妝點變裝人生 雌雄難分明

2017-01-01  記者 陳昶安 報導

揮動熟稔的筆觸,把臉面當作畫布;從打底到試色到上妝,各步驟間悉心勾勒剛中帶柔的輪廓,爾後披上一襲銀白色的絢麗長髮,魅惑的神情與眉宇間的自信,若有似無地昭示他令人難辨雄雌的魅力。堯蘭達(Yolanda Li),本名李繼堯,畢業於玄奘大學時尚設計系,彩妝是他的專業、舞蹈是他的興趣,婀娜的體態與陰柔的氣質常模糊了他男兒身的形象,卻添增了一層霧裡看花的美感。作為一個業餘的變裝皇后(Drag queen),堯蘭達大方地表示:「男女並存,曖昧眩惑,這樣的存在並沒有錯,我們值得被欣賞!」


彩妝是堯蘭達的專業,不同的妝容表現了不同的情緒與角色。
(圖片來源/堯蘭達提供,陳昶安重製)

 

忠於自我 從探索到專業

每個人的成長歷程中,總會遇上幾個性別氣質中立的角色。在堯蘭達還小的時候,他就意識到自己與一般男孩子不大一樣:「比如體育課時常常故意翹課啦、喜歡跟女生們玩在一起之類的。」而提到興趣的發跡,堯蘭達表示自己受電視影響很深,「那時好愛看超級名模生死鬥(America Next Top Model),覺得那些妝容也太美了,然後就跑去買一些很廉價的彩妝品自己玩。」當別的男孩子正揮著球棒、打著電動時,堯蘭達早已拿穩睫毛刷與口紅在臉上塗抹著。

「惡意的批評還是會有,什麼死娘炮啊、長那麼醜,雖然聽了會很生氣,但我本來就是個...少根筋的人,所以也就不會太care。」堯蘭達手執眼線筆勾著眼尾的妝,無所謂地說著。國中畢業後念了廣告設計,大學時則成了玄奘大學時尚設計學系第一屆的學生,對自我認同向來沒有太多掙扎的堯蘭達,一路上都在相對友善的環境(設計科系)裡成長,也因此更能全心於專業的培養。


在佈滿慣用化妝品的桌前,堯蘭達一邊受訪一邊從容地上妝。
(照片來源/陳昶安攝)

除了對彩妝的熱愛之外,跳舞更是改變堯蘭達人生航道的另一契機,高三那年開始接觸到舞蹈,激發了他心底對表演的渴望,「那時候直接從女舞(Girlstyle,街舞舞風中對適合女性呈現之舞蹈的總稱)入門,後來就再也轉不回正道了。」堯蘭達笑著自我調侃,也因為如此,在接觸到女舞中的Voguing和Waacking(皆為舞風名),並結合自己精鍊的彩妝能力與對時尚的感知力後,更將他推向Drag queen這條閃亮而迷幻的「不歸路」。
 

變裝皇后 性別的流動

「變裝皇后秀」(Drag queen show)是一種表演形式,較落俗套的稱法為「反串秀」。表演者稱作Drag queen,皆為生理男性,他們將自己打扮成濃妝豔抹的女人(多向取鏡於歐美女性的長相),在舞台上以誇張的對嘴、煽情的舞蹈,效仿舊時美國舞廳的脫衣舞孃與音樂劇演員。

在台灣,Drag queen的圈子很小,競爭不甚激烈,因此稍有亮眼表現名氣就會傳開,此外,國內表演者也多以提供業餘的演出自娛娛人,少有專業的舞台及市場。堯蘭達雖非職業的Drag queen,在變裝圈內卻小有名望,幾年前從大大小小的舞蹈、伸展台比賽中,以誇張華美的妝容與套裝露面後,堯蘭達開始受一些Gay Bar(同志酒吧)與夜店活動之邀登上Drag queen show的舞台,「真的很好玩、很自在,我每次都玩得滿開心的。」他帶著笑意說道。


堯蘭達於2016年底在夜店的Drag queen show演出。(影片來源/Youtube

那是個一般人無法參透、也少有管道體驗的場域,在那個空間裡,台上的Drag queen能達到對表演慾完全的解放,卻很意外地較無關情慾的投射,對於心理性別的認同,也未必總是非男即女。「其實性別本來就很模糊,像我的性別認同就是流動的,我在表演的當下能很投入地當一個女人,總要先說服自己才能說服觀眾。」堯蘭達解釋道,「但我平常就不會把自己當成女人,我覺得我就是個喜歡男生的男生、就是個gay啊!」

事實上,這同時也是許多人的迷思和誤解,「Drag queen不等於跨性別者,嚴格說起來我們並沒有要把自己扮成女生,女生才不會穿得這麼誇張、畫這麼濃的妝走在街上。」至於那些真正想成為女生的人,也通常不會透過表演等形式來展現自我,性別意識從來都只是自我展演的過程,沒有絕對應該如何。「那只是表演而已,像演員要融入自己的角色一樣。」堯蘭達看進鏡子裡的媚容,像在對自己說著。


2016年同志大遊行時,堯蘭達(左三)與友人們身穿六色禮服展現多元性別之美。
(圖片來源/堯蘭達提供)

 

守舊家庭 尚待轉機

跟許多受性別認同之苦的人相比,堯蘭達顯得十分幸運,除了能坦然地對自己誠實外,也讓他更有心力和勇氣去挑戰那些一般人不敢嘗試的。然而,內在的和平並不代表現實也得到了妥協,堯蘭達認為自己仍身處安逸的舒適圈:「台灣社會對這些(性別議題)其實還算友善,特別是在設計圈和舞蹈圈,偏偏我又在這個集合內,所以其實很難接觸到反對的人。」關於突破舒適圈的困境,堯蘭達坦言自己生在思想傳統的家庭,「他們到現在還不知道呢!」堯蘭達苦笑道。

在無法與家裡坦誠相見的處境中,專業和興趣成了最好的煙霧彈,「好幾次差點露餡,衣櫃裡藏著假髮、高跟鞋、有的沒的浮誇表演裝,我都騙我媽那是學校要用的、model要穿的啦!」類似的情節時常上演,雖然堯蘭達總能一次次風趣地化解危機,也認為現階段的和平並不會造成困擾,在他心底卻也時常暗忖,期許總有一天,這樣的認知隔閡能不再是他的遺憾。畢竟,追求夢想和從事喜愛的事物不該是罪,而自己的成就和喜悅無法與至親之人分享,才是最令人沮喪的。


堯蘭達的形象在雌雄之間擺盪,總能自神韻間辨別差異。
(圖片來源/堯蘭達提供,陳昶安重製)

 

對專業苛求 信念與態度至上

「前衛與創新」可謂彩妝業、時尚圈、舞蹈界這三個領域對其專業性絕對的要求,對此,躋身其中的堯蘭達自然是十分明白,至於該如何找到安身立命之處,堯蘭達表示自己其實是個無欲無求的人,雖然名聲與支持群對表演者而言確實是必要累積的,「但我更相信用『喜歡做』的心態去做,會勝過『想要做』。」

然而,這並不代表堯蘭達對自我的要求不高,相反地,他提到:「要讓別人停止攻擊你,最好的辦法就是做到無懈可擊。」所以無論是彩妝還是跳舞的路上,他總是抓穩每個學習機會,而在Drag queen這樣的身分尚未被一般大眾所接受前,他認為所能做的也只有把這種另類的通俗文化做成專業:「如果你Drag得夠好,比女人還女人,你總能得到別人一句真心的肯定:『你很美!』。」


對自己要求甚高的堯蘭達,聚精會神地替模特上妝。
(圖片來源/堯蘭達提供)

「我沒有什麼遠大的抱負,就真的只是在做自己開心的事而已,對我來說能不能開心地活下去永遠都是最重要的!」在堯蘭達樂觀而溫順的性格中,有幾分堅毅正透著光亮,就像他體內源源不絕的自信與活力,在站上舞台的瞬間迸裂出七彩的星芒,感動的不只是他自己,更是台下每一具備受鼓舞、蠢蠢欲動的靈魂。

本期頭題王 ╱ 范瑀真

曬太陽有益身心健康

本期疾速王 ╱ 林宥成

宥成是我,在一個香火鼎盛和四周都是田地的地方長大,不管如何,開心的過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 再怎麼平凡的事情,一定含有其不平凡的內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