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期

擺脫教科書 數位學習趨勢夯

數位學習盛行的今日,分析優劣談。

擺脫教科書 數位學習趨勢夯

黃珮瑄 報導

因應數位化的時代,教育部從103學年度開始,大力推行「數位學習推動計畫」,其中一項重點規劃為引進國外蓬勃發展的開放式課程,打造台灣版本磨課師課程 (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 MOOCs) 。透過產官學的合作,將課程影片放置於網路公開空間,提供給全台公民,以線上課程的模式進行學習。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 (MOOCs)的定義。(圖片來源/LearningTech)

網路平台學習 全世界盛行

數位學習(E-learning),即透過數位媒介學習,其中又以網際網路為主要平台。大學教授或是老師經由攝影機事先錄下教學的畫面,將影片放置於公開網路空間,提供給使用者,在時間與空間上都沒有侷限,讓學生隨時隨地都能夠獲得課堂知識。而以影片形式呈現,學生更能根據自己的學習能力,自由調整影片的快慢速度、暫停,或重複觀看。

除了一般課程,大部分數位學習平台也提供討論區,使用者能與同儕討論或向教授發問,亦有繳交功課及考試檢測的功能。完整學完課程之後,使用者可以申請課程證書,累積學習足跡。

數位學習平台起源於美國,許多大學教授將課程放上網路,提供給自校學生使用。隨著網際網路的發達,學者開始架設數位學習平台網站,整合並分類不同向度的課程,讓使用者更容易找到需要的課程,同時擴大提供給來自世界各地的使用者,例如史丹佛大學教授架設的Coursera,以及麻省理工學院、哈佛大學和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創立的edX,整合了各國名校的線上課程,皆為享譽國際的學習平台。

孟加拉裔美國人薩爾曼‧可汗起初將數學教學影片放置在YouTube頻道,廣受好評,因此架設「個人化學習」的可汗學院(Khan Academy)平台,讓學生依照自身學習狀況,選擇需要的影片進行補強,學生從被動學習轉為主動學習,成為「翻轉教育」的先驅。其系列課程甚至能列入美國部分公立學校的正規學分。

高等教育 打造數位化學習

台灣教育部同樣重視數位教育,民國99年在教育部委託之下,中華民國數位學習學會開始執行為期五年的「數位學習白皮書」專案,將教育劃分成正式學習和非正式學習兩部分。正式學習包含大專校院、高中職和國民中小學三個教育階段,促進學生操作數位學習課程、培養資訊素養,並鼓勵教育單位推動數位學習活化課程,加強跨校或跨國學習交流。而在非正式學習的部分,除了學生可以透過數位課程學習之外,鼓勵民眾使用數位學習平台、研讀跨領域課程,強調終身學習。

民國102年初,教育部進一步宣布啟動「新一代數位學習計畫」,輔以磨課師分項計畫,仿效國外的MOOCs網站,打造線上學習平台,整合國內各大專院校提供的專業課程,由教育部從旁協助課程規劃、網路平台創建及智財權利等,帶領台灣的高等教育進入數位世代。

除此之外,內政部協助建立中華開放教育聯盟(Chinese Open Education Consortium , COEC),協助推動開放教育及 MOOCs課程、提供交流管道,其會員涵蓋52所公私立大專院校及13個各界機構。不少大專院校也將課程放置於自主架設的網站,例如交通大學的OCW開放式課程(Open Course Ware)、臺大開放式課程(NTU Open Course Ware)等等。雖無法取得教育部全額補助,但以共享開放性資源為宗旨,同樣能夠達成數位化學習的目的。

共享與彈性 數位學習益處多

數位學習的最大特色在於「開放共享性」,現今的社會強調Open Source的概念,以分享、不藏私的宗旨,呼籲資源共享。目前就讀國立海洋大學的學生藍芸平表示,曾經使用交通大學的OCW課程修習《電子學》課程,作為系上課程的事先預習,即使不是交大學生,也能上到該校電機系專業師資開授的課程,對其他學校的學生而言,有很大的助益。

美國的Coursera、edX及Udacity等知名平台皆開放給全世界的網路使用者,落實網路無國界的概念,也促進國際交流,即使身處台灣也能接受到國外的課程資源,對於沒機會出國留學的學生更是一大福音。而新一代數位學習計畫中也提及:國外的數位學習平台均為英文教育,因此期許國內磨課師平台成立華文課程品牌,造福華人知識交流。在交大OCW平台開設課程的吳炳飛教授表示:交大的OCW課程為中文資源,有利於華語地區的學生,不少非台灣地區的陸生或港澳生也會修習他的課程。

吳炳飛教授於交大OCW開放式課程平台開設的課程。(圖片來源/交通大學開放式課程)

同時,除了學習空間和時間的彈性擴張,數位學習的目標群眾也不局限於該專業科目的學生,而是將範圍擴大到對領域陌生、或是有興趣的參與者,帶動學習者從被動學習知識,轉為主動吸收新知。

北京清華大學智能技術系統國家重點研究室的研究生林廷恩表示,大學期間雖然就讀電機系,但同時對資工系的課程極有興趣,因而透過數位平台修習史丹佛大學開設的機器學習課程,不僅習得非本科系的專業知識,也用很低的成本獲得向國外名師學習的機會,至今仍大量使用數位平台參加各領域課程。

收費不收費? 經費發展待解

過去的數位學習平台,以其專業及免費的課程,受到學生和民眾的喜愛,使用者只需要額外花錢申請學習證書,免費的線上課程幾乎可以完全取代大學教育。但近年數位學習紛紛走向商業化,價格出現調整,不僅申請證書需要費用,甚至課程本身的報名費就已經相當可觀,導致原本用戶的使用意願大幅降低,也打破「平等學習」的宗旨,對於偏鄉地區或是社會底層的使用者相當不利,尤其不再開放給所有使用者,原本標榜的「公開」特性(Open)變得缺乏公信度。

吳炳飛指出,基礎知識課程不應收費,將資源共享給所有需要的人;但在進階課程方面,例如經過額外研究的課程,以及部分研發或是產業專業知識等等,則應被酌量收費保護。

慕課線上學習平台的學習長康晉暚則表示以普通科技公司的角度而言,增設數位學習平台其實相當吃緊,公司需要賺錢,老師也需要支薪,缺乏政府補助的情況下,私人架設平台的學習資源多半為付費課程。 

政府補助的部分,新一代數位學習計畫雖裁定共5.46億元的經費,但只適用於103年1月1日至106年12月31日。其時程結束之後,原由中央政府補助的免費數位學習平台可能面臨經費危機。雖然中央政府於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中編列了數位建設預算,以「推動資訊教育及數位學習創新應用」為目標,但實際預算運用以及對於數位學習平台運作是否有幫助,仍待國民一同見證。期盼將來數位學習能夠達到成人教育的普及,提供真正平等的學習機會,讓知識不再只為學生所有,而是提供給全民一同享用,才能夠成為真正的社會貨幣(Social Currency)。

記者 黃珮瑄
來自台南的ㄎㄧㄤ妹,話略多、膚色略黃。人生目標是用行動證明自己的價值。  
編輯 謝瀚陞
咖啡要喝美式的,薯條要吃三年三班的
記者 黃珮瑄
編輯 謝瀚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