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伊恩 冒險家式的教學

本文專訪英語教師柴伊恩,詳實紀錄他的精彩生命歷程。帶著讀者看柴伊恩從捨棄優渥工作,到進入深林打坐、學太極拳尋找生命意義,最後成為英語專任教師。

柴伊恩 冒險家式的教學

記者 洪于婷 報導

年近六十的柴伊恩(Ian Thacker),擔任文華高中語文資優班的外語老師已進入第七年,外表斯文、總是穿著襯衫和西裝褲出現的他,最為學生所知的就是他的招牌笑容,加上親切的問候「Hello everyone! How's your day?」。溫和的話語總能讓他拉近與學生的距離,與學生培養深厚的感情。很難想像待人親切溫暖的柴伊恩,曾經隻身到泰國叢林學習坐禪、來台灣打太極拳,也曾經有過一段不為人知的迷惘。
 


學生都以「Teacher Ian」稱呼柴伊恩。(圖片來源/柴伊恩學生臉書
 

英式教育 成就冒險骨子

出生英國,從小柴伊恩在學校裡學習的並不是枯燥乏味的知識,柴伊恩說:「我們接受的教育,讓我們在進入真實社會時是準備好的,......,學校甚至教我們如何修車。」英國的義務教育為五到十六歲,在義務教育的最後一年,企業會到學校裡介紹自己的公司,提供學生六個月的實習機會。那時十六歲的柴伊恩在那時被一家飛機製造公司所展示的飛機機械模型和草圖吸引住,就這樣深深愛上機械工程,並進入公司學習。

「我那時的英國學校,讓你在十六歲的時候就能獲得自己的事業。不是工作,是事業。」柴伊恩強調。企業會在學生實習的六個月內,教會他們所有關於該產業的知識和技能,支薪且付錢讓學生去大學上課,並在實習結束時提供正式工作的合約。柴伊恩回想:「記得那時我每個禮拜上班三天,在公司學習相關技能,然後兩天去大學上課。......教授很酷,甚至對我說:『你在這裡幹嘛?你根本不用來上課!』」

在半工半讀兼顧實習和學業時,柴伊恩曾被派往德國工作六個月。不懂德語、在德國沒有任何親戚的他,就這樣隻身到德國工作六個月,並在回英國完成學業之後再度被派往德國。學校交給他的知識、技能,足以讓他具備挑戰的勇氣,前往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
 

事業有成 反思生命意義

結束實習,柴伊恩開始在德國林登貝格(Lindenberg im Allgäu)的空中巴士公司(Airbus)擔任飛機技師,一待就是二十二年。住在阿爾卑斯山腳下,每天從窗戶就能看到阿爾卑斯山的不同景色,隨時能去山上滑雪,去瑞士購物逛街。「那裡就像天堂。」柴伊恩形容,「同時我也在環遊世界,我的工作讓我能跟著飛機到世界各地。我每年工作六個月,放假六個月,整年都在世界各地遊玩。」

居住在擁有天堂般景色的地方,一邊環遊世界工作的同時,有些疑問逐漸浮現柴伊恩的腦海,他開始思考:生命的意義是什麼?「你住在全世界最美麗的地方,每天去阿爾卑斯山滑雪、去瑞士博登湖划船,擁有三輛名車和一間大別墅,你有其他人夢寐以求的生活.......但是這是世界上最空虛無聊的生活方式。」有一年,在花了六個月開車拜訪歐洲的所有國家首都之後,他漫無目的的行走在美麗的阿爾卑斯山下,然後他頓悟:這種人們所謂的「玩樂」並不是生命的意義,並不是他想要的生活。「那時我並不覺得快樂。金錢從來沒有讓任何人快樂過。」
 

深入山林學禪 尋解無果

帶著對生命意義的疑問,柴伊恩來到泰國一間森林裡的僧院與其他23位僧人學習打坐、禪。在沒有電力的環境下,每天喝雨水,和森林裡的蠍子、蛇、螞蟻等會咬人的動物住在一起,整天打坐、冥想。他在那裡學習關於生命、思考自我存在的原因、學習佛陀如何透過控制、觀察自己的呼吸來冥想和打坐。

「但也僅此而已。」柴伊恩說:「我坐禪時經歷過狂喜,全然單純的愉悅,也經歷過全然的平靜、甚至全知,能夠感覺到四周正在發生的所有事物。但坐禪很自私,完全不會對其他人有任何幫助。」花了三年在叢林裡打坐,他察覺到坐禪不能解答他的疑問,沒有他所尋找的生命意義。
 

教學 金錢買不到的快樂

柴伊恩在學禪之前曾經因為健康問題,到過台灣學習太極拳,也因此認識了他現在的妻子。在長達三年半的書信往來後,柴伊恩結束他在泰國學禪的旅程,與太太結婚並來到台灣定居。剛開始,柴伊恩並不適應台灣的工作環境。「我在一家建築公司做3D建模,他們一天工作十八個小時,睡在公司裡,而且沒有薪水。我立刻就知道這不是我要的。」之後在連鎖美語安親班短暫擔任外師,也因為無法認同補習班升學至上的教育理念而離開。


柴伊恩與太極拳老師的合影。(圖片來源/柴伊恩提供)

這時,一所實驗學校找上柴伊恩。他們要他在學校附設的幼稚園裡,負責所有的英語教程。柴伊恩說:「我立刻在這裡愛上了教學,尤其是當我需要從頭設計所有的教學環節的時候。我一週工作48個小時,但我非常喜歡我的工作。」隨著柴伊恩的英語教學工作越來越上手,文華高中也找上門。一開始只是請他幫忙語資班的戲劇比賽,柴伊恩無償協助他們準備,從劇本寫作到舞台效果,都由他一手包辦,之後他也成為文華語資班的專任外師。「我很喜歡這裡的教學環境。每個老師的心力都放在學生身上,老師和學生彼此緊密連結,你可以在這裡與學生真的做出一些很棒的作品。」
 

從學生出發 創新的教育與困境

柴伊恩每堂課之前都會問學生想要上什麼樣的課,將主動權交還給學生,由學生決定自己的課程內容。從事教學工作將近十年,他常帶著學生們到戶外上課,甚至走到學校外進行實地訪查。他說:「我從不覺得無聊,因為我幾乎都在做不一樣的事。我並沒有教學生教科書上的東西,那太無聊了,我帶著他們做出許多作品。」柴伊恩用他的攝影、動畫、電腦繪圖專長,策劃許多與學生一起完成的專案作品,像是替動畫電影重新配音、製作停格動畫短片等,讓學生在過程中找到自己的興趣。

教學過程中唯一困擾柴伊恩的是台灣學生從來不問問題。「每次我問學生:『有誰有任何問題嗎?』,得到的回應總是一片寂靜。」柴伊恩很激動的強調「寂靜」那個詞。「當教育體制糟到抹殺了學生想學習知識、問問題的渴望,這是很令人難過的一件事。」

但柴伊恩每次在課程結束後仍然都會堅持問學生有沒有任何問題,並祝他們有個美好的一天。「如果某一天有一位學生真的舉起手來問我問題,並在最後對我說:『伊恩老師,祝你也有個美好的一天』,我就能知道,我現在所做的真的能夠幫助、改變他們。」
 

自我實現 成就夢想推手

最近柴伊恩在進行的其中一個教學計畫是「微故事」(Micro Story)。他請學生寫一個一分鐘以內就能讀完的故事,並用攝影機近距離特寫學生唸出自己的創作。「在這些作品裡短短的一分鐘內,你能看到許多非常令人讚嘆的作品和美麗的思想,你能立刻了解學生想跟你分享的故事。」柴伊恩總是透過教學,發現學生的才能,並鼓勵學生勇於追尋自己的夢想,而學生也幫助他,找到了尋找近半個世紀的生命意義。

記者 洪于婷
一個文字寫作無能的寫手。ㄎ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