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期

沉睡的人魚 是生還是死

「很多人以為死亡是一個瞬間,其實並不是,死亡是一個過程.……」——引自張渝歌《人魚沉睡的家 導讀》。

沉睡的人魚 是生還是死

記者 林明慧 文  2017/09/24

《人魚沉睡的家》是東野圭吾出道30周年的紀念作品,跳脫出一般推理懸疑小說的框架,這本書沒有駭人的兇手與離奇的死亡案件,但讀者仍需要細細推敲書中的劇情。東野圭吾這次挑戰了人性與道德的邊界,用最直接、簡潔的文字帶領讀者認識生死與器官捐贈的議題。

《人魚沉睡的家》書的封面(圖片來源/博客來網路書店

死亡的定義 引人深思

生與死一直以來都是人類不斷探究的問題,東野圭吾在這本書中透過腦死與心臟死兩者的不同來探討何謂死亡。腦死指的是腦幹死亡,患者完全失去意識,不會再醒來;而心臟死為心臟停止跳動,血液無法再運送養分,而導致全身組織喪失功能而死亡,雖然目前每個國家對於死亡有不同的判定標準,但是精確的死亡定義為何,在社會上仍然無法達成共識。

瑞穗發生溺水意外後,失去了意識,醫生判定瑞穗有八成的機率為腦死狀態,但瑞穗的母親薰子認為尚有心跳的瑞穗並沒有死,而拒絕接受器官捐贈與腦死判定。她將瑞穗帶回家,用高科技儀器細心地維護著她的身體,用盡一切努力強迫自己相信女兒終究會有甦醒的一天。

在瑞穗的弟弟生人慶生會上發生的情節為本書的高潮,生人透露出對薰子行徑的嫌惡,認為將瑞穗留在家中的行為宛如存放一具屍體,薰子痛心欲絕,卻發現周遭的人也是這麼認為。透過書中其他角色的想法,可以觀察出一般社會大眾與薰子之間想法上的相左。而薰子看似失去理智,其實對於瑞穗究竟是生是死的看法卻富含縝密的邏輯,使讀者的思考陷入兩難,雖然無法認同,卻也無法推翻。

生死之間的界線是曖昧模糊的,究竟什麼才能證明一個人是生還是死,是意識的有無還是心臟是否持續跳動?腦部停擺但部分身體機能照常運作的瑞穗到底是生還是死?書中沒有寫出答案,而是用清晰、有條理卻又不過於深奧的敘述方式,在衝突之中拋出問題,留給讀者細細咀嚼。

不願放手 是母愛還是自私的自我滿足

薰子將瑞穗帶回家照護後,想要控制瑞穗的野心越來越大,從原本拔掉呼吸器到用高科技儀器活動她的手腳與臉部肌肉。接近病態的執著,導致一連串走火入魔的行為,令人毛骨悚然,無法認同,讀者甚至會認為她做的一切只是在滿足自己、逃避現實。

但是東野圭吾在這本書的結尾中稍微平反了薰子的行徑,試圖讓讀者體會一個母親想守護女兒的心情。薰子和丈夫說:「我並不覺得辛苦,反而覺得很幸福。在照顧瑞穗時,可以真實感受到是我生下了她,我在保護她的生命,所以很幸福。雖然在旁人眼中,我可能是一個瘋狂的母親。」

看似瘋狂的薰子內心其實什麼都明白,她也知道瑞穗不會再醒來了,只是在感性與理性的交戰中,感性勝過理性。她拒絕讓瑞穗接受腦死判定,因為一旦確診腦死,必須放棄一切治療。身為一個母親,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女兒的心臟逐漸停止。於是,與其得到明確的答案,她寧可活在自己編織的想像裡,也不願那一絲絲的希望被戳破。

這裡的劇情描述軟化了讀者對薰子的批判,讀者原本也許會覺得薰子的行徑很可怕、有違常理,但讀到這裡時,可以感受到薰子對瑞穗的母愛以及身為母親的無力感,並且對她釋出關懷與同理心,願意設身處地地去理解她的行為。

平實筆法 刻劃角色中的自我掙扎與矛盾 

東野圭吾擅於透過淺白的文字刻畫人性矛盾的一面,讓讀者彷彿身處其中,體會書中角色遇到的難題。適時跳脫故事主線、穿插支線劇情的寫作手法,毫不令人覺得零碎、突兀,反而能使讀者用各種不同的角度去剖析角色內心中面臨的自我衝突與矛盾。

在薰子假扮瑞穗的家庭教師去參與「拯救雪乃會」時,可以體會出她心中無奈的矛盾。即使她能體會那些需要接受器官移植的病人們焦慮、迫切的心情,但是她仍舊無法看見瑞穗被判腦死,然後將瑞穗的器官捐贈出去。在這樣的掙扎之下,為了減輕內心的愧疚,她選擇透過其他方式來為那些等待器官移植的病人們盡一份心力。

人性最深層的一面在這裡展露無遺,一般人也許會認為薰子行為很自私,認為瑞穗必須放棄急救,盡快捐贈她的器官幫助更多人,但是如果今天是自己的血緣至親發生這種事,還能屏除所有私心,毫不掙扎地這樣決定嗎?身為局外人時,人們總是可以冷靜地判斷應該要怎麼做,但一旦身處其中,就會被感性所牽絆,失去判斷能力。 東野圭吾讓讀者在書中意識到這點,因此在評論薰子的作為時,也能對她留有一分同情。 

開頭與結局相呼應 溫暖小驚喜

本書以小男孩宗吾的回憶做為開端,在一次放學途中,他偶然經過了一幢漂亮的大房子,發現裡面住著一個很可愛,但是不會說話也不會動的小女孩,宛如沉睡中的美人魚般。

繼續讀下去便可以明白那幢漂亮的大房子就是瑞穗的家,而那個宛如美人魚般的小女孩就是瑞穗,但是宗吾究竟為何許人也,為何要透過宗吾的回憶安排瑞穗的初次登場,疑問埋藏在讀者心中。直到結局宗吾再度登場,讀者才恍然大悟,並且對於這樣的精心設計讚嘆不已。

最後薰子放下執著,讓生命跡象惡化的瑞穗進行腦死判定,並且捐贈她的心臟,遺愛人間,而宗吾就是那名幸運獲得瑞穗心臟的小男孩。瑞穗的心臟拯救了另一名孩子的寶貴生命,將會在不同地方持續跳動著,故事就在宗吾回到瑞穗曾經住的家門口前劃下句點。

結局巧妙地與開頭相呼應,宗吾因為獲得心臟移植手術得以健康活著,安慰了捨不得瑞穗離開的讀者,彷彿一股暖流注入心中,也淡化了書中原有的沉重氣氛。而書中在最後安排薰子夢見瑞穗向她道別的情節,也解釋了薰子最終選擇放手的原因。還算美好無憾的結局沖淡了讀者的哀傷,但書中探討的核心議題卻持續在讀者的腦海中盤旋,久久無法消失。

東野圭吾在這次的作品中結合了愛與生死的議題,敘述邏輯清晰、情節環環相扣,文字淺白,卻又富含哲理,能引領讀者思考評斷,在用理性評判的過程中,又能讓讀者保有一絲溫柔與感性,相當難得。

記者 林明慧
喀報掰掰
編輯 顏維萱
翔翔世界棒
記者 林明慧
編輯 顏維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