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期

厭世代的反抗之聲 老王樂隊

從新生代樂團「老王樂隊」來看教育制度下,青年對未來的世代焦慮。

厭世代的反抗之聲 老王樂隊

王沛軒

第一次聽到「老王」,你可能會以為他又是哪個笑話裡面出現的隔壁鄰居阿伯代稱;但不是的,老王樂隊中的成員,只是一群二十歲初,被社會寄予過多的期望的大學生。

2016年春季,老王樂隊以一首相當令人印象深刻的歌名──〈穩定生活多美好 三年五年高普考〉獲得第33屆政大金旋獎的金旋創作大賞和最佳作曲獎;接著,在隔年獲邀為第34屆政大金旋獎寫主題曲,憑藉著政大金旋獎在學生樂團之間的知名度,連續兩年的參與,讓他們從此打開了樂團知名度。

老王樂隊由一群來自台灣各大專院校的大學生所組成。團員(左起)為:大提琴手邵佳瑩、貝斯手廖潔民、主唱張立長、鼓手馮會元、吉他手童偉碩。(照片來源/老王樂隊粉絲專頁

無所畏懼的創作 直白展露內心

不同於學生音樂比賽中的「獎金獵人」,每次比賽,老王樂隊總以自己的歌曲創作作品參賽,一首一首想與自己對話、與社會對話的歌也因而誕生。這些學生音樂競賽的舉辦,讓學生進入音樂的門檻逐漸降低,也讓比賽從此成為獨立樂團的搖籃,可以說,老王樂隊就是恰巧趕上了;順應著這股潮流,在相繼獲得淡江金韶與政大金旋雙料冠軍後,短短的兩年間,他們名氣高漲,甚至發行了第一張EP,並舉辦第一場巡迴專場演出。

在學生音樂比賽中,這群大學生能無所畏懼的展現自己,不需要被市場定義樂團價值,只有自己想「做音樂」的純粹。他們把對現況的不滿、對制度崩壞的心寒全部寫進歌裡,在老王樂隊首張EP《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中,每一首都用歌詞明確的控訴著對教育制度的不滿,和對未來的迷茫與不安。

「前方路一條/認真讀書繼續考/穩定生活多美好/三年五年高普考」,這是〈穩定生活多美好 三年五年高普考〉中不斷重複的歌詞,創作的起因是一位因準備高普考而離開的團員。歌詞中用高普考呼應穩定生活,訕笑著那些因為不知道目標在哪裏,而把考公務員當作「讀書人生」最終目標的人們,間接的在歌詞中鋪陳他們對從小讀書、考試、升學環境的不滿;把「升學」這件貼近生活的事件灌注到歌曲之中,從主唱可高可低的特殊聲線中喃喃而出,對於那些曾有共同經驗的人來說,情緒是相當容易受到催化的。

老王樂隊首張EP《吾十有五而至於學》專輯封面,採用復刻的懷舊感。(圖片來源/老王樂隊粉絲專頁

青年世代焦慮 反彈與發聲

〈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這首歌,則是老王樂隊受邀為第34屆政大金旋獎所寫的主題曲;一改以往強烈又沉重的控訴感曲風,以嘲諷、輕弄的編曲,讓歌曲呈現對未來的滿不在乎與從容。為了甚麼而活?為了甚麼而學習?這些疑問投射出的創作風格走向,更反映出青年共同的世代焦慮。

這並非獨立樂團首次以創作表達對現況的不滿,事實上,老王樂隊的創作風格也有點類似於今年獲得金曲獎最佳新人、最佳樂團和年度歌曲獎三冠王的獨立樂團──草東沒有派對。同樣以「糜爛厭世」、「對未來迷惘」、「對現況不滿」為創作主軸,在歌詞上,老王樂隊沒有草東如此的隱晦,相反的,他們用最直接、最白話的形容,對不滿的事物直接提出了控訴;取材方面,老王樂隊顯然沒有草東的多元,目前線上發行的三首歌都僅以「教育」為創作核心,立場明確卻不免過於狹隘;在旋律上,兩個樂團的風格原本就大相逕庭,然風格也並非是評斷樂團的依據,兩個團體各有特色。

但或許可以這樣形容,草東的音樂是試圖將光照進這個已經發黑的社會,期盼裏頭的人們能受光的感召而醒來;老王樂隊則是直接讓事件發光,想讓這些與事件貼近的人們自己起身,往黑暗中走去,並在那兒照亮漆黑。

大提琴吸睛配置 創造另類民謠搖滾

老王樂隊將自己定位成後民謠樂團、民謠曲風,讓每一首歌仍然是以木吉他為主奏樂器,使用的和弦也非所謂的「芭樂和弦」,編曲上相當用心。雖然初次乍聽,往往令人覺得不知所云,但是,不斷重複的歌詞與洗腦的編曲,就是他們想製造給聽眾的感覺,一拍一拍厚實又沉重的鼓聲,敲出規律又清楚的節奏,在每一拍都用最暴力的方式,把拍子直接打進聽眾的內心。

在樂團的配置上,老王樂隊最與眾不同的賣點就是加入了大提琴,並適時的在歌曲中扮演相當關鍵的部分,好比在〈補習班的門口高掛著我的黑白照片〉這首歌的前奏中,使用了對弦樂器來說一點都不陌生的小調手法,讓大提琴悠悠的拉著小調旋律,悲壯的氣氛瞬間被營造了出來;在〈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這首歌的前奏,大提琴則是試圖去營造舊式收音機中,會傳出的陣陣悠揚樂聲,讓歌曲充滿了偽復古典雅的樣貌──後面再藉由低重而沉穩的Bass聲,把聽者拉回現代,拉回必須面對的現實。

老王樂隊在自己經營的粉絲專頁上曾提到,他們也相當欣賞中國獨立樂團──萬能青年旅店,可以聽得出來,在創作上他們確實印著一點萬青的影子。萬青的創作中訴求同樣強烈、和弦特殊,詞曲上則是介於草東與老王之間,時而隱晦時而直接,另外,萬青向來以民謠搖滾風格著稱,且同樣喜愛融入一些非傳統樂團編制會有的管樂器,例如薩克斯風和小喇叭;或許老王樂隊會以弦樂器作為正式成員配置,也有部分是受到萬青的啟發吧。

老王樂隊最與眾不同的大提琴配置。(照片來源/老王樂隊粉絲專頁

別急著談未來 我們都還年輕

從〈穩定生活多美好 三年五年高普考〉,到〈補習班的門口高掛著我的黑白照片〉、〈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三首歌都紛紛指向同一個問題的根源──教育制度。但是,公務員有什麼錯呢?補教老師又有什麼錯呢?我想錯的只是這個讀書考試的環境,讓多數的人失去了選擇未來的權力。

在〈補習班的門口高掛著我的黑白照片〉這首歌中,老王樂隊找上了專業攝影工作室──大島影像,為他們拍攝MV。整部MV配合著歌詞內容,將魯迅在《狂人日記》中「禮教吃人」的概念,化為黑色幽默融入,為歌曲提升到了更高的層次。

老王樂隊與大島影像合作拍攝之MV〈補習班的門口高掛著我的黑白照片〉,拍攝手法特殊,極富韻味。(影片來源/老王樂隊Youtube頻道

我們可以否認影像中的殘酷,但試想,一幕幕熟悉的場景和制式化的教育,是不是也在不自覺當中也抹煞了每個人的獨特性?曾幾何時開始我們不敢對未來作夢,也不敢離開被規劃好的人生,才讓讀書與升學成為唯一目標?

「給我一瓶酒/再給我一支菸/說走就走/我有的是時間/我不想在未來的日子裡/獨自哭著無法往前」,放下大哉問,回到老王的歌聲之中,他們繼續悠悠的嘲弄著上一個世代的笑話設定,享受著當下的人生與抉擇,不急於談論未來,反正,我們都還年輕──沒有人必須將青春葬送在名為教室的墳場。

記者 王沛軒
四月 / 陸地上的生活好難,想活在海裡。
編輯 朱珈漪
台中人,奉懶字為最高圭臬,喜歡吃鹽水雞,理組思想文組心。
記者 王沛軒
編輯 朱珈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