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期

啊~好怪好可愛~

「怪」與「可愛」不是反義詞嗎,為什麼我們會覺得東西怪得很可愛呢?

啊~好怪好可愛~

簡文怡

我們常常看到一件「可愛」的事物,就會忍不住發出讚嘆:「啊~好可愛喔~」,這種好像沒來由、發自內心的愛憐,似乎是人類共有的特徵。然而,有的事物居然能超脫「奇怪」,成為既奇怪又可愛的存在,「奇怪」與「可愛」不是反義詞嗎?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醜比頭系列中的角色,粉屁桃,是怪得可愛的代表角色之一。(圖片來源/醜比頭官網

可愛是什麼?能吃嗎?

康拉德.洛倫茲(Konrad Lorenz)以動物行為學的研究著稱,也是第一位試圖將「可愛」科學化呈現的學者。他發覺嬰兒某些特徵會引起人類積極情感反應,因此於1943年在《ethology》期刊提出嬰兒圖式(Kindchenschema)的概念,主要特徵有下︰頭大身小的身體比例、大眼睛、圓潤而柔軟等等,這些特徵促使人們對嬰兒產生保護、眷戀的心態,也就是覺得嬰兒很「可愛」,以確保幼體能被妥善照顧。在生物的演化中,可愛不只是可愛,更是繁衍、延續種族的手段之一。

有趣的一點是,除了嬰兒之外,也有很多東西會使人們感到可愛。為了保護後代,我們將具有嬰兒圖式特徵的動物與事物歸類為可愛,當人們看到可愛的事物時,人腦內建的「獎賞效應」即會啟動。所謂獎賞效應,為人類做出有利於求生的本能,如同吃美味的東西、做愉快的事情時,中腦的腹側被蓋區會被活化,接著傳到伏隔核的多巴胺神經迴路,使多巴胺增加,讓人感到愉悅。商人也利用這個特性將商品包裝成可愛的形象,來促進行銷。生物學者古爾德(Stephen Jay Gould)就曾在米老鼠50週年時撰寫了一篇論文《在生物學上向米老鼠致敬》(A Biological Homage to Mickey Mouse),內文延續了洛倫茲的理論,並加以分析米奇在這50年間,造型上與個性上的轉變。迪士尼的角色大都有這樣的傾向,放大眼睛、加大頭部、縮短四肢等等,企圖營造幼年化的傾向,讓角色變得更加可愛,藉此獲得大眾喜愛。在人類的歷史裡,也有追求、喜愛「可愛」的傾向,人們將普遍具有可愛特徵的動物,如:兔子、倉鼠等當作寵物,甚至藉由配種來獲得更加可愛的寵物品種。

中腦邊緣路徑(綠)即為獎勵機制的路徑。(簡文怡/重製)圖片來源:Dopaminergic reward system: a short integrative review

 米奇的演變,在造型與個性上,都往可愛的方向發展。(圖片來源/《在生物學上向米老鼠致敬》

怪異與可愛是鄰居

將角度拉回現實觀點,如果生活中出現了像米奇一般的老鼠、或是身材比例怪異、眼睛異常巨大的卡通角色,你還會覺得可愛嗎?過於放大可愛的特徵,回歸到真實情況,其實反而是不合理、怪異。為什麼我們覺得這些怪異與可愛是能夠畫上等號的?

在《可愛力量大》一書中,文化研究學者四方田犬彥則試圖以文化的角度切入,來理解這個問題。作者進行了問卷調查後,得出了大眾對於可愛的想法。可愛是讓人想親近的、不成熟的、孩子氣的,因為脆弱而激起人類的支配慾,甚至因為事物很怪異、很噁心,反而讓人覺得是弱者,激發同情心而令人產生愛憐之意。此處與生物觀點不謀而合,人類總是試圖保護弱者,展現支配慾,並將其打上「可愛」的標籤,這其中也隱含著一種「只有我被『噁心的可愛』吸引,我具有與大眾不同的品味。」的心態在裡面,這種種原因讓人們對於「怪異的可愛」無法自拔。

史丹佛教授賽恩蓋(Sianne Ngai)也針對可愛提出了特有的見解。在《前衛的可愛性》(The Cuteness of the Avant‐Garde)中,她表示可愛不全然是正面的形象,不同於「美麗」是一種判斷,可愛相對是不明確的,可以是讚美抑或是批評。可愛物品是被動的,因為其被動性,吸引了溫柔的擁抱慾望、甚至是掌控的虐待慾望。我們經常可以看到可愛的東西是小巧的、無助的、可憐的,亦即將弱小的情感概念與可愛相連。可愛的情感是複雜的,也並非是絕對正面的存在,甚至某些可愛的角色以受傷、殘疾、呆笨(dopey)的形象來博取大眾的同情。

小熊維尼是呆笨(dopey)形象的代表之一。(圖片來源/迪士尼臺灣官網

受傷、呆笨、弱小、比例怪異等特徵,明顯並非生物的常態,甚至可以稱上是怪異的。在動物行為學與心理學上有一個現象稱為「超常刺激」(Supernormal Stimuli),意指以誇大某些激發生物原始本能的特徵,反而比原始的樣態更加吸引生物。荷蘭動物行為學學者尼古拉斯.丁伯根(Nikolaas Tinbergen)最早在動物行為的研究時,發現雄性棘魚會攻擊其他入侵地盤的雄棘魚,而觸發攻擊行動的特徵為雄棘魚下腹部的紅色,因此丁伯根與學生們製作了假魚,不管假魚的外型多麼不逼真,只要下腹部是紅色的,就會引發雄魚攻擊的反應,而這一系列探究人造物對動物本能刺激的現象,被命名為「超常刺激」。哈佛醫學院的演化心理學家黛笛兒.芭瑞特,也根據此理論撰寫了人類對於超常刺激的反饋與實例,在《綁架本能的世界:影響所有決定的「超常刺激」理論》一書中,提到人類是受本能驅使的動物、習慣於追逐超常刺激,如同對於明星身材比例的苛刻、追求比水果更甜的糖果等等。其中過度可愛在書中也是被探討的議題,當誇大的「形式」與人類養育、保護後代的本能連結,所有的東西都經由「可愛特徵」的超常刺激,讓人類不由自主產生擁有的衝動。此時的可愛已然不再是生物的生存手段,而是行銷的一種手法,「怪異」也透過如此轉換被劃分在可愛的範疇之內。

遊走在怪異與可愛間的擬人化

觀看時下「可愛」的物品,你會發現許多可愛的角色都被賦予了「擬人化」的特徵,好比熊本熊、凱蒂貓等。更甚者還有將非生命體擬人化,像是蛋黃哥、鮭魚君等。在《超越「可愛」的回應──擬人現象與擬人化》中,心理學者發現除了人類之外,自然界並沒有生物會對模擬自我型態的事物產生憐愛心態,推斷原因為人們基於情感的轉移(成為給予安慰、保護的角色,而非受幫助者)、融入社會等需求,而開始養寵物,甚至將牠們當成人類來對待,賦予寵物人類行為,替他們打扮、慶祝生日等等。

各式各樣擬人化的可愛角色。(簡文怡/重製)圖片來源:三麗鷗官網熊本熊官網

另外有研究對於物品的擬人化,提出了不同的心理概念。在2016年的《“卡哇伊"雙層模型:以行為科學框架理解卡哇伊和可愛》,研究團隊發現「微笑」是一個與可愛相連的強大介導因素,當人們覺得某個事物很可愛時,會以微笑來表達這樣的心情,而另一個人看到微笑時,也產生微笑,互相反饋、放大產生所謂的「可愛」。在物品畫上微笑,也能產生效應,讓人們覺得「可愛」。這或許能解釋在非生命體上畫上笑容、使其擬人化,為何令人感到可愛。漫畫理論家斯科特‧麥克勞德也在《認識漫畫》一書中,提出結構簡單的卡通人物,能為讀者帶入自我想像並增強認同感。「擬人化」無疑是怪異的,甚至某種程度上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我們卻無可否認它使人感到親切、甚至是「可愛」。

微笑產生可愛效應的示意圖。右圖為人與人之間的情形,稱為可愛螺旋,左圖多了可愛事物,形成可愛三角。(圖片來源/《“卡哇伊"雙層模型:以行為科學框架理解卡哇伊和可愛》)

可愛在各方面的領域都有待深入研究,我們唯一可知的是可愛牢牢抓住我們的眼球。在超常刺激下,不斷啟動獎賞效應,讓我們無可自拔追求可愛,甚至是「怪異的可愛」。下次看到可愛的東西,不妨思考這真的可愛嗎?抑或只是本能在作祟呢?

記者 簡文怡
在風的城市長大,想要擁有風的灑脫。希望能在這一年好好存活。
編輯 王貞懿
喜歡貓咪的傲嬌 喜歡柴犬的呆萌
記者 簡文怡
編輯 王貞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