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信雄 引船入港的英雄

引水人方信雄,目前是基隆港的資深領港,從方信雄的人生故事,一探全臺95位引水人的辛酸血淚。

方信雄 引船入港的英雄

記者 曾婕茵 報導

方信雄,基隆港的資深引水人,目前也是國立臺灣海洋大學運輸科學系的兼任教師。擁有長榮海運20年的資歷,跑船期間累積豐富的海上經驗,從方信雄的人生故事,一探全臺95位引水人的辛酸血淚。
 

引水人 並非人人當得起

引水人,在臺灣又稱為領港,是引領船隻進出港口的重要角色。排班不分晝夜、出勤不畏風雨,一接到船舶進出港口的消息後,必須立刻整裝出發,乘坐領港船靠近貨船;再從繩梯爬上貨船,進入駕駛室引領其進出港口。引水人的薪水每個月幾十萬起跳,但是工作內容的危險性、排班時間的不穩定,卻也道出了這個職業的辛苦之處。

考上引水人並不容易,以甲級船員(大專以上畢業)來說,必須一路從管輪、輪機、船副才能升上船長這個位置,而擁有三年船長資歷才夠格考引水人;引水人必須要熟知港口的地形、潮汐、海流、天氣等狀況;出勤時,除了遇上本國籍輪船,否則一律以英文發號施令,所有引水人都要能夠流利地說出專業英語。


成為引水人之前必須通過重重考驗。
(圖片來源/曾婕茵製,資料來源/
中華民國考選部
 

跑船人生 學歷吃重 

家境清寒的方信雄,高中選擇就讀省立基隆海事高職(現為國立基隆高級海事職業學校),畢業後進入商船工作。但由於社會上對於船員觀感大多較負面,方信雄其實遭遇不少歧視,「當時我太太跟我結婚,老丈人就跟我太太斷絕父女關係,因為他們老一輩的印象中,船員都是不讀書、不顧家,吃喝嫖賭、花天酒地。」即使長年不在家,大多數的船員還是渴望擁有一個溫暖的家庭,他們知道「家」永遠是最溫暖的避風港。

為了當上甲級船員,方信雄又回到陸上進修,報考高雄海專(現為國立高雄海洋科技大學)。即使擁有大專學歷、以第一名畢業的成績進入長榮海運,卻仍然遭受挫折,「公司不認定我的能力,覺得我學歷不夠,所以就算從頭做起,還是不讓我升遷,給我很大的打擊。」

因學歷所受到的歧視,讓他決定重拾書本,方信雄以同等學力報考研究所,並取得公費資格。回想起那段日子,他搖頭大嘆「真的好辛苦啊!」為了考上研究所,即使在海上工作仍孜孜不倦,畢業後回到長榮,成為第一個擁有碩士學歷的船長。但是他的心卻早已不在長榮,因為在長榮所受的屈辱,讓他奮發向上,當上船長的第一天便開始準備引水人考試。歷經三年苦讀,破天荒一次就考取引水人資格,「沒有人一次就考上的!」他自豪地說,「當年我是榜首,幾乎科科滿分,比第二名錄取的還要高出一百分。」
 

事故風險高於跑船

少了引水人,貨物就無法順利進港,民生用品的來源也會受到影響。單一貨物的價值確實不高,但是通常大型貨船進出商港都是承載高噸位的貨物,整艘船一旦發生意外,可能造成難以挽救的損失,例如乘載化學藥品的船隻,若不幸誤觸暗礁、撞上障礙物,外漏的藥品不但會讓船公司、貨主損失慘重,海洋生態也隨之遭殃,因此引水人的存在相當重要,同時必須肩負起重責大任。


就算海浪高過船身,引水人還是不能因懼怕而怠忽職守。
(圖片來源/方信雄提供)

引水人在工作中斷手斷腳,甚至失足往生的案例屢見不鮮。尤其在基隆港,冬天迎來東北季風,危險性又更高,即使是月黑風高的夜晚,引水人在排班時間還是得出勤。海上等著他們的是狂風暴雨、不穩定的海流,還有海面下船隻的渦輪馬達,一個意外便天人永隔,因此引水人在工作時必須戰戰兢兢。方信雄也曾經在攀爬繩梯、準備引領客船入港時,不小心失足墜落,所幸當時季節為夏天,海象較穩定,他才能神態自若地游回領港船,船上的客人為他鼓掌尖叫、吹口哨,那個景象仍歷歷在目。


引水人攀爬繩梯時,不允許任何閃失。(圖片來源/方信雄提供)

方信雄說他算很幸運,因為曾經有個同事工作時意外身亡,還扯上官司,但是司法人員卻對引水人這個職業不甚了解,發生事故的責任歸咎成為他們棘手的問題。情急之下方信雄寫了一本書,把所有關於引水人的資訊都記錄在書中,送印之後發送給當時與賠償訴訟相關的法官與檢察官們;即使書本出版的過程較為倉促,但他希望能用一本書替同事討回公道。雖然最後不敵航商與保險公司的法律優勢,但這本書承載了方信雄對於同事的不捨,以及同樣身為引水人的憤慨。


這本著作旨在排解眾人對引水人的誤會,讓外界能夠更認識這個職業。
(圖片來源/曾婕茵攝)

 

撇開光環 看不見的代價

引水人不用像一般海上工作者長年在外跑船,而且成為引水人的門檻高,能考上就是一大榮譽,再加上優渥的薪資,是許多海運從業人員的夢想。以基隆港而言,一個月80萬不成問題,在更大的港口,例如高雄港、麥寮港,進港的船舶噸位較高,一個月至少有百萬以上。但這些錢並不是全數都能收進引水人的口袋。

方信雄表示,引水人要繳交40%的綜合所得稅,稅收比例高居全國職業之冠;另外還要扣掉辦公室人事、通訊設備等費用,剩下的才分配給引水人與各自的保險。工作危險,保險費用也相對較高,「所以到我們手裡剩50%,再加上沒有退休金,我們是先賺來放的。」方信雄很無奈,其實為了當上引水人,失去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因為幾乎都是在跑船,大女兒跟我就不親,我們幾乎沒有互動。」尤其在成為引水人之前,必須擁有豐富的海上資歷,但是在累積經驗的過程卻是以親情作為交換代價。即使在成為引水人後,多了更多時間與家人相處,和兩個兒子的感情不錯,但是跟女兒的關係卻絲毫沒有改善,現在想彌補卻為時已晚,因為女兒早已嫁到國外,這是方信雄認為當上引水人需付出的最高代價。


在海大授課的他很受學生歡迎,跟女兒降到冰點的關係卻是他的遺憾。
(圖片來源/曾婕茵攝)

 

退休之後 期望培育海事人才

身兼教職的方信雄,現在仍然專職引水人,排班時間容易與學校課表衝堂,所以只在海大接四堂課。方信雄語重心長地說,現在很多老師教書都只注重理論,根本無法和實務掛鉤,他認為理論與實務不能分開,更不能偏頗。人才培育攸關一間航運公司的成敗以及國家的經濟狀況,「人才真的很重要,退休後會全心投入教職,因為下一代的教育不能等。」從己身經驗出發,期盼帶給臺灣新世代一個不一樣的未來,他是引水人,方信雄。

記者 曾婕茵
vuˊ piˇ fuˊge dienˊ ma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