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期

誰的記憶 矗立在生活中的歷史

探討人們在公共場域中設立紀念偶像的動機,以及地方上的族群歷史記憶衝突。由台灣去蔣化及美國南方邦聯白人至上主義案例來切入。

誰的記憶 矗立在生活中的歷史

記者 謝瀚陞

2017年8月12號星期六,在美國維吉尼雅洲的夏綠蒂鎮(Charolettesville)由極右翼團體發起的一場大規模抗議遊行,最後演變為流血衝突,造成一名反白人至上主義陣營人士喪命於衝突現場,引發國內外軒然大波。這場抗議遊行的導火線,起源於當地政府決定將一座代表「擁護奴隸制度」的南方邦聯(South Confederate)銅像從公園中移除,而由美國白人民族主義(White Nationalist)為首的極右翼團體,抗議政府的決議剝奪了他們的文化和歷史。

美國維吉尼亞洲夏綠蒂鎮的極右翼團體抗議遊行。(圖片來源/CNBS

而這樣的抗議衝突場景也曾在台灣上演過。2007年,時任中華民國總統的陳水扁於11月17日宣布將中正紀念堂前的牌樓「大中至正」更名為「自由廣場」,隨即引爆台灣藍綠陣營論戰,並在抗議現場同樣發生了貨車衝撞民眾的流血衝突。隨著馬英九政府的執政結束,「去蔣化」議題再次回歸台灣社會,佇立在日常生活空間及校園的蔣介石銅像面臨歷史定位的挑戰。許多主張保留銅像的支持者拋出「放下歷史仇恨、停止撕裂台灣社會」的訴求,來反對「轉型正義」浪潮下的銅像拆除運動。然而,一座銅像的背後到底代表了哪些意義?面對群體的歷史記憶,我們又該如何正視過去的傷痕,重新審視社會中的歷史詮釋?

肖像背後的意義

回顧人類的文明發展,我們不難在宗教和藝術中發現肖像崇拜行為的蹤影,甚至到了15世紀文藝復興後,興起了肖像學(Iconography)的研究,探討肖像中的符號象徵和背後所要傳達的意念;而在政治領域中,肖像學的概念更可以延伸至國家旗幟、紀念碑文和地區名稱等媒介上。美國學者Peter J. Tylor提到,這些政治肖像的象徵都反映了社會中的國族情感與認同,換而言之,肖像不僅僅是形式上的藝術品,也乘載了一個社會的價值觀和認同,無疑是人與人之間最有力的文化溝通工具之一。

原設立在全台各地的蔣介石銅像,現多移至慈湖紀念雕塑公園。(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然而,一個社會所認同的價值觀該由誰來決定?透過設立肖像,形塑一個社會價值與歷史觀點往往是會面臨許多政治情感和目的的衝突。隨著現代民族國家的興起,國與國之間的壁壘逐趨分明,民族國家的高牆切割出一道又一道的國界,每一個國家社會多存在著各自歧異的族群文化,也造成不同族群面臨彼此的文化認同紛爭。但一個國家的歷史詮釋權往往會落入族群衝突後佔上優勢的一方,為了單方面凝聚國家認同和向心力,公共空間的肖像設立也時常成為政治目的包裝。

1975年8月,中華民國內政部在前總統蔣介石過世後頒布了《塑建總統 蔣公銅像注意事項》,開始在台灣各地豎立一座又一座蔣介石銅像,並依照該行政命令所提及,銅像的設置需「充分顯示 蔣公慈祥、雍容之神貌,並含蘊大仁、大智、大勇、堅毅、樂觀之革命精神,與至誠、博愛、愉快、生動之神情」等規定。雖然這項法令已於2017年3月廢止,但時至今日,這些銅像的存在早已嵌入台灣人民的日常生活中,成為許多民眾的成長記憶之一。

是歷史文物?還是記憶傷痛?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個社會的價值觀也會隨著世代的更替而面臨不同的挑戰。近幾年,台灣社會在轉型正義的聲浪中,力求還原過去國民黨所企圖粉飾的歷史真相,追查出在戒嚴時期與二二八事件中對於台灣社會所造成的傷害,並重新定位過去歷史課本裡所歌詠和存在於台灣日常生活空間的蔣介石;而美國社會見證極右翼團體的崛起,開始警惕在這些團體背後所信奉的價值,正視在南方的這些肖像,不再僅僅是緬懷南方歷史中的英雄,而同時也是代表著擁護「奴隸制度」的精神。

位於美國維吉尼亞洲夏綠蒂鎮公園中的南方邦聯李將軍(Robert E. Lee)銅像。(圖片來源/The New York Times

許多人也認為拆遷肖像並沒有辦法實際解決問題,反而是進一步製造族群間的對立;也有人認為存在於公共空間的肖像都是歷史文物,進行拆遷只是為了滿足政治目的而忽視這些歷史文物本身的價值;甚至也有聲音表示拆遷肖像是企圖抹滅歷史,否定這些銅像所要頌揚的歷史意義。然而,對於曾經是這些政治下的受害者,當我們的社會仍舊頌揚著「加害者」的精神和理念,而忽略記歷史傷痛的同時,也是正在加深族群間的歧見,更讓受害者們生活在一個曾以加害他們為榮的社會,並讓他們的歷史傷痛不斷的被榮耀著。

重新思索歷史定位

在近代史上,我們不乏看見人們在威權倒台後將強人銅像拉下神壇,並在轉型正義的過程中重新審視過去的政權在社會上的所作所為,讓傷害得以被重視,也讓傷害有機會被原諒。

每一座肖像都有它的歷史價值。但審視一座肖像的歷史價值,並不在於它外在的形體條件與時間,而是在於是什麼樣的時空背景、什麼樣的人抱著什麼樣的精神和理念來建立這座肖像,而在這個肖像中,乘載了什麼樣的記憶,更重要的是我們如何在這些肖像背後所帶來的傷痛中留下警惕。移除肖像的目的並非抹滅歷史,而是讓歷史從神壇上回歸平常,並用理性與謹慎的思考來面對一個國家歷史的黑暗面。

2017年9月7日,經過國立政治大學學生以讓威權退出校園的訴求,與政大校方長期溝通和協調,終於在校務會議上通過同意移除一座校園中的蔣介石銅像,除了完成第一步校園空間的轉型正義,也告訴大眾,一個社會的價值並不取決於過去的人們,而是在於生活在當下的你我。

記者 謝瀚陞
咖啡要喝美式的,薯條要吃三年三班的 嗨喀報,心好累鵝  
編輯 關子茵
最近好像進入了厭倦期(我說對這個世界)。
記者 謝瀚陞
編輯 關子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