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期

好想贏韓國 仇韓情節說分明

說明台灣人仇韓的歷史背景及原因解析。

好想贏韓國 仇韓情節說分明

鄭頎

2017年在韓國首爾舉行的世界棒球經典賽(World Baseball Classic)預賽台灣以3戰全敗作收。不意外的,最受台灣球迷矚目的依然是和地主韓國進行的「台韓大戰」。時間倒回到2013年,經典賽預賽在台灣舉行,同樣在對韓一戰中,主播徐展元的一句「真的好想贏韓國」傳遍大街小巷,成了當時最流行的一句話。簡單的七個字,道盡了台灣人這些年來時常發酵的仇韓情緒。為何對上韓國的比賽總是特別受台灣人關注?這股「同仇敵愾」的氛圍背後,是長年以來,台灣與韓國在國家發展的歷史淵源及產業結構的競爭下,日漸累積而成的結果,也隱含著兩個民族在面對挑戰時自信心的差距。

曾為同盟友邦 一夕斷交引眾怒

1945年中華民國政府撤守到台灣之後,雙方的關係甚為緊密。由於當時正逢二戰結束之後的冷戰前期,朝鮮半島在經歷韓戰之後分裂成了北韓以及南韓,二個分屬共產勢力與資本主義陣營的國家。當時身為自由陣營的台灣與南韓,理所當然的成了亞太地區遏止共產勢力持續擴張的屏障,成為戰略上的盟友。

可惜好景不常,隨著1971年我國正式退出聯合國,當時面對的是接踵而至的斷交潮,唯韓國屬於少數與我國仍有邦交關係的國家。本以為這密切的友邦關係可以持續下去,但1992年8月24日,韓國在未通知台灣官方的情形下宣布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並與台灣當局斷交。更令台灣人民氣憤的是,韓國將包含位在首爾的駐韓大使館在內的所有我國資產,全數讓渡給中共,並驅逐我國大使。曾相濡以沫的手足之邦竟突然倒戈,引起台灣人民相當大的反彈,自此種下了台灣人民心中對韓國反感的種子。

台韓斷交 台灣民眾燒南韓國旗(圖片來源/YouTube截圖)

擴大雙方裂縫的「小動作」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在商場上,韓國時常被台灣冠上「出奧步」、「耍小動作」等惡名。其中一樁著名事件即為2010年,奇美電子因面板銷售觸及反托拉斯法,遭到歐盟重罰3億歐元(中時電子報),而韓國的三星公司因最早主動舉報,被轉為汙點證人而逃過一劫。此次的事件招來一些台灣人的評論,韓國企業「抓耙子」、「商無道」等言論便在台灣的網路上不脛而走。

而韓國屢次在各種體育競賽中,為追求勝利而無所不用其極的使用各種手段的印象,更是深植台灣人民的內心。如1997年的釜山東亞運台韓之戰,韓國於比賽即將終了之際偷偷將11秒調整為一分鐘的「偷秒事件」(東森運動雲);抑或2010廣州亞運,台灣跆拳道選手楊淑君遭韓籍菲裔裁判裁定失格的「電子襪事件」(蘋果日報)更引起了台灣人民集體反韓的行動,甚至有民眾到台北韓國學校丟擲雞蛋抗議。這些台灣在國際賽場被韓國所佔的便宜,也成為日後台韓碰頭時,台灣人民情緒總是特別激動的原因。

面對挑戰 態度截然不同

了解台灣人對韓國人印象為何不好的來龍去脈之後,或許該回歸到基本面思考:為何大多是台灣人一廂情願的仇韓?同樣在面對國際賽事時台灣人和韓國人的態度如何不同?韓國在經濟、體育等各方面早已在這十幾年來追上並遠遠超越台灣,而成功的因素或許就和台灣人成天最愛批評韓國的「為求勝利不擇手段」息息相關。

《天下雜誌》一篇評論中提到,韓國籍少棒棒壘球裁判崔致煥曾對亞洲的棒球球風有一段巧妙的比喻:「日本隊,永遠是禮貌第一。菲律賓,就是出來玩的。韓國人,一定要拿第一。而台灣……就像流水一般,自然而然流洩。」台灣人一向不愛為了追求勝利而處心積慮,雖然因而不會失去了形式上的樂趣,但也就少了那一份小蝦米力搏大鯨魚的膽識。就如這篇評論的作者楊惠君所說:「這樣的性格,可能讓客人和對手覺得舒適;卻也常讓自己人扼腕。所以台灣隊常常讓對手喜歡,卻總在球迷心裡留下遺憾。」
 

民族性影響視野

這與二個民族的民族性有很大的關係。以前面提到的國際棒球賽為例,每每台灣在分組預賽中遇上美日韓等強國時,馬上想到的就是「抓放策略」,因為擔心贏不了強國所以乾脆直接放棄困難的比賽,選擇全力擒拿相對較弱的國家,再碰碰運氣看能否憑著賽制比較得失分進入複賽。韓國則不然,在他們的世界裡,沒有這種預設後路的顧慮,參加比賽的目標只有拿冠軍,是他們民族特有的頑強。

體育賽場上如此,商場上亦然,台灣與韓國的經濟發展脈絡與處境十分類似,如今發展程度及影響力卻大相逕庭,從雙方視野的差別即可說明一切。當台灣還在緬懷亞洲四小龍的昔日榮光之時,韓國早已往世界舞台加速邁進。台灣人一廂情願的討厭韓國,而韓國現在眼中的敵人只有日本,早已不將台灣當作一個對手看待,更遑論抱持什麼敵意了。

韓國隊目標只有冠軍(圖片來源/韓聯社

凝聚國家向心 化解族群怨懟

說到底台灣很大一部份仇韓情緒其實是來自心裡的不平衡。同樣受到鄰國騷擾,韓國在世界的戰略地位日顯重要,並逐漸成為東亞地區的核心,台灣卻在國際社會一再的被邊緣化。一套劇本兩樣情,難免在台灣人民的心中不是滋味,對韓國的厭惡和忌妒也才會那麼強烈。

屏除當初的不告而別,現今的韓國仍是有許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不論是在自身文化的認同甚至外銷,抑或最重要的國族向心力,都是現今台灣社會所缺乏的。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當台灣不再有人稱呼自己生長的土地為「鬼島」,且能打從心底認同這片土地和生活在上面的同胞的時候,就不會再因自卑而去對仇視其他族群,並真正的以自己的國家為榮。

記者 鄭頎
若說你是雲,我便是那鷹。 若說你是浪,我便是那鯨。 你說是情非得已,我只能用淚灌醉自己。  
編輯 陳品文
天氣變冷真好睡Zzz
記者 鄭頎
編輯 陳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