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期

妙法無邊 雷射你的價值觀

有點好笑、有點叛逆,讓妙法無邊雷射蓮花宗來雷射你的價值觀吧!

妙法無邊 雷射你的價值觀

簡文怡 報導

「感恩seafood,讚嘆seafood。」

自「佛教如來宗」妙禪師父爆發收受跑車醜聞之後,這句話便以嘲弄的口吻在年輕一代中流傳。臺灣是一個宗教相對自由的國家,在這片土地上,各式各樣的宗教孕育成長。而近年來,宗教的爭議性話題,激起了社會的討論,甚麼是邪教?宗教是否可以入侵校園?做為一個反叛的聲音,妙法無邊雷射蓮花宗誕生了(以下代稱妙雷宗),以戲謔、荒謬的手法,希望喚起大眾對於社會議題更深入的思考。 

妙法無邊雷射蓮花宗教主的照片,粉專上刻意表示此圖為師傅散發的「聖光」,並非使用photoshop CS1後製而成。(照片來源/妙法無邊雷射蓮花宗粉專

吃義大利麵時 本教教主頓悟成佛

「本教開宗明義,認為一個好的信徒應該是個守時守信、認真負責、有仇必報、落井下石、做自己的人……一個沒辦法保護自己的好人只是助紂為虐、一個不能維護正義的良民只是個鄉愿而已。報應是人手造成的,少你一隻手,就會有下個受害者。當個凶狠的好信徒。」以上文字為妙法無邊雷射蓮花宗的部分教義,節錄自其官網,從字裡行間就可以看出幽默的意味。

除去妙雷宗教主的身分,蔡律安跟年輕一代沒什麼兩樣,會因為好吃的甜點感到開心、因為不公義的事情感到憤怒。但是與多數人不同的是,在遇到某些議題時,他願意嘗試並做出改變。

除去妙法無邊雷射蓮花宗教主身分,蔡律安是一位關心社會議題的普通青年(照片來源/簡文怡攝)

台灣大部分的大學生都有過被傳教的經驗、甚至被敲宿舍房門詢問是否要加入宗教社團。雖然不堪其擾,但通常只發生在學期初,多數學生便不會太過在意。有一天,隔壁寢室的同學突然詢問蔡律安是否想要解答生命中的疑惑,帶他去了一次宗教分享會之後,他才發現居然有人可以自稱成佛。「不用出過車禍、不用生過大病奇蹟康復、也不用去西藏旅行,就可以某天自稱成佛。既然成佛這麼簡單,我就決定我也來成佛好了。」 蔡律安笑道。

於是2014年,妙雷宗橫空出世,一切荒謬的背後,還有著一份對於宗教的思考。德國巴伐利亞政府曾列出一份「邪教檢查表」,其中一條的內容為:「這個組織有一個『大師』、『師傅』、『導師』等,只有他能知道宇宙或生命的真相。」綜觀各個宗教,大多的修行者是謙卑的,只能詮釋、揣摩神的旨意。一旦人可以「成神」、「知悉宇宙的真理」,就有可能控制他的教徒,進而達到私人的慾念,而這也成為判斷邪教的準則之一。

在妙雷之前,有另一個新興宗教叫做「飛天義大利麵神教」。2005年在美國堪薩斯州,曾經因保守的基督教勢力企圖將上帝創造世界的「智慧設計論」加入高中課綱,而引起軒然大波。先知巴比韓德森(奧瑞岡州立大學物理系畢業生),寄信給堪薩斯州的教育委員會,表示他夢見一個由麵條和肉丸組成的怪物──飛天麵神,麵神在嚴重的酗酒後創造了世界,因此世界才會有不美好的事物發生。如果智慧設計論可以成立、那麼麵神創世的理論也應被列入高中課綱,此舉引發網路世界熱議,最終使得課綱不須改動。「當一個邏輯架構很荒謬,你把詞面抽換成一些可笑的東西,就會發現邏輯上有致命的漏洞。反之,當邏輯架構完整,就算內容很可笑,但它依然無懈可擊。飛天義大利麵就是拿來對付那些宗教謬論。」

結合了以上兩點概念,妙雷宗利用可笑有趣的內容,想要提醒大家對於「成神」的警戒心。「如果有神,那他一定有幽默感,既然有幽默感,他就不會care我做這些事(成立妙雷)。」三言兩語間,蔡律安帶出他的宗教觀。他表示創立粉專一開始是為了反妙禪,尤其反對妙禪成為神,但是一直關注妙禪也沒什麼意思。因此他希望粉專內容可以好笑,並且結合時事。「讓大家關注一下社會議題,或是思考一下民族性。以好笑為主啦,不好笑就不是本教了。」 

作為妙雷宗的吉祥物,一共有4隻「靈性動物」,由左至右分別為靈性猴、大宇宙大智慧大刺蝟、靈性鵜、靈性鶘。(照片來源/簡文怡攝)

問及他真正想要藉由妙雷粉專達到甚麼目的,他認為臺灣人都太乖了,做為海洋民族,應該要有冒險犯難的精神、應該再叛逆一點。這些價值觀也反映到蔡律安應對人生的態度,「其實就是當個公民,不是好人,不是濫好人,你對社會有所責任,好的就要講出來、不好的也要講,每個人都要發聲,這才是公民社會。」 

有所行動 讓議題被看見

妙雷宗被看見的契機,則是在蔡律安以可笑的政見,如:堅持熱力學第二定律,讓亂度穩定增加、我們只有一個地球,所以要趕快用等,參選交通大學學生代表並當選的時刻。

蔡律安提到,自從他發現旺報集團經常有脫離媒體自主跟基本底線的文章,便開始關注媒體壟斷這件事。「如果今天旺報可以這樣為所欲為,那是不是表示只要錢多的就是老大?如果出社會後要面對這樣的世界,我的技術會被踐踏嗎?所以我那時才決定出來選(學代),告訴大家被垃圾統治是什麼樣子。」 蔡律安表示,在選上的那一刻,他想要表達的訴求也就結束了。沒想到有人把這些概念放到批踢踢,連帶地讓妙雷粉絲專頁人數暴增。「現在不是學代了,反而是妙雷一直紅,真的很奇怪。」他對社會議題的關注從反媒體壟斷開始,也藉由妙雷粉專延續他對社會議題的關心與思考。

而人生的低潮,則發生在就讀交通大學生物科學研究所的期間。當時研究室所屬教授要求他重現實驗數據,然而該數據卻是從別的期刊論文研究結果竄改而來。他主動蒐集證據、揭發事件,該教授卻沒有受到相應的懲罰,讓他灰心之下決定休學。「這件事對我的人生影響很大,我因為很喜歡生物才來唸生科的,但我沒想過會遇到這件事,這讓我未來都不想進入生科產業。」 語氣中帶有無奈與忿忿不平。他窮盡自己的力量向上級發聲,並在批踢踢上對大眾揭露整個事件,雖然最終裁決結果不盡理想,他對不公義不甘於沉默的態度,仍在這個事件盡顯無遺。 

認真搞笑 認真叛逆

不管是妙雷抑或是揭露造假事件,都成為蔡律安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對於未來蔡律安仍然不太確定,目前正在苗栗服教育替代役的他,在役滿之後將要面對找工作的難題。然而問到目前最想做的事情,他開朗說道,他打算在募資平台投一個「線上成佛系統」專案,不是為了賺錢、而是想要藉由有趣、好笑的方式再度引起大家對於宗教議題的關注。先前談起造假事件時,雖然可以從語氣中感受到他的憤慨,但是蔡律安對於想做的事情並不會停下腳步。轉換心情,繼續以「笑果」訴說他希望表達的理念。

有點叛逆、有點好笑,卻又有點認真,這些因子組成了妙法無邊雷射蓮花宗,也組成了蔡律安。他笑著說,他知道這個粉專的影響力並不大,但是一輩子能夠好好去投入做一件事情、去改變某一件事就很厲害了。大家把這個當成笑話看也好,他希望笑完之後,當每個人感受到某種迫切的危機時,也能試著去關心這些議題、試著做出一些改變。

記者 簡文怡
在風的城市長大,想要擁有風的灑脫。希望能在這一年好好存活。
編輯 鄭仰珉
不想迎合 太過自我  沒有後悔 更沒停過
記者 簡文怡
編輯 鄭仰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