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期

親愛的白人 名校裡的種族風暴

《親愛的白人》藉喜劇影集幽默犀利的觀點,探討美國後種族時代高等教育體系的黑人族群認同。

親愛的白人 名校裡的種族風暴

記者 徐仟妤

「觸發式警告,以下節目涉及種族議題,其目的全然為娛樂效果」。

始於名門大學中的一場黑臉派對,與校園內備受爭議的廣播節目,影音串流平台Netflix推出的原創喜劇影集——《親愛的白人》,以幽默辛辣的手法,揭露現代美國社會無所不在的種族矛盾。


《親愛的白人》劇照。(圖片來源/IMDB)

後種族時代的隱性歧視

「親愛的白人,你可以打扮成前43屆的美國總統,但最不能接受的打扮,就是我。」

故事講述美國溫徹斯特大學中,一群白人學生舉辦以黑人為主題的變裝派對,引發校內黑人與白人學生間一連串的文化衝突。劇中角色莎曼珊是一名主修電影的黑白混血學生,藉由開設名為「親愛的白人」之廣播節目,以犀利的言詞諷刺後種族時代,揭露美國社會對於黑人的隱性歧視。

後種族時代,為2009年美國選出首位黑人總統歐巴馬之後,媒體加諸於美國當代社會的稱呼。當大眾認為黑白種族問題徹底解決,頻發的警察槍擊黑人事件,以及持續擴大的貧富、教育差距,種種跡象皆暗示美國並未脫離種族主義的陰影。犯罪者標籤、對於黑人的刻板印象及不當的文化挪用,在號稱友善多元的高等學府仍可見一般,因而成為莎曼珊節目的首要題材。

高等教育體系的族群認同焦慮

「他們忙著讚許自己讓黑人入學。」

不同於過去以黑人為主體的電影,多聚焦於弱勢街區、幫派或失能家庭,《親愛的白人》將背景設定於架空的長春藤盟校。劇中的黑人角色全數為高知識分子,被視為未來的領導階層或企業家。然而,這群看似遠離槍械、毒品與犯罪的社會中堅份子,仍須面對自己的族群認同問題。

影集採用多視角敘事,透過不同學生的觀點,呈現高等教育體系裡,黑人學生對身分的認同焦慮。如被迫抹殺自我,以符合「黑人菁英」模範的會長參選人特洛伊;試圖融入白人社群,以躋身上流社會的可可;厭倦充斥黑人團體的陽剛氣息,不願承認同性戀身分的校園記者萊諾;以及看似激進,實則有個秘密白人男友的莎曼珊。

其中兩位女性角色莎曼珊與可可,對於種族認同的矛盾與焦慮特別明顯。黑白混血的莎曼珊,因為膚色不容於黑白雙方,為此積極營造前衛叛逆的形象。聽饒舌樂、隱藏白人男友、衝鋒陷陣抗議種族議題,讓自己顯得「足夠黑人」。而看似與莎曼珊針鋒相對,不惜改變髮型迎合白人品味的可可,實則來自弱勢家庭,看盡因種族產生的不公義,而期盼從體制內改變種族現狀。劇中角色刻劃十分立體,摒棄單調的二元對立,融入大學生獨特的校園文化,讓觀眾有機會一窺隱藏於嘻笑怒罵間的角色全貌。

劇中的黑人社群。(圖片來源/IMDB)

異議份子與政治正確的囚徒困境

「你們以自由主義式的純真,爭論誰像真正的黑人,誰會在乎是否覺醒,如果連命都沒了?」

劇中對於美國無所不在的政治正確氛圍,以及川普時代種族異議份子所面臨的困境,做出直接而精闢的探討。川普的崛起與當選過程,打開長久以來,經由政治正確粉飾的壓力鍋。白人不滿於言論受到壓迫,需要注意的言語禁區為何總是單一方向。尊重友善包容的假象遭到戳破,雙方不再吝於傳遞對於反方的不滿,種族已變為一種互相攻訐的政治單位,不再容許灰色地帶。

當兩百年的奴隸制度成為辯論詞彙,而非活生生的歷史記憶;當黑人學務長企圖粉飾太平,假裝校內沒有種族問題,讓反對族群平等的家族掌握黑人宿舍的生殺大權;當黑人社群內盤根錯節的學權組織、姐妹會、學生會中,也同樣充斥著階級與歧視。正如同黑臉派對主辦人的一席話:「你們所做的抗議,對於事情真的有所幫助嗎?」轟轟烈烈的抗爭與鬧劇,唯有在親眼目睹警方的執法暴力下,反方才能真正理解異議份子的訴求,或是政治正確底下的象徵意涵。

當槍口對準了那個未出示學生證的黑人學生,一切都現出了原形。

仍舊失語的其他少數族裔

「你以為我們只能待在宿舍看羅生門,或是臥虎藏龍嗎?」

縱使《親愛的白人》是注重描寫黑白種族矛盾的影集,劇中也有其他少數族裔社群的描寫,如拉丁裔與亞裔學生會。後期還加入了日裔角色郁美,以及來自肯亞的非主流黑人移民。可惜的是,即使劇中試圖表達其他族裔也遭受不當的文化挪用與刻板印象,對於他們的呈現仍多為充數陪笑的樣板存在。

劇中的亞裔學生。(圖片來源/IMDB)

逆向種族歧視爭議

「我是白人並不代表我是渾蛋。」

對於主流白人族群的調侃與嘲諷,也引來外界的批評。本劇預告片釋出即遭到不少諸如「歧視白人」、「黑人種族主義」的指控。Netflix官方頻道湧入逾四萬的負面評論,Twitter更有人以「#No Netflix」的標籤揚言退訂,藉此表達不滿。甚至部分黑人觀眾對於此劇不予贊同,認為影集裡將白人描繪為種族主義者,是打破雙方的和諧。

事實上,劇中對於白人所面臨的逆向歧視也多有著墨。如莎曼珊的白人男友加布,雖然身為尊重多元的自由派青年,時刻審視自己的白人特權與言行舉止,但身處在黑人社群中仍感到格格不入。無所不在的「無意冒犯」笑話,在集體氣氛驅使下被迫以「白人真爛」這類話語自嘲。讓人不禁反思,利用種族原罪概括他人,是否也是一種新型態的種族主義?

即使面臨諸多爭議,Netflix仍在6月30日宣布正式續訂第二季。同時知名影評網站爛番茄也給了100%的新鮮度與8.59的高分,在民間與影評人間擁有相當兩極的評價。不論最終影史定位為何,能夠確定《親愛的白人》在戲裡戲外,皆對美國的族群議題投下了一顆震撼彈。

記者 徐仟妤
嗜食的台南人,靠賣吃的店家來認路 厭倦極簡主義 Wubba Lubba Dub Dub! 
編輯 謝宛蓁
如果可以,我也想到達那個我永遠到不了的海洋。
記者 徐仟妤
編輯 謝宛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