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期

信仰值多少 宗教募捐

佛教如來宗創立者妙禪法師收受千萬名車一事,讓人反思宗教捐款之於信徒的意義,以及宗教捐款使用的正當性。

信仰值多少 宗教募捐

記者 游允彤

近日,佛教如來宗的創立者妙禪法師,接受由信徒集資贈送市值千萬的名車,引起各方熱議,紫衣神教收受高額的弘法護持金及法會捐款遭到揭露,開啟正反兩面討論。在台灣,擁有宗教信仰者超過人口百分之八十,宗教影響力可見一斑。宗教捐款到底該不該捐?妙禪法師一事的爆發,使許多信徒在心中畫上問號。

佛教如來宗的精舍位在台北市精華地段,估計市值4億台幣。(圖片來源/佛教如來宗網站)

宗教捐款 爭議在哪裡?

「台灣人有多迷信?」或許從小就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下,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但事實上,信仰的力量早已存在於無形之間,無論接受與否,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份。近年寫下收視新高的影集「通靈少女」,以宮廟信仰為元素,刻劃靈媒在民間信仰中的形象,廣受好評。而習俗如「不能用紅筆寫名字」、「飯店、醫院通常沒有四樓」、「安太歲、收驚」等,亦體現台灣迷信的生活化與多元性。

小至路邊的土地公廟,大至擁有數萬信徒的宗教團體,皆有向信徒「募款」的動作,可能以「布施」、「供養」、「樂捐」等不同形式出現。值得探討的是,華人宗教世界強調「超脫」的精神,卻又和「世俗」的金錢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台灣宗教團體以「積福德」為出發點,鼓勵民眾捐出善款。然而這筆錢究竟有沒有達到回饋社會的用途?不少宗教團體使用信徒的捐款擴建寺廟、建造精舍等,引發正反兩面論戰。且截至目前,這筆為數不小的錢無周全的法律可以確實管制,造成許多宗教團體的財務狀況沒有公開透明的管理,或是財務資料取得不易,使捐贈者無管道追查捐款的流向。

宗教與金錢間模糊的界線,以及缺乏監督善款流向的問題,是釀成宗教募款爭議的兩大主因。

善款流向知多少

根據草根影響力文教基金會的調查,曾捐助善款的受訪者中,有一半以上並不清楚金錢的流向。目前台灣的《公益勸募條例》只管募款,不管捐款。也就是任何公益團體只需公布募款的詳細收支情形,民眾自由的捐款是不必公開的,這樣的漏洞因此造成宗教捐款上的一大疑慮。

財務未透明處理而釀成爭議的事件中,以慈濟引發的風波最大。根據統計,台灣有八成以上的捐款都流向慈濟,使其成為華人地區資源最豐富的宗教團體。目前慈濟在台灣約有500萬名會員,每個月的最低捐贈額度是100元,若以每人平均每月捐贈500元計算,一年便有25億元捐款湧入,加上隸屬慈濟的大愛電視台、慈濟醫院、慈濟大學除了營收,也都有同時在進行募款的工作。根據慈濟公布的103年度財務報表,當年共有98億的收入。然而,其使用善款購買土地或是操作高風險基金與股票的行為,不禁引起民眾質疑。雖然捐款的用途並無明文規定的限制,但是仍有人認為,若能將錢直接地花在助貧、救災等用途會更為恰當。

慈濟官方網站所公布的最新財務報表(104年度),70多億經費收入卻只有簡短報表。(圖片來源/截自慈濟全球資訊網

相較於佛教、道教以「捐款即能積陰德」的觀念,基督教及天主教強調以人道救援為出發點進行募捐,捐募人也因此會更在意捐款的流向。中華民國紅十字會就曾被指出有濫用經費的情形,將20%的捐款當作經募人員的車馬費或獎金,30%以交際費、誤餐費等名義核銷,只留捐款額的50%在會中運作。其他事件如為了鼓勵勸募,以「業務車馬費」為名義,讓員工可以領取勸募金額的15%作為傭金,以及日本311地震時,總共收到24億的捐款,卻只花費8億在救災上,剩下的16億則流向不明。

為什麼募捐? 各取所需

真理大學宗教文化與組織管理學系蔡維民教授指出,民眾對於宗教捐獻的普遍認知,與大型宗教組織紛紛推廣非營利事業有密切的關係,宗教組織不再是象徵神聖信仰的集合而已,還扮演社會服務的功能及角色。宗教團體投入社會服務的效益是相當高的。相較於政府呈現在人民心中貪汙、腐敗的形象,宗教團體以信仰為號召力,為善助人的行動使人民更相信自己的捐款會被妥善運用。身為獨立於政府部門與私人企業以外的「第三部門」,可以更直接地透過募捐實現「分配正義」。

無論是在執行的效率,或是用途的彈性,宗教團體在社會服務上的潛力與績效都優於國家政府,加上不受國界限制使宗教團體已在國際間成為一股不容小覷的影響力。然而,宗教團體以捐款購買土地並轉租給其他單位,或是從事投資行為,使宗教團體有企業化的趨勢。這樣的轉型雖然脫離宗教的本質,但是並無所謂對錯,只是回歸到法律層面上,將款項開誠布公地處理,會是更直接且捐款者樂見的處理方式。

慈濟用「以工賑災」的方式幫助受災戶。讓當地居民自行整理受創家園並領取工資,大大提升重建效率,獲得國際肯定。(圖片來源/經典雜誌

以捐贈者的角度來看,台灣民眾長期身在受宗教文化的影響甚深的環境當中,潛移默化下或多或少有對神的敬奉觀念,尤其是受到佛教「因果報應」的影響,相信透過捐贈善款能消除業障,將自利的傾向包裝在行善中。宗教團體究竟能不能,或是能用多少,來作為會內運作的資金及其他建設、投資上,答案因人而異。面對這樣的問題,希望透過捐贈直接幫助到弱勢族群或受災戶的信徒,多將捐款轉往財務資訊透明的團體(不一定是宗教組織),以確保善款運用能被監督。

結構性改變 友善宗教捐款環境

隨著社會發展,金錢的世俗性在宗教觀中已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以善款代表神聖的奉獻精神。現今社會中,有大筆的金錢在信徒與宗教團體間流動著。然而在缺乏相關法律的環境下,無法確實監督善款的分配與運用。即使如此,相信透過捐款能踏上救贖之路的信徒們,並未停止捐款的動作。宗教團體變成類似企業的存在,然而反對這種轉變的民眾往往不是屬於捐贈者的一群,因此在短期內要宗教團體有所改變是難上加難。唯有在捐款者意識到自己的善款流向,以及政府部門推動相關法律的改革,才能打造出一個更透明的環境,實踐以信仰落實為善助人的行動。

記者 游允彤
You can call me young bridge.我喜歡插花刺繡彈古箏。
編輯 蔡翔宇
騎著一台經典車款,聽著90年代的嘻哈音樂,奔馳在鄉間小路之中。 這才是人生啊,酷吧,冰塊庫巴。
記者 游允彤
編輯 蔡翔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