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期

果然還是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一部充滿生命力的青春小說作品,將沉重的生死議題深入淺出地表現出來,帶給讀者歡笑、淚水,以及思考的空間。

果然還是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

記者 戴淨妍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書籍封面(圖片來源/博客來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包裝在獵奇的書名之中,其實是一部充滿生命力的青春故事,以第一人稱的手法,講述男女主角邂逅、相知,和早已注定的相離。用樸實無華,但卻深刻有趣的文字,將沉重的生死議題深入淺出地表現出來。

本書評內含劇透,請斟酌觀看。

以倒敘法起筆 實含深意

作者以倒敘法起筆,在序章中描述女主角山內櫻良的告別式在陰鬱天氣中舉行,而身為同班同學的男主角並沒有去參加,接下來才將時間軸拉回男女主角初次交錯的瞬間:男主角無意間在醫院撿到標題為《共病文庫》的日記本,內容記載山內對抗胰臟絕症的點滴。

使用倒敘手法的原因有兩點,除了讓讀者預先知曉山內的死亡,也說明了女主角的胰臟絕症讓她只能再活一年的事實。但這其實是作者埋下的最大陷阱,讓讀者誤以為山內將注定在一年後因胰臟疾病離開人世,卻殊不知,最後帶走山內性命的不是胰臟疾病,而是連續殺人犯的毒手。

如此出乎讀者意料之外的劇情其實深有涵義。就如同我們不能確信戲劇在大結局前不會突然結束一般,沒有人說死亡不會提前降臨在即將死亡的人身上,這是一種存在主義的哲學概念,這個世界是無意義的,無意義的範圍涵蓋了世界上的各種不公不義,區分好人及壞人沒有意義,因為壞事會公平地降臨在好人及壞人身上,不會因為你是好人而倖免。同樣的概念曾經出現在卡夫卡、杜斯妥也夫斯基的文學作品之中,而本書亦強調這種生命哲學。

存在主義的生命哲學

除了結局劇情的安排,本書字裡行間也再三運用存在主義的理念。存在主義的出現導因於工業革命之後,世界過於迅速的發展,科技讓人們生活在機械式的生活中,個人的意識形態在單調的生活、混亂的局面中逐漸消亡。尼采、齊克果等哲學家因而提出全新的價值體系。本書強調個人價值,重視人存在的意義,將前人提出的生命哲學融入人物的對話中。

女主角山內櫻良的存在更是完全體現了作者對於存在主義的信仰,她為存在主義而活,也因存在主義而亡。她的言行舉止看似缺乏邏輯,所說的話、做的事往往讓不擅與人相交的男主角摸不著頭緒,只能以自己的思考方式應對,這讓個性與人生觀截然相反的兩人因此磨擦出斑斕的火花。

舉一段他們的對話為例,男主角對於山內將所剩不多的生命花在整理圖書館上提出疑問,山內答:「你跟我,明天都說不定會死啊。從這點來說,我們並沒有什麼不同,真的。一天的價值都是一樣的,做了什麼事之類的差別,並不能改變我今天的價值。今天我很開心。」雖然男主角並不苟同,但仍佩服話中所蘊含的哲理性。

哲學家梭羅曾說過:「生命並沒有價值,除非你選擇並賦予它價值。沒有哪個地方有幸福,除非你為自己帶來幸福。」山內整理圖書館,是因為當下的她想這麼做,因為她認為這件事有價值,所以她如此選擇,就算別人無法理解,她仍如此堅持,這種精神就是存在主義的精隨所在。

第一人稱視角 感受主角心理成長

男女主角個性迥異,女主角活潑外向,喜歡與人相交;男主角則是極力避免與別人互動,以阻止不必要的麻煩產生。作者以第一人稱的筆法,用男主角的視角帶領讀者觀察書中世界。他消極的在山內的強迫之下跟她一起吃飯、逛街以及旅遊。但經過相處,山內的言行舉止為男主角帶來巨大的價值觀衝擊,而這種衝擊慢慢的改變了男主角對於人際關係的看法,他從對別人毫無興趣,轉變為主動與山內談話,他學會了如何與別人相處,也開始渴望與人產生羈絆。

值得討論的一點,男主角的姓名直到書末才揭露出來,在那之前,他的名字被不同的稱呼替代了,剛開始山內稱他為「知道秘密的同學」,後來轉變為「交情好的同學」,在其他人眼中,他則是「平凡的同學」、「陰沉的同學」。作者如此設定有其目的在,男主角的稱呼隨著與不同人對話而有所不同,也隨著與更多人接觸逐漸增加,不同的稱呼讓讀者理解男主角的轉變,更清楚的察覺他如何在與人相交的過程中再社會化,形成新的自我觀念和角色定位;另一方面,不寫出名字可以讓讀者將自己本身帶入男主角的角色中,由此融入書中世界。

人生的轉捩點 生命的真諦

與山內的相遇是男主角生命中重大的轉捩點,因為山內帶領他知曉生命的真諦。他說:「分明可以做其他的選擇,但我卻以自己的意志選擇了現在在這裡。」「沒有任何人是,甚至我也不是什麼草船,要不要隨波逐流,都由我們自己選擇。」他理解到,從他在醫院撿起《共病文庫》的那一刻,便選擇了與山內產生羈絆,沒有什麼絕對的命運存在,人生是掌握在自己手中。

尼采在《權力意志》一書中提到:「人可以靠著自己的生命力量提昇自己。生命是追求權力、力量意志的表現,存在就是把生命力表現出來。」正因為山內知道自己即將死亡,所以她更加努力的去熱愛自己的生命,熱愛他人,熱愛這個世界。男主角也就此改變,即使她已不在人世,仍努力活著,活出生命該有的溫度。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原本只是山內對男主角所說的玩笑話,因為據說要是身體的哪個部位不好,就要吃其他動物的那個部位,但隨著劇情推展,這句話的意義有所轉變,他們對彼此說「我想吃掉你的胰臟」,暗示著他們互相憧憬、依賴,更非常希望對方活著,除了道盡彼此難以言語的關係外,也是對對方最深的祝福。說完這句話,他們的故事畫下了休止符,但話語的溫度伴隨著男主角,使他不再恐懼。

參考資料: 尼采簡介與思想維基百科:存在主義
縮圖來源:巴哈姆特

記者 戴淨妍
愛書成癡。最近試圖在緊湊的生活節奏中抽出時間彈鋼琴。
編輯 吳佩芸
對美食毫無抵抗力,熱愛旅行、體驗各地文化。
記者 戴淨妍
編輯 吳佩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