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期

為了活下去 北韓女孩的勇敢

冒著生命危險終於逃出高壓統治的家鄉,才發現為了活下去需要付出更多的代價,13歲的朴研美帶著不凡的勇敢走到今天。

為了活下去 北韓女孩的勇敢

蔡璨竹

生活在安逸的都市生活中,時常會為了工作繁忙、課業壓力大而煩惱,卻無法想像在抱怨生活的同時,有數萬人為了填飽肚子得去抓蜻蜓、昆蟲裹腹,在上學途中看見屍體倒臥在路邊已不足為奇。

年僅26歲的朴研美完成《為了活下去-脫北女孩朴研美》這本傳記,全書分為三大部分,分別為北韓、中國、南韓這三個她出生、路過、久居的國家,完整道出7年來自己從北韓逃出來的血淋淋經歷。

《為了活下去In Order To Live 脫北女孩朴研美》書籍封面(圖片來源/博客來


「小鳥和老鼠也聽得到妳在竊竊私語」

在第一章,朴研美用了這句母親對她說過的話當作標題,在極權政治下的北韓,人民的信仰就是當時的領導者——金正日。人民被灌輸只要照著政府的話去做、去思考就是對的,也深信偉大的金正日能夠看透人民的心,只要心中一有對這個社會質疑的想法就會受到懲罰,儘管他看不到,身邊都有人在監視著你,不論是鄰居、家人或是路上的小鳥或老鼠都有可能將你們說的話通報給政府。在這樣的情況下,人們連最基本想表達自己想法及質疑事情的權利都沒有。

台灣也曾經有過類似的歷史,民國38年戒嚴令發佈後,台灣人民的言論自由權也被剝奪。聽媽媽口述她小的時候也曾經被外婆提醒,在聽廣播電台的時候,切記要小心別轉到中國的頻道。但隨著解嚴令的發布,台灣也在數十年中快速進步為保護言論自由的國家,不用再擔心說的話會不會得罪政府、領導者。然而,北韓在保障人民權利這方面還是停滯不前。

除了高壓政治讓北韓人民想逃跑外,另一大原因就是飢餓問題,朴研美在書中說道:「在自由的世界裡,小孩常會夢想長大以後想要做什麼,要怎麼樣才能發揮自己的專長。我四、五歲時,對未來的唯一夢想就是想買很多麵包,然後一次吃光光。」從韓戰後就開始糧食配給不均的問題,沒有飯可以吃或是一天只吃一餐已稀鬆平常,餓的時候在野外用打火機火烤蜻蜓頭對小孩來說就是件幸福的事了。

當安分生活無法養家糊口時,研美爸爸開始鋌而走險,在中韓邊界走私貨物,從小魚乾、菸酒到偷採煤礦去賣,花點錢賄賂警察就可以勉勉強強的賺點錢,他們以為最糟的情況就是被送去教育服刑,直到黑市崩盤,不得不開始走私風險更高的貴金屬,卻也免不了其他人眼紅而向政府告發。在北韓這種保守的社會,一旦犯了罪,就是讓整個家族蒙羞,犯人與家屬也難以在社會中立足。失去了一家的經濟支柱,在種種不得已的壓迫下,朴研美一家為了活下去,被逼著做出鋌而走險離開家鄉的選擇。

跨越鴨綠江 另一個煉獄的開始

飢荒問題繼續延燒加,上姊姊朴恩美失聯等等的狀況下,年僅13歲的朴研美與母親為了尋找姊姊,決定冒著在中韓邊際被槍擊的危險,兩個人橫越了結冰的鴨綠江,成功抵達中國後,原以為能展開新生活的母女倆,才發現自己已經被賣進中國人口販賣市場中。

「如果妳們想要留在中國,就要賣給別人當老婆。」

在中國,大多數女性脫北者經由掮客以僅兩百美金賣給中國單身男性作為老婆,說白了,就是沒有愛情的性奴。最殘酷的是,在逃到中國的第一天,朴研美目睹了自己的母親為了保護她而自願代替女兒被其中一名掮客強暴。而在交易的途中,女人的身體不斷的被利用,如同朴研美在書中寫道,每個她遇到的掮客在「賣出」她之前都試圖強暴她。與母親分別被賣掉的她,失去了家人、失去了自由,雖然還活著,卻失去值得活下去的一切。

13歲應該是正值女孩邁入青春年華的時期,在我與其他正常國中生坐在教室內接受教育薰陶,下課能手拉著手去看電影、玩耍的同時,難以想像在2000公里外仍有人正被逼迫在險惡環境中提早成熟,而這些狀況還是不停的發生中。

脫北者適應問題

朴研美與母親後來因為遇到了貴人才輾轉到了夢寐以求的南韓,脫北者在到南韓之前會進入統一院,一個教導北韓人成為南韓人的安置中心,三個月內要學習在南韓的生活需知、規矩等。離開統一院後,15歲的朴研美被鑑定為只有8歲的教育程度,但堅毅好學的性格加上原先就聰明的腦袋,她將12年的教育塞在18個月的生活中,努力拿到了國、高中的同等學歷,也幸運的考取夢寐以求的大學。

然而,不是所有脫北者都像作者一樣幸運,因為朴研美參與了許多國際演講並出了書,成為了公眾人物的她,在生存上並無太大的困難。更多的脫北者因為文化不同難以適應南韓生活,儘管政府設立了統一院,也有幫助脫北者融入南韓的政策,但改不掉的口音及不同的文化背景讓他們始終被視為外人。因為多數人在北韓無法受到完整教育,在程度低於南韓人民的情況下,難以在競爭激烈的南韓社會立足、找工作,「錢」再度成為他們最大的問題。無法回頭的選擇,讓許多脫北者再次面對生存問題,同時也免不了對北韓親人的思念,雖然南北韓僅相隔20公里,但要和彼岸的人相見有如登天一樣困難。

為了活下去

「研美的故事,俯拾皆是這般『半點不由人』」的無奈。她那麼直接的刻劃出,那些日子不屬於個體的時刻,人類如何為了生活,被逼著做選擇」——吳曉樂〈推薦文之二〉

每年約有一至兩千人從北韓逃出來,朴研美的故事也許在這些人之中並不特別,但她選擇冒著生命危險,揭開封藏已久的回憶及傷口,勇敢的用真名將自己的故事說出來,透過這本書告訴全世界人們為什麼要逃離北韓?被賣到中國的女性發生了什麼事?讓更多人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許多人的權利無法被完善保護。而脫北者是否能適應南韓生活,則是未來人民還需要面對的課題。

記者 蔡璨竹
說好的世界末日呢?
編輯 葉宜瑩
感恩我是我
記者 蔡璨竹
編輯 葉宜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