奇妙的,人會有情緒、人會有情感,我可以把他擺動作可是不一定能擺出他的情緒。」他認為拍商品是死的,光線、角度不對,只需要手動調整就可得到好的照片,但人是活的,你無法控制它呈現出來的狀態是好是壞,這是最具挑戰性的部分。

深夜名堂最廣為人知的影像作品,是以男性胴體為主軸的拍攝,最初的原因很簡單:市場考量。「只要有女生model出來,會有一堆攝影師搶著拍照,但拍男生是他們要付我錢。」霸氣地說出這番話,謝名振對自己在這個領域的地位有十足信心。最初發現男性胴體的攝影在台灣幾乎沒有市場,少數有的也都是大師級的攝影師。在不確定大眾反應的狀況下,他先以朋友為對象做拍攝,慢慢地散佈出去之後發現,其實很多男性也有興趣成為被拍攝的主體,展現自己的體態,但是沒有管道也沒有資源,一傳十、十傳百,粉絲專頁的爆紅也是從這時開始。


深夜名堂以男性的好身材為主體拍攝。(照片來源深夜名堂

爆紅之後,不同的聲浪接踵而來,粉絲專頁開始被標籤化,「大家會習慣於女生的裸體、女生的尺度很大,他們都可以接受,可是假如突然出現一個男生穿很少,他們就覺得他是gay。」謝名振坦言,一開始做拍攝時的確感到壓力很大,因為台灣沒有類似的人在做相同的男體拍攝,因此也會在意別人的眼光,擔心自己被誤解。

不僅是男體,同志伴侶的拍攝也面臨相同問題,台灣雖然一再講求開放,但保守勢力仍然存在,許多人即使拍了照,也害怕被別人知道,這樣的想法就是一種被歧視,而被歧視源自於社會無形塑造出的價值觀。面對主流觀感,謝名振無所畏懼,「以前會覺得要care別人的眼光,後來覺得so what,你不喜歡就不要看啊。」他相信價值觀的改變,是需要長久的時間慢慢去轉化,而現階段他就只需要專職拍攝,為有需要的人們留下美好回憶。


同志伴侶的寫真,也是深夜名堂的拍攝主題之一。(照片來源深夜名堂
 

暗房裡的亮光 深夜名堂

在攝影這條路上從業餘玩成正職,其實不是件容易的事,很多人因為短時間內接了幾場婚禮攝影,賺了一些錢發現不比一般職業困難,決定改變方向成為職業攝影師,卻再也沒接到工作。這條路需要的不僅僅是技巧,不斷精進自己與如何找到自己的定位才是轉職後需要去學習與磨練的最終目標。謝名振強調,拍照不難,難的是美感養成,「拍照快門的東西一年內都可以學起來,可是美感是長久的培養,你的技巧與待人處事、才是重要的東西。」

未來的他,仍會持續著墨在人像攝影,期望拍出更好的作品。同時也從事教學工作,回饋社會將技術傳承,透過跟年輕人交流,刺激自己得到更多新想法。

深夜,指的是暗房;名,代表亮光,他希望藉由鏡頭,說出他眼底下的世界,就像在灰暗的社會裡透出的一絲亮光,用照片去闡述不同的價值觀。

記者 凃易暄
想回芬蘭的雪倫  
記者 凃易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