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期

深夜的工作者們

藉由揣想四位不同性質的深夜工作者的心思,以散文詩的方式呈現他們的工作內容與辛勞。

深夜的工作者們

記者 林孟盈

11:45 PM

末班列車啟動,裝載著心思迥異的乘客,目的地卻相同,歸向安憩的居所。
我才剛要上工,懷揣著十二萬分的精神,在黑夜裡穿梭,扛著梯子上下爬。

我既不是英雄,也沒有超能力,卻有人稱呼我為蜘蛛人。
或許是因為,我肩負著十幾萬旅客的性命。
或許是因為,我必須對抗二萬五千伏特的高壓電。
或許是因為,我的任務只許成功,不能有任何失敗的餘地。

沿著軌道前行,俯瞰沉睡的市鎮,月台上沒有喧囂,只有寂寥充塞。
用力繃緊神經,避免自己墮入美麗的月色中。
將電纜拉直拉緊,祈禱明天列車通行一切順利。

我在八層樓高的地方,孤身與地球自轉競速。
汗水淋漓,落於鐵軌無痕。
 

01:58 AM

每當街燈亮起,我的一天才開始運轉。
並無電影場景般浪漫,映照在一明一滅的昏黃燈光下,逆行於歸客之途。

我駕著廂型貨車,馳騁在寂寞公路,在黑夜中追逐漂移的雲。
彎進一條窄巷,蜷縮一隅的商店仍然燈火通明。
車頭燈的光暈反射雨絮的光澤,我用塑膠布將貨箱遮得嚴實,任雨滴滲透我的衣衫。

肩負起的,不僅是五個貨箱的重量,還有顧客的滿心期待。
無論貨物多寡,每趟遞送的路程都相同,花費的時間也分秒不差。
我穿梭於沉睡的市鎮裡,和偶然相遇的夜貓打招呼。

今晚雖是雨夜,卻和月夜一樣美。
汗水淋漓,融於雨漥無聲。
 

03:15 AM

玻璃瓶罐碰撞發出輕響,換藥車的輪子滑過走廊,低語聲細碎雜亂。
我低頭端詳鵝黃色塑膠地板,抬頭看一眼時鐘,再環視整條廊道。

等最後一個腳步離去,我用三角錐和橫桿子圍住廊道兩端。
發動洗地機,發動風扇,轟轟的機鳴聲劃過走廊。
一張張痛苦的臉孔被隔絕於外。

將蠟劑潑到地板上,濃稠的液體緩緩漫延,佔領我的視界。
驅趕誤入封鎖地的迷途之人,我拿著拖把維護被包圍的區域。
在地板鋪上透明防護膜後,撤除所有裝置,換條廊道重複一次。
再換,再重複,再換,再重複,再......

踏出醫院,夜淡月濃,有種唯我獨醒的蒼漠。
汗水淋漓,散於空中無形。
 

04:30 AM

黑暗中有個亮光,湊近細瞧,是電腦螢幕發出的光。
推一推下滑的眼鏡,鏡片映照著密密麻麻的文字,還有滿布血絲的眼睛。

身為號稱獨立媒體先驅的電子報的記者,任重道遠。 
燃燒生命吐出上萬條黑色細線,將其交織成報導文章。
嘔心瀝血後的疲憊,久久無法消散。

看向窗外,沒有月亮,漆黑無垠。
我按下「交稿」按鈕。
汗水淋漓,用手背擦掉。
 

 

創作理念
深夜的工作者,燃燒生命服務社會。辛苦的工作過程,一般大眾看不到;而辛苦工作的成果,一般大眾卻能理所當然地享受。本篇藉由揣測四位不同性質的深夜工作者的心思,以散文詩的方式呈現他們的工作內容與辛勞,向辛苦的深夜工作者們致敬。

(縮圖來源/YouTube影片截圖

 

記者 林孟盈
台中人 天蠍座 O型 無糖無香料
記者 林孟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