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期

不想長大

長大了,好像也沒什麼特別的。懂得越多,想得越多,受傷越重。 還不如就當個天真的小孩。

不想長大

蔡翔宇

鬧鐘響起,從床上坐起,可以感受到冬天的冷空氣微微地在寢室裡發散。問了剛上完課的室友外面會不會冷,「還好。」室友回答。一出宿舍門口,冷風竄進外套的袖口,『幹,這樣叫還好?』眉頭不自覺地皺在一起,心裡碎念著到底是哪種人會覺得這種天氣還好而已,戴起耳機想分散注意力,『他們應該也會穿得暖和吧,平常最會唸我,自己應該會做到吧。』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已經走到機車棚。熟練地發動摩托車,往學校的方向騎去。

走進教室,好險,老師也遲到。期中考週還沒結束,一半的同學眼神看起來都像死魚一樣,另一半只能看得到他們的頭頂。老師來了,手上拿著一大疊的考卷,應該是上禮拜的考卷。為了這次考試,我還特地熬夜好幾天讀,第一次上大學後這麼認真,『我這還不拿個80分。』我心想。「蔡博佑,65分。博佑不錯喔,有比上次進步喔!」看來離80分還有點距離呢,老師和藹親切的語氣,在我聽來就是對弱者的同情而已,我不喜歡,但也沒辦法。「這次全班的平均是81分,很不錯的成績喔!」喔,又是一記重擊。其實我也不是很計較考試和分數的人,但是上了大學之後,不管在哪方面,我好像都是吊車尾的,漸漸地不被信任、肯定,自己也開始質疑自己。『算了,有及格就好。』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他們好久沒問我的成績如何了,不過畢竟他們也很多事情要忙,也沒空管我吧。

下課,前往打工的商業大樓。以工讀的薪資來說,這裡真的不錯,工作難度也不高,算是近期以來的小確幸。一坐上辦公椅,負責管理工讀生的王姐向我走過來,我想她應該是要指派我今天要做的事吧。每天做的事都差不多,還要每次都過來再講一次,還真夠煩的。「博佑,很抱歉,今天是你的最後一天。我們工讀生人力已經飽滿了,以工作表現當標準,我們決定要請你離開,謝謝你這幾個禮拜的幫忙。」聽完這番話,我居然冷笑了一聲,是在笑自己連這麼簡單的工作也可以搞砸,也是在笑自己怎麼可以這麼衰。接著揹起包包,往門外走出。心裡真的是充滿了不甘心,再也無法裝作平靜。打開通訊軟體,輸入訊息:「我需要你們……」按下刪除鍵。我戴起耳機,分散注意力,騎回宿舍。

坐在寢室的書桌前滑手機,心情還是一團糟,也沒動力做其他事。或許就是這樣才不被信任,心情不好,不想做事情,敷衍了事,搞砸,心情不好。這種鬼打牆的循環不知道有過幾次了,是該死的獅子座性格在作怪吧,就是不想輸,不想被瞧不起,所以每次的打擊都加倍地沉重。『真不想長大,不會有這種煩惱。』鴕鳥心態又再次攻進我的腦海。叮咚!通訊軟體的通知跳了出來:「吃飯了嗎?」看著訊息的我,心就像被大力搖晃過的汽水,開始不安定。平常不會主動打電話給他們的我,點開了聯絡人的選項,撥號。
「喂?」
「喂,啊你吃飯了沒?」
「我吃了,你們呢?」
「不要吃太多肉嘿,多吃蔬菜。我們吃了啊,我們去吃一家不錯的餐廳,下次帶你一起去。」
「想你們了。」
「長這麼大,第一次說這種話,怎麼了啊?」
「大概是因為天氣開始變冷了吧,你們要記得穿暖一點。」
「會啦,啊要寄衣……」不等他們說完話,我掛了電話,也慢慢地看不清眼前的手機。為什麼不把自己的心情說給他們聽呢?為什麼不說我需要他們呢?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習慣在他們面前隱藏自己軟弱的一面,怕他們擔心,怕自己又變回依賴人的沒用模樣。
大概是我長大了吧。
如果是這樣,
那我不想長大。

創作理念

人到了一定成熟的程度,遇上不如意的事,卻無法開口與身邊重要的人訴說。常常話說到了嘴邊,又不自覺地收回去了,繼續獨自承受。這種微妙的心境應該是成長的必經過程吧。文中的「他們」沒有說明與主角是什麼關係,讓讀者可以自行帶入,或許是父母,或許是摯友,端看個人生命經驗。另外文中還有一個小小藏頭,也呼應了主題,雖然不是藏的很高明。(縮圖來源/Pixabay

記者 蔡翔宇
騎著一台經典車款,聽著90年代的嘻哈音樂,奔馳在鄉間小路之中。 這才是人生啊,酷吧,冰塊庫巴。
編輯 蔡璨竹
我不想離開床。
記者 蔡翔宇
編輯 蔡璨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