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期

最後的擁抱

與已逝去的阿婆,最後的互動。

最後的擁抱

劉翊安

「啊⋯⋯好痛,啊⋯⋯」
那個準備要離開花蓮回台中的清晨,隔壁房間傳來的痛苦哀號聲劃破了寧靜。
我馬上跳下床,看了看時鐘,早上五點十五分,抓起桌面上的藥,裝了一杯溫水,匆匆地走到她的房間。

她躺在床上,面色扭曲的看著我:「我要呷藥仔,這邊很痛⋯⋯」她輕輕的摸著她的肋骨處,是癌細胞擴散的地方。
看著她痛苦的神情,我閉上雙眼不忍直視,而淚水在眼眶打轉。

「我要堅強,要安慰她,我不可以哭。」我在心裡這樣告訴自己。

吞完藥、喝完水,她把綁在頭上的頭巾緩緩拆下,映入眼簾的是她化療、電療後,頭上幾撮剩餘的頭髮。

突然,她緩慢地轉身拿起身後的枕頭,默默地將睡覺時因翻身而掉落的髮絲一一揀起,一撮、一撮、又一撮,她摸一摸自己的頭,嘆了一口氣問我:「妳看,頭髮都掉光了,我現在是不是很醜?」

她是愛漂亮的女人,我從小愛打扮的性格也是跟她學來的,她兩眼空洞的看著我,繼續說:「這樣就不漂亮了,也不知道做這些治療到底有沒有用,我是不是應該把頭髮剃掉?這樣是不是會很難看?」

「不會啊,妳仝款真水,剃完頭髮戴頭巾也是很漂亮啊,重點是臉蛋不是頭髮!」我努力擠出一點微笑,手輕輕撫過她的頭,溫柔地跟她說:「妳永遠都是最美的!」

我低下頭,努力忍住淚水,她也默默不語,此時片刻,房間裡靜悄悄,空氣卻很沈重。

「今天要回台中了喔?」她打破沉默。
「對啊,我要國三了,一定要回去寒假輔導,沒辦法」我翻了個白眼、聳聳肩,表示我的無奈。

然後她笑了。

她眼睛突然回了神,看著我,用有點吃力的聲音說:「回去啊,要用功讀書,毋通烏白走,要注意安全!有沒有聽到?」
「好,我會!」然後,我吞了一口口水,鼓起勇氣說:「阿婆,我們可不可以抱一個?」
她什麼也沒說,身體輕輕往前傾,我張開雙手擁抱她,抱的好緊、好緊、好緊,然後眼淚就忍不住掉了下來。

「我很愛妳喔!」我小小聲地說。
「嗯⋯⋯有什麼好哭?沒事啦!你會去用功讀書暑假再來找我就好啦!」她說。

我們每年都會這樣,每次離別時,她都會叫我乖乖、用功讀書,但這次不太一樣,我給了她一個擁抱,也跟她說我愛她。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要搭六點半的火車,現在要走囉!」外面傳來催趕我的提醒。

「妳也要好好照顧自己喔,我暑假會回來看妳!我跟你打勾勾!」
「打什麼勾勾?好啦!路上小心!」我們打完勾勾,我步出房間的那一剎那眼淚又掉了下來。

阿婆在我暑假準備打電話跟她說我模擬考成績很好時,突然倒下住院,接連著三天我每天打電話,她不是在化療就是在睡覺。

第四天打電話過去時,家人說她已經不行了,要簽放棄急救同意書,她就這樣走了,無聲無息。

當時的我,還不知道,那次的擁抱,是我們之間最後的擁抱;那次的叮嚀,是她最後一次跟我這樣說。
當我開始學會要勇於表達自己的愛給她,學會擁抱她並告訴她我愛她,卻也是最後一次機會了。

小時候都會和阿婆抱抱,但長大後卻會覺得抱抱很彆扭,直到發現勇於表達愛的時候已為時已晚。(圖片來源/劉翊安提供)

如果時間能夠倒退,我希望我可以跟她說:「謝謝妳從小到大的照顧,我真的很愛很愛你⋯⋯」
跟她說很多很多話、擁抱得更久更久一點⋯⋯

 

創作理念
 

 

記述我在國二升國三那一年寒假,和得了癌症的阿婆說再見的片段。這是最後一次當面說再見,對於當下發生的細節格外印象深刻,全文幾乎完整呈現當時的對話,阿婆的聲音和她那天的表情,是我一輩子不會忘記的。經過這件事情,我學到了很多。若能及早學會如何對愛的人表達愛,就不會在再也無法和對方表達時後悔莫及了。

 

記者 劉翊安
生命中充滿挑戰,永不放棄並成為更好的人是永遠的目標。"The past may hurt. But as  the way I see, you can either learn from it."
編輯 徐仟妤
一個沒有文采的人在做需要文采的事,嗚呼哀哉。
記者 劉翊安
編輯 徐仟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