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期

漂流

對世界的害怕需要一個出口,我們值得被溫柔地接住嗎?

漂流

簡文怡

《漂流》

深吸一口氣,然後下潛。

過了一年,時間帶走了什麼,又留下了什麼。在時光的河中,漂流著,少年少女總是有著無以名狀的愁緒,在沖洗之下,留下更赤裸、更具體的憂鬱。

「你要讀研究所嗎?」
「想要出國念書嗎?」
「要找怎樣的實習?」
「未來想要找什麼樣的工作?」

(吐出一串無聲的泡泡)
啊,到了該考量這些事的時候了呢,這些話語組成我們彼此問候的開場白,不厭其煩地、像複製貼上一樣重複輪迴。問出問題的你有答案了嗎?關於未來該在何方停留,又該向何方前行?我們都在漂流,又或者,只有我是停滯的,在原地載浮載沉。

《想成為魚》

想成為魚,在喜歡的溫度裡游泳,這裡有其他小魚和水草,我可以是一條無憂無慮的小魚。

世界稱呼我們為草莓族,而我們只想活在舒適圈。只是想要好好的成為普通人、胸無大志地活著,我們擁有這樣的資格嗎?現實是殘忍的,做什麼好像都沒有出息、學歷並不保證前途……看的世界越大,只顯得自己越發渺小。

真的能夠好好的呼吸嗎?離開水,冷冽的空氣襲來,氧化為數不多的自尊,但我們必須。在水裡待得太久,是會死的吧?當肺被狠狠握住,本能逼迫我們去呼吸。無法狠心將自己溺斃,那就只能上岸了。不得不,總是有一些不得不去面對的事,像是現實、像是呼吸。於是,想要在自己的世界裡游泳,想成為一條魚。

《夜行者》

我們花很多時間思考人生,尤其在面對現實的時刻,逃避這些遲早會遇到的事,掙扎著把內心打開。

世界上大概沒有夢想吧?夢想大概只會出現在國小的作文裡、或是五月天的MV。我們總是在許願,這些是願望不是夢想,我分得清楚的,到底誰能自信地擁有夢想?

在黑暗裡潛行,巡遊過無數水域、路過無數燈塔,卻不知道哪盞燈為我點亮,何方又是我的歸途。

說不定只是嫉妒有夢想的人罷了,羨慕他們有個最終的方向,有個地方可以承接他們。世界不停轉動,而我仍站在原地。如果無法明辨方向,就只能順流而下。

即使遇到瀑布、即使心懷恐懼,我們義無反顧地墜落。

創作理念

我們迷茫、我們漂流,在同溫層生存著,卻還是被逼迫得好好面對現實。沒有方向、沒有夢想的我們又該何去何從?以漂流、魚與夜行者,呈現出青年對於未來的憂鬱與恐懼。覺得無病呻吟也好、覺得厭世也好,我只想成為普通的人、想要被溫柔地接住。

(縮圖來源/pixabay

記者 簡文怡
在風的城市長大,想要擁有風的灑脫。希望能在這一年好好存活。
編輯 劉翊安
生命中充滿挑戰,永不放棄並成為更好的人是永遠的目標。"The past may hurt. But as  the way I see, you can either learn from it."
記者 簡文怡
編輯 劉翊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