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彎 走入夜貓子電影院

2016-12-18  記者 王羽廷 報導

詩人拉爾夫(Ralph Waldo Emerson)曾說「每位藝術家一開始都是外行人。」人生的道路中,有些人花了一輩子的時間追求理想,有些人毅力不及而半途放棄。夜貓子電影院藝術企劃總監陳若怡,無疑也是從外行人開始,在尋求夢想的途中經歷了許多波折,轉了幾次彎,最後才又回到了自己所喜歡而驕傲的領域。
 

播下藝術的種子

小時候學校的美勞課,陳若怡開心地畫著畫,老師走過來問陳若怡「小朋友要不要去參加繪畫比賽?」

從小陳若怡就很喜歡藝術,陳若怡的阿姨也正好是位藝術家,藝術家阿姨從小帶著他畫畫,也因此在他的生命中種下了藝術這顆種子。長大後則因為家人的反對,遠離了自己想要的復興美工;填大學志願時,對於藝術的憧憬仍無法填在第一志願,後來陳若怡到了輔仁大學中文系就讀。

中文系的畢業學分門檻不高,又因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輔系不是每年都有名額,所以陳若怡選擇去旁聽。去旁聽色彩學、基礎素描、西洋美術史這類課程,讓自己理解美術的基本理論。有時新學期去跟老師要求旁聽,老師只是點點頭,陳若怡就窩在教室角落獨自畫起了畫,直到第三或四週老師才繞到他身邊指點他畫紙上的一筆一畫。就是秉持這樣的精神,藝術的種子在離家的生活中漸漸發芽,陳若怡對藝術的熱忱,也沒有因非本科系的因素而減少。


清大夜貓子電影院藝術總監陳若怡。(照片來源/王羽廷攝)
 

愛上藝術 轉個彎繼續

談到過去,其實國文系仍有陳若怡喜歡的項目,例如文學史、台灣文學等。當時準備考研究所的他決定將藝術及國文的興趣都納入考量,於是陳若怡報考了跟藝術史相關的研究所,但第一年慘遭滑鐵盧。接下來的時間,她到補習班讀書準備重考,此時她認識了使他人生轉彎的博物館系學姊。當年博物館系在台灣算是很新穎的科系,在跟學姊接觸的過程中,他發掘了自己對於博物館的喜愛,所以在第二年考試時,考上了台北藝術大學傳統藝術研究所的博物館組。陳若怡說:「有時候你想要跳到另外一個科系的時候不一定要有一個很適當的方法,而這個方法可能是你認識了某個人,他給你什麼意見,然後你就突然有靈光乍現或是開竅的感覺。」或許就是那次的靈光乍現,讓他不再執著以舊往的方式去追隨藝術,轉個彎之後,仍有一條路帶著他通往藝術的道路。

進到博物館組後,陳若怡開始接觸社區博物館,他告訴自己在博物館接到任何展覽都要從頭學起,完整研究後才能更充實展現每個展覽的精隨。畢業後的他到了鶯歌陶瓷博物館,後來又擔任陶瓷相關的研究助理,最終來到了清華大學藝術中心工作。陳若怡笑說:「原本執著於藝術,最後跳到了博物館,到了博物館之後,又到了一個更開拓的領域。」人生中再一次的轉彎,陳若怡看到了截然不同的風景。
 

從零到小木盒片單

當初應徵工作時,藝術中心並沒有明確寫出職務內容,「沒有寫到的是影展策畫,我根本不懂電影。」陳若怡用大笑帶出了當時的不適應。其實當時影展正面臨一個挑戰,原本負責的職員辭職了,影展該留下還是轉成社團經營成為當時棘手的問題,後來藝術中心決定讓剛來到藝術中心的陳若怡負責夜貓子電影院的活動策畫。在對電影不熟悉的情況下,陳若怡帶著她的使命感開始摸索,隨著時間,心中的疑問慢慢從他的腦海裡移除,取而代之的是一部又一部好作品和優秀電影人的名字。

一位夜貓子電影院的工讀生給了陳若怡一個小木盒子,裡面放滿了籤,籤上面寫的是電影或是電影人的名字。他和這位工讀生約好,每次要看電影時就從裡面抽一張籤,那張籤的內容就是那天他們要一起看的電影。而那個小木盒上寫了一行字「看電影就像吃鳳梨一樣,會讓你流淚,還有助於排便。」體悟了這行字之後,陳若怡不再是個少看電影的門外漢。

現在陳若怡不只看電影而已,許多與電影相關的講座或課程都盡可能參加,不斷的去累積對於電影的認識,如此才更能勝任夜貓子電影院的藝術總監這個位子。即使如此,陳若怡仍常常認為自己所學的東西還沒有辦法趕上付出的速度,如此也讓他有點沮喪。他說有點像是充電跟放電,電還沒充進電池,電池裡的電卻早已釋放完畢。但這樣一陣又一陣的低潮卻也是讓他不斷學習成長的動力。
 

站穩腳步後的下一步

夜貓子電影院的運作是由陳若怡跟學生一起討論出影展主題,擬出片單,然後向學校圖書館借用公播版的館藏。當慢慢熟悉電影院的運作模式時,陳若怡開始去思考還有什麼事情是他可以做的。

除了三、四月會有金穗展的巡迴影展到電影院外,電影院的片源全來自圖書館。陳若怡說有一次策畫一個阿根廷影展,在資料的蒐集過程當中發現,中南美洲的電影很少在台灣出現,如此要辦完那次的影展,其困難度大增,於是陳若怡開始去和不同單位合作,希望把觸角延伸到產業面、片商,使之後的合作就有更多的可能。

此外,近幾年夜貓子電影院也開始舉辦工作坊,陳若怡表示,如果有固定金費,他很想定期舉辦工作坊。工作坊的出現不要受類型侷限,而是以創作為中心主旨,讓許多有創作慾望卻沒有平台的學生有機會發揮。
 

一次次磨練 一次次成長

在某次和好友游惠貞導演碰面的時候,因為游惠貞的隨口問問,陳若怡萌生了幫著名美術統籌黃文英老師辦藝術特展的念頭。後來陳若怡寄了信去詢問黃文英的合作意願,對於老師的回覆陳若怡高分貝的說「他就答應了,我真的超驚嚇的。」老師雖然答應了,許多像場地之類的基本事務都還沒找到解答,為了有完整的呈現,陳若怡跟藝術中心的同仁緊鑼密鼓地準備一系列事務,包括選擇展品、和老師碰面、劇照掃描等等,直到開展的前三個月,陳若怡仍不能夠掌握這個特展會如何呈現,又因為老師對他的期待,讓他覺得自己有需要做好這個特展。

對於可以經這個特展在短時間緊湊的處理完,陳若怡說是出乎自己的預料。但也因為籌備時對於這個電影美術組的了解,讓他對於電影整體搭景及美術設計有更加整體的了解,如此的經驗也讓她的藝術生涯多了不同的色彩。


此曾在.黃文英影像美術設計特展的導覽手冊。(圖片來源/issue)

「看電影是最浪費生命的事情。」因為電影你會一直看一直看,但你不能確定每一部都是好片,如果看到爛片那就是痛苦折磨,但看到好片那就會是一輩子最美好的事情,一輩子都會記得。看電影就像是人生,陳若怡走的路或許就像他喜歡的導演侯孝賢一樣,轉個彎去詮釋仍精彩、美好。換個角度,陳若怡展開了和小時候想像中完全不同的旅程,但仍有他最愛的藝術相伴。

總編輯的話何家沂

本周共21篇稿件,以聲音與影像作為主軸,針對當代文化議題拋出深度的思考,豐富的內容值得讀者細細品味,是一場感官盛宴。其中頭題為「台灣電影編劇 困境與突破」,帶出影視產業改革的當務之急。

本期頭題王 ╱ 李瑞彥

媽我用廣播上頭題了。

本期疾速王 ╱ 凃湘羚

高雄的孩子,但曬不黑, 有著過度狂烈的內裏,異常的潔癖,靈敏的感性, 努力把飄絮的思緒化成有溫度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