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期

動物溝通 一場非凡的對話

專訪動物溝通師Lance Hao,透過溝通師現身說法,探究動物溝通的奧妙。

動物溝通 一場非凡的對話

顏維萱 報導

清澈的雙眸背後,隱藏著什麼樣的情緒?說著與我們大不相同的語言,人們時常難以理解動物的行為,許多飼主為了參透自家毛小孩的心理,選擇尋求動物溝通師協助,希望能透過「對話」來一探動物們的內心世界。

從一個零經驗的動物溝通新手,到創辦《愛摸頭動物溝通》平台,溝通師Lance Hao在摸索自我的同時,意外找到人與動物之間更加親密的連結,開啟了這一場不同於常人的體驗之旅。

學習動物溝通的同時,Lance也在過程中療癒了自己。(圖片來源/顏維萱攝)

100%的「麻瓜」 不一樣的探索旅程

原先是調酒師的Lance,在事業蒸蒸日上之際,突然意識到看似成功的人生實則毫無意義,於是毅然辭去穩定的工作,開始進行各種行業的摸索與嘗試,整整一年的時間內換了十幾份工作,然而輾轉之間反倒讓他更加迷惘。直到2016年協助溝通師友人經營臉書粉絲專頁,初次接觸到動物溝通之後,原本疲於奔命的生活才稍有起色。起初只是負責溝通師的行銷、金流及客服等作業,卻在這之中找到了先前被消磨殆盡的熱情,憑藉著心之所向,一頭栽進動物溝通的玄妙世界。

Lance笑稱自己在動物溝通上可以說是百分之百的「麻瓜」,透過查詢動物溝通的資料並輔以其他溝通師的經驗自學,雖然曾經對這樣的學習效果抱持著諸多懷疑,但憑藉著過程中得到的愉悅感,讓他更堅定了自己的抉擇。然而在一次的冥想中,Lance收到了來自家中寵物的訊息,「那個畫面就像是早期那種黑白電視機,有很多雜訊的那種,只知道有東西進來,但我解讀不出來。」透過其他溝通師的驗證,證實該次試驗為一次成功的連結,進而刺激Lance持續進行動物溝通的練習及鑽研,也創立了動物溝通平台,致力於教學與推廣,期望有更多人能體會到這樣獨特的經驗。

意識連結 名為本能的開關

目前解釋動物溝通存在的方式主要有兩種,其一是以偏向科學的角度解釋意識與潛意識的存在;其二則是以靈性的角度輔以能量、宇宙觀來闡述,可歸因於「小我」與「高我」的概念。Lance表示,處於現世的肉體中存在著「小我意識」,而在這之上連結著所謂靈魂的源頭──也就是「高我意識」。在進行動物溝通時,是以「高我」與溝通對象的意識直接進行對話,超脫時間與空間的限制。

動物溝通也被稱作一種直覺的運用,透過感受溝通對象的狀態並給予適當的意見,「這些能力其實是我們每個人都有的,只是我們忘記了。」Lance強調。在未發覺動物溝通能力的人們面前,溝通師就像是翻譯官,讓語言不相通的動物與人能透過他傳達彼此之間的想法,在進行溝通時通常是接收到動物的五感、情緒以及畫面,再由溝通師以動物的角度思考,並將感受文字化,使之成為人類能夠理解的語言。

Lance透過講座,積極推廣動物溝通。(圖片來源/Lance提供)

尋找座標 種族間的越洋電話

時常有人認為動物溝通是透過實際觀察,藉由分析動物的行為來提出潛在的疑問以及解決方案。然而,大部分的溝通實際上則是以觀看動物的照片來進行。「有點像是打電話一樣。」Lance說道,觀看照片的用意在確認溝通對象的位置,像是得到對方的電話號碼,而連結的過程就是撥打專屬的號碼給特定對象的意識。大部分的意識也就如同電視頻道一般,隨時都在播送畫面,當溝通師將自身頻率調至溝通對象的頻道時,就能接收到動物的訊息。在雙方產生連結時,溝通師會先向主人確認動物的個性,或是家中格局等可驗證的事實,確保連結的正確性。

在進行動物溝通前,會要求一到三張溝通對象正面且可看到雙眼的照片。(圖片來源/顏維萱攝)

事實存疑 在體驗中尋找答案

大多數人對動物溝通依然抱持著懷疑的態度,認為溝通師或許只是利用話術來博取飼主的信任,難以辨別溝通效果的真偽,因此動物溝通師通常被視為具有爭議性的職業,也曾有媒體實測動物溝通效果,發現與現實大相逕庭的狀況,更加深了大眾的疑慮。而動物溝通確實難以使用數據或是客觀的角度來驗證,僅能透過民眾查閱溝通師曾經處理過的個案,自行判斷溝通師的能力。

「我不會要求你相信我,但我會告訴你,你體驗到的都是真的。」在社會普遍懷疑的情況下,Lance表示,每個人都有選擇相信或不相信的權利,本是無可強求之事,但如果有人願意嘗試未知的事物,那答案自會在經驗中揭曉。 

Lance表示,學習動物溝通需先進行「靜心」,有時候這個過程甚至比學習動物溝通本身還來的重要。(圖片來源/Lance提供)

動物溝通 更是心靈療癒之旅

對Lance來說,接觸動物溝通的時間裡,最大的收穫是自我探索的過程,「我覺得這些療癒的過程是在幫助我找回我自己。」Lance說。透過「靜心」的方式,Lance找回與自我對話的空間,在增進動物與主人之間的關係時,也同時從中獲得能量。

以動物溝通做為媒介,引導他人了解並開發直覺, Lance認為這是他現階段人生中重要的使命,或許單純只談直覺溝通無法引起大眾的興趣,但當這樣的能力使用在「家人」身上時,便有機會成為一般民眾較願意接觸的概念。「學習動物溝通會是一場冒險,就像沒有規畫的旅遊一樣,遇到什麼都是驚奇,」Lance 笑著說,「如果有人對此也有興趣,我會覺得非常的興奮,因為我知道這個人將會開啟一段新的旅程。」

從溝通中體悟活在當下的單純美學,自探索中拾回那早已遺失的興奮感,一場不凡邂逅讓Lance找回屬於自己的方向。在動物溝通這趟療癒之旅中,無論終點落在何方,都將會是最深刻的奧妙體驗。

記者 顏維萱
維恐天下不亂萱
編輯 楊佩臻
可遠觀,不可近看。 貓狗鼠都喜歡,只要有萌到我。
記者 顏維萱
編輯 楊佩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