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期

當他們認真憂鬱時

別急著評斷,別急著定論,當他們認真憂鬱時,請你先聆聽。

當他們認真憂鬱時

甘愷璇

表面上,大家都很快樂。(照片來源/甘愷璇製)

別急著評斷,別急著定論,

當他們認真憂鬱時,請你先聆聽。

他總是很努力

「對我而言,憂鬱是,當你問我什麼是憂鬱時,我卻答不出來。」(照片來源/甘愷璇攝)

他害怕不被需要,
為了希望自己有被需要的價值,
所以他總是很努力,總是很疲累。

他說,
我應該問文青對於憂鬱的看法而不是他的,
因為他說不出什麼大道理,也不常憂鬱,
但我想那其實是因為,他有顆比別人都還要強壯又善良的心。

他總是討人喜歡

「對我而言,憂鬱是,付出了很多,到頭來發現是一場徒勞無功。」(照片來源/甘愷璇攝)

他渴望關注與重視,
不僅希望不要被討厭,還渴求著更多喜愛,
於是他努力成為一個討喜的人,卻也犧牲掉了一部分的自己。

當我問他憂鬱的時候是不是會大哭,
他說,
憂鬱是不會哭的。

他總是很可靠

「對我而言,憂鬱是,在山谷中遇難,你知道你救不了自己,然而也沒有人知道你在這裡。」(照片來源/甘愷璇攝)

想改變現狀但又無能為力,所以他總是很悲傷。
有人告訴他交給時間處理,他卻懷疑能改變的那天是不是永遠也不會到來。
於是他總是扛起一切,於是他總是黯然神傷。

他說著那些沉重的故事,說著說著總笑了。
那刻他的笑就像是哭一樣。

他總是很認真

「對我而言,憂鬱是,當你發現你成為了鐵達尼號的船長,而你卻對船上乘客的命運無能為力。」(照片來源/甘愷璇攝)

他知道他想成為怎樣的自己,也朝著那個理想的自己奔去,
但也害怕那個自己會不會使某些人失望。
跑著跑著,他遲疑了,他跑不動了。

他告訴我:
他覺得自己總是很自私,不懂得憐憫。
但我想告訴他的是:
唯有善良的人,才會像他這樣檢討自己。

你願不願意,了解他們的憂鬱?(照片來源/甘愷璇製)

每一種憂鬱,其實我們都曾有過。

當他們認真憂鬱時,當我們認真憂鬱時,

其實需要的都只不過是一個傾聽。

創作理念

基於好奇心,我找了四位朋友。與他們個別進行訪談,聊聊他們的憂鬱,並請他們回想,一個有關他們憂鬱回憶的地方,回到那裏,為他們拍張照。但畢竟他們分享的故事有點私人,所以最後我選擇以抽象的方式,側寫他們。

一張照片,一段側寫,以及一句他們為憂鬱下的註解。我想說的是,每顆憂鬱的心,不見得是要尋求意見或開導,有時需要的只是聆聽與認同。

最後,我想感謝維萱、鄭頎、育平和芃蕙。謝謝你們願意和我分享你們的憂鬱,在和你們對談的過程中,我的憂鬱好像也獲得了某種救贖。

記者 甘愷璇
想隱居深山
編輯 賴昀君
一個完美主義的獨行俠 很迷兩韓相關書籍 因此狂買一堆來嗑的人類版"Socles" 喜歡睡覺,睡覺,和睡覺
記者 甘愷璇
編輯 賴昀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