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期

膝關節 如果人生是部電影

專訪台灣知名影評人膝關節,一窺他如何與電影展開一場奇妙旅程。

膝關節 如果人生是部電影

甘愷璇 報導

一個毛毛雨的台北午後,進到威秀影城的辦公室裡,迎面而來的是一位穿著湖水綠polo衫與超大寬褲的男子,「你要拍照對不對?我還是換個衣服好了,今天是雨天的邋遢裝。」他撥了一下頭髮笑道。不久,西裝筆挺,頭髮梳得一絲不苟的他出現了,與上一秒判若兩人。

他是李光爵,威秀影城的公關經理。但他有另一個更為人所知的名字,那就是影評人「膝關節」。

威秀影城公關李光爵。(圖片來源/甘愷璇攝)

從李光爵到膝關節

有在接觸影評的人,相信對「膝關節」這個名字一定不陌生。各大媒體專欄常可以看到他發表的電影影評,也能在電影分享會上看見他的蹤影,臉書粉絲專頁的按讚數更是多達十萬人。然而,與電影密不可分的李光爵,其實一開始並沒有打算以電影作為出路。

就讀文化大學大眾傳播學系的李光爵,在大三時進入電影公司實習,為電影寫文案。當時他並沒有萌生以電影作為志業的念頭,反倒是更想當名體育記者。李光爵笑說,自己當時很無聊,還特別買了一本日本的球員書,從打擊率、防禦率到球員身高,每個職棒的資料都背得滾瓜爛熟。

退伍前,李光爵應徵了某家公司的商場企劃,但由於雙方在時間上無法達成協議,李光爵只好放棄,而此時大學實習的電影公司來找他,他便回到電影公司擔任行銷公關。

一場時間的陰錯陽差,使李光爵又回到了電影產業圈,而這一待,就是十幾年。

舉辦電影票房分析活動的李光爵(前排左四)。(圖片來源/膝關節粉絲專頁

李光爵任職的電影公司在2002年營運上出了狀況,此時朋友建議他去考記者,於是李光爵便轉換跑道,基於先前在電影公司累積的人脈與經驗,他最後決定成為一名電影記者。「我覺得我是不小心被推上去的,其實我也沒有特別想待在電影圈。」李光爵笑道。

接下來的記者工作,培養了他精準深厚的文字功力。2005年,李光爵開始在網誌「愛護你的膝關節」上以「膝關節」為筆名發表文章,「關節」與本名「光爵」的諧音關係並不難聯想,但是為什麼是「膝」關節?李光爵表示,其實最一開始他想取的筆名是「21度C」,只因為21度C是個很舒服的氣溫。

然而,因為「21度C」數字、英文與中文的鍵盤輸入切換實在太麻煩,最後他索性放棄這個筆名,只採用了「C」與「光爵」結合,有點沒頭沒腦的筆名「膝關節」就誕生了。

李光爵至今仍在網誌上頻繁發文。(圖片來源/截取自網誌《愛護你的膝關節!》

白天當記者,晚上還要寫網誌,但這對李光爵而言卻不是負擔。他表示,記者長期處在龐大的截稿壓力之下,所以擅長精確地使用每分每秒,因此從繁忙日程中擠出一點時間寫短篇文章,其實並不困難。

為什麼在疲勞轟炸的工作環境下,還會想撥出時間寫網誌?李光爵笑答:「那時候就起肖阿。」也許,那是出自於一種對文字的熱情。

當了七年半的記者,李光爵在一次與上司的衝突中,決定離職。大多數人在喊離職時,其實都已暗自找好新的工作,但是李光爵卻沒有先找到退路,只有一份想離開的決心,最後,他決定到威秀影城擔任公關經理,直至今日。

一路上走來,李光爵的職業路始終帶著點戲劇化的成分,沒有太多規劃,只有一場又一場的無心插柳柳成蔭。回過頭來,他的人生已經離不開電影了。

身分的多樣 處事的圓融

擔任過電影行銷、記者、影城公關,甚至以影評作為副業,從事過多樣工作的李光爵,自不同角度觀察電影生態圈獲得的體悟是:換個位置就會換腦袋。「因為你看的東西不一樣,跟你利益衝突的東西也會不一樣。」李光爵解釋道。

李光爵坦承,其實影城公關的角色,和他影評人的身分是衝突的。此外,台灣的評論風氣並不健康,影評人若是寫負面評論,不僅會受到片商施壓,甚者可能慘遭封殺。片商出身的李光爵表示,為了顧及大家的立場,他鮮少撰寫尖銳的評論抨擊某些電影,大多寫自己所愛。「有些爛片你看完,笑一笑就算了。」李光爵說。

提到影評,許多影評人會在臉書上進行直播,與觀眾一同討論電影。而李光爵的電影討論有個特色,那就是票房排名。因為在影城工作,較其他人容易拿到票房數據。李光爵認為從數據談論電影好壞,雖稍嫌冰冷,卻相對客觀,而從整體的票房現象檢討電影表現時,片商也無從置喙。

在臉書進行票房報告直播的李光爵。(圖片來源/膝關節臉書專頁

書寫電影 書寫人生

以影評人「膝關節」的身份活躍於各大媒體的李光爵,曾出版過《這不是一部愛情電影》與《大人的戀愛》兩本書,內容看似在評析電影劇情,實則從影片故事中提煉出一則則人生感悟。膝關節的影評不只是評論,更多是跳進電影裡,觀照在角色身上映出的自己。

「你那刻沒寫,你就永遠不會寫了。」李光爵說道。他認為看完每個電影當下寫的心得都是會呼吸的「有機體」,那些悸動與感觸,都只存於那個時空,等到以後再回過頭來寫,是無法寫出相同的感動。李光爵書寫電影,不僅是書寫電影本身,更是紀錄自己的人生片段。

「寫作賺錢是一回事,可是透過寫作去記錄下當時自己的想法,那才是珍貴的。」李光爵說。

如果人生是一部電影

電影對他人而言,是假日的消遣,但對李光爵而言,卻是每天的工作。從在電影公司寫文案、當電影記者跑影展寫報導,到成為電影院公關至今,還要不時的發表影評,一年看三百多部電影,難道不會有對「看電影」感到疲倦的時候嗎?李光爵認為,看到一、兩部難看的電影時,的確會是種「職業傷害」,但只要看到一部好的作品,人生便會再次充滿振奮感。 

儘管工作與電影綁在一起,李光爵卻從未感到疲乏。對他而言,看電影就像談戀愛,總是抱持著熱情,期待與下一場電影的相遇。「你總是會想要活著看到阿凡達第二、第三、第四、第五集。」李光爵笑答。

李光爵曾在臉書向網友提問:「如果人生是一部電影,你人生的電影是哪部?」這是一個饒富趣味的問題。李光爵認為,這關乎兩件事,一是觀影的資歷,二是對人生的想像力。透過回答問題以及與他人交流答案,不僅可以思考自己的人生,更可以一窺他人的人生想像。

而李光爵人生的電影又是哪部?他回答,是《艾蜜莉的異想世界》與《今天暫時停止》,兩部都是帶點奇幻色彩的喜劇,前者主角艾蜜莉天真爛漫,對世界充滿想像與好奇,後者主角菲爾原先冷血勢利,最後在魔幻的際遇中體悟生命美好。兩位主角的性格與經歷,彷彿透露了李光爵對人生的熱忱與嚮往。

如果人生是場電影,李光爵的電影放映至今,或許與當初預想相去甚遠,卻激盪出更多燦爛的火花,假使當年他如願進入商場工作,也許現在的影評圈不會有「膝關節」;假使他繼續選擇當記者,也許現在很難在各式座談會上看到他分享的身影。李光爵的人生就像一部電影,誤打誤撞,卻也撞出一個個意想不到的新故事。

記者 甘愷璇
想隱居深山
編輯 楊佩臻
可遠觀,不可近看。 貓狗鼠都喜歡,只要有萌到我。
記者 甘愷璇
編輯 楊佩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