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期

《一儕,花樹下》客家音樂故事

金曲客家歌手-謝宇威發行第二張個人專輯《一儕,花樹下》。 2004年金曲獎上,他一口氣入圍第十五屆最佳專輯、最佳專輯製作人、及最佳客語演唱人等三項重要獎項。風光的以一張全客語創作的專輯,進入流行音樂中,和當時王菲、周杰倫、王力宏等天王天后級人物,共同競爭此向台灣音樂的最高殊榮。 為何這張專輯如此深刻動人? 為何客家音樂可以探出頭來,讓社會大眾聽到? 為何是謝宇威成功踏出這一步? 我們可以從這張專輯,一一找到答案。

《一儕,花樹下》客家音樂故事

記者 羅佩雯 文  2018/10/14

《一儕,花樹下》專輯封面 圖片來源:謝宇威無名部落格。

一個秋意濃厚的下午,走進一間平凡的講堂,聆聽不平凡的故事,享受不平凡的音樂。雙眼輕輕闔上,跳躍的音符掀起陣陣悸動,圓滑的旋律帶起波波高潮。一位自認為上輩子是流浪天涯的土匪,經歷過無數的轉世後,用肩上扛著一把吉他來代替刀、劍,決定將音樂生命創作貢獻給全世界。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新竹教育大學客家通論講座講師-謝宇威。

  花樹下,你識聽過無?  
  花樹下 開了滿滿介花
  人係行過去 該紅紅白白介花
  就跌落你面前 跌落你肩背 
  跌落你腳下
  
  花樹下 有一間藍衫店仔
  花樹下 有一介老師傅
  做過介藍衫 著過介細妹仔
  就像該門前花 來來去去不知幾多儕?

(識:曾經 係:是、若是 肩背:肩上 細妹仔:年輕女性 幾多儕:多少人)

 

聆聽真實情感 訴說社會脈絡

 

你有多久沒坐在花樹下仔細聆聽一首歌了呢?曲名〈花樹下〉源自美濃一處地名,當年樹上盛開著美麗的花朵,因而命名為「花樹下」。歌詞中簡述著這樣一段故事:一位現今僅存專門製作客家藍衫的老師傅-謝景來,雖已高齡九十五歲,身子倒還硬朗,腦海中的「花樹下」早已夷為平地。清新的鋼琴編曲,謝宇威似乎想藉著這首歌,訴說一個家鄉的老故事,將音符化作一張張老照片來懷念那煙消雲散的美好。明顯感受出,謝宇威在自身的音樂創作歷程上,緊緊牽連著周遭生活、當時社會型態及文化族群脈絡,每一個環節牢牢相扣。進入他的音樂世界,如同搭上一班夢幻列車,一節節的車廂是他人生每階段精彩的故事,一位位乘客就這樣被那強大的音樂能量,拉進屬於他的藝術國度。


於二零零三年推出個人第二張音樂專輯《一儕,花樹下》,在他日也盼,夜也盼的心情下,終於一圓他用客語演唱流行樂曲的夢。在大家眼中,他是個性情坦率,且毫不保留釋放出所有內心熱情的音樂人;是一個愣愣的客家大個兒,一頭捲髮和一把長鬍子,是他在藝術界中的招牌。和第一張專輯足足相隔八年之久,這期間曾開過畫室當美術老師,也曾和朋友合開一家音樂網路公司,希望以台灣為創作華人音樂的領導先驅,招募各路好手和優秀音樂人,打造心目中理想的音樂環境。之後因網路泡沫化,公司轉型成手機鈴聲公司,只好黯然離開,另尋一個音樂創作出口。一心一意只希望把八年來自身創作發表出來的他,決定用最單純的手法,像製作名片一樣發送給大家。「我只知道用最真誠的心,把自己的音樂呈現出來,別人就能感動!」從他眼神中帶出強烈且堅定的口吻。也許就是那種不吐不快的言語和心情,將心中醞釀已久的能量,用最真摯的情感寫出來。

 

創造溫暖樂曲 達成客家音樂目標

 

和首張個人創作專輯比較,最大突破之處,是發現自己比較喜歡用「胸腔」唱歌,因為他認為用「胸腔」發聲,可以帶給聽眾更多溫暖。年紀已逐漸步上中年的他,決定用較圓融、包容的心境,去呈現當下任一個社會型態。

專輯中〈從頭來過〉將童年記憶和初戀滋味,深深埋藏在心底,透過旋律和歌詞喚起心中那份激動,吶喊出他渴望回到過去那清澈美麗的時光。〈十八姑娘〉抒情的旋律娓娓道出他心中對愛情的渴望,唱出女人的青春歲月,宛如一朵美麗盛開的花,是那麼的楚楚動人。〈一儕〉唱出人在生旅途中,遇到無數的人事物,過程中是如此孤單寂寞;想見生命中重要的人,沒想到會這麼困難,句句唱出心中的無奈。〈桃花開〉為眾人熟知的客家民謠,由不同樂器詮釋,卻仍保留傳統歌謠最經典的特色,原汁原味呈現給聽眾。〈奈何〉嘗試改編客家傳統小調,用優美的音符和滑潤的旋律,寫下自己對男女情感的種種迷思。〈月光光〉為客家庄家喻戶曉,彼此相互傳唱的兒童詩,以輕鬆詼諧的口音,讓聽眾彷彿回到童年時光,那些調皮嘻鬧的片段,跟著音樂雙手打著節拍,嘴角不禁微微上揚。〈日頭落山〉融入Bossa Nova 及森巴曲風,隨著吉他輕快的旋律,送給同樣和他一樣生長在都市中的客家人,讓他們拋下繁重的生活壓力;倦怠時,遠望夕陽,讓身心沐浴在金黃的意象中,是那麼愜意愉快。〈山歌〉輕快的節奏和熱鬧的編曲,塑造出客家人樂觀、率真的本質, 那表露無遺的客家真性情,為之動人。

謝宇威在台上自信地演唱模樣 圖片來源:2008台灣樂團節官方網站。

 

謝宇威自認為是「溫情主義者」,嘴巴不曾說過客家萬歲之類的話語,他覺得每一種族群都是一朵美麗的花,需要綻放,讓社會大眾看到它的美。以彼此相互尊重為前提,而自己身為客家人,就是想替客家人做件事。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參加比賽,當時知名音樂創作者林強發片,在專輯宣傳期間,他直截了當的說「我要唱台語歌,聽毋的人自己去問(台語發音)。」謝宇威表示,那時我聽了就有點不爽,為什麼我聽不懂台語就要自己去問?就憑這點,促使了我極力投入製作客家音樂創作。因為客家音樂較偏向傳統性質,為了爭一口氣,要讓客家音樂有自己的一片天!專輯的最後一首歌曲〈勇往直前行〉,是回應一九九零年代,號稱客家流行樂曲創作之父-吳盛智,當時模仿溫拿五虎〈追趕跑跳碰〉曲調,所創作出第一首客家流行樂曲〈勇敢向前行〉。用最崇高的態度送給吳盛智先生,當年的他在沒有任何支持的情況下,勇敢做出屬於自己的音樂創作。期許聽者也能像他一樣,堅持追求自己的理想,勇於表達自己內心對藝術執著的態度。不只客家音樂,人生就像持續不斷奮鬥的歷程,需要靠自己不停的挑戰與突破。

在流行音樂上,相較於中華文化和閩南文化,客家文化在台灣就像是一株成長階段的幼苗,不斷努力吸收養分、邁向繁衍、傳承的道路。客家音樂雖屬小眾音樂,但隨著時代改變,人的情感始終不變,只需抓住最原始的精華,即可將最可貴的音樂呈現給社會大眾。近年來興起的「新寶島康樂隊」,即帶有族群文化大和解的正向態度;替美濃居民發聲的「交工樂團」,在新生代客家流行創作歌手-林生祥極力推崇母語運動下,皆足以顯現客家文化正逐漸轉化且發揚光大。謝宇威曾在二零零四年金曲獎中,入圍最佳年度流行音樂專輯、最佳專輯製作人,並榮獲最佳客語流行歌手等三項大獎。和王菲、王力宏、周杰倫等這些耗資千萬製作成本的專輯,在同樣一個競技舞台一較高下,對他來說是無比的光榮,更為所有客家族群大大的出一口氣!


 

轉換藝術跑道 成功打破刻板印象

謝宇威首張專輯封面。圖片來源:謝宇威無名部落格。

 

在美術創作上,從小謝宇威的父親細心的栽培他,對他成為一流美術家抱持深厚的期望。於一九九零年受到新客語歌謠運動的影響,開始客家音樂創作。他的創作動機很簡單,一是認為年輕一輩的客家子弟沒有屬於自己的歌曲,二是想要用自己的母語創作,去顛覆當時的年輕人一味模仿西洋樂團的傻勁。於是謝宇威用吉他、鋼琴加上嗩吶和二胡自組樂團發表創作。天生對藝術創作充滿熱忱的他,順利在一九九二年,發表首支客語海陸腔創作-〈問卜歌〉,打破以往大眾對海陸腔聲音死板、音調變化少的刻板印象。當時正處於年輕血氣方剛的他,用悲憤的心情對社會吶喊,看不慣眾人一味風靡大家樂、六合彩,不務正業的社會詭異氣氛。直到現在,在他眼裡,現在的台灣還是處於較糟糕的狀態,他想在今年年底製作一張新專輯,希望用比較溫暖的感覺,呈現台灣現況。現在台灣人民大多處在焦慮不安的狀態,是否能有一張專輯能夠反應現況,給大家另一種希望,這是他衷心盼望的。

唱歌,是他的最愛;做音樂,是他的使命。謝宇威意志堅定的說:「沒有人要幫我發片,乾脆我自己來,反而可以放手去做。」他在製作《一儕,花樹下》專輯時,又重新拾起首張個人創作專輯,赫然發現原來當時的懵懂少年,暗自規劃自己未來的人生藍圖,單純的想當個文藝青年,純粹地想替當代社會說話。首張專輯中提到人生無常、主動關懷社會弱勢的觀念,每一首曲目皆可各自發展成一張專輯,成為謝宇威本身對未來所有創作的目錄,同時也挖掘出自己多元的興趣和特色。《一儕,花樹下》成功打破社會大眾對客家歌曲的刻板印象,也同時完成謝宇威只是想做張好聽、不一樣的客家歌的理想。專輯中的每首歌,他都很喜歡,因為這是花了八年的時間,嘔心瀝血創作出來的作品。
 
人活在這世界上,就必須顯現某些價值,找出自我存在感。謝宇威最大的人生願望就是希望有一首歌能夠留下來,大家能熟悉、能傳唱。另外他也希望可以透過繪畫和音樂,把心中的溫暖散播出來,傳遞給大家。一個簡單無私的願望,深深感動人心。一連串社會現象所反映出來的,不就是需要一顆溫暖的心去教化人心嗎?藝術是種吶喊、抒發自我情緒的最好方式。在謝宇威眼中,藝術的最高本質是陶冶性情,儘管沒有太多實際意義,但可以徹底提升人類靈魂。音樂藝術是一項有利的武器,它絕對是無孔不入;人家常說,流行音樂像是衛生紙一樣用完就丟,但如果言之有物,就會是個極具殺傷力的武器!別把不景氣當成一種藉口,甚至成為口頭禪掛在嘴邊。講這麼多,去問問所有的音樂人,你還愛不愛音樂?如果你真心愛音樂,你就會繼續做下去。

 

記者 羅佩雯
      我是羅佩雯,只是一的單純愛運動、喜歡到處玩、到處看的女生。常被別人說不帶大腦出門,做事總是忘東忘西、不時呈現呆呆的狀態,簡單的說就是「天生少根筋!」喜歡接觸任何新事物,好奇心旺盛的我,每件事對我來說絕對是新鮮感十足!喜歡這樣的我,只因為「就是喜歡做自己!」  「排球」在自己的求學道路上占了無可取代的位置,也因此自己才能如願以償的來到心目中的第一志願「國立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在求學的過程中,有著排球陪伴,不但讓自己的念書生涯精彩豐富,心中也默默奠定自己未來的方向和夢想。  身為一位球員,可以徹底的體會所有訓練的艱辛;接觸一位球員,可以完全地了解任何球員的心聲。因為喜歡追求新鮮、刺激,當一位稱職的體育記者或主播是自己當下的目標與夢想。  不斷的採訪和寫稿,只為了激發自己更多尚未開發的淺能,更需要足夠的機會不斷去挑戰自己。對現階段的我來說,必須勇於嘗試,不怕挫折和失敗;拿出在球場上的訓練精神,才是自己勇往直前的最佳態度!  
記者 羅佩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