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期

人生錯字修正帶 觀護人于欣梅

輔導著一個個曾迷路的生命,在這過程中于欣梅也替自己的人生找到了價值。

人生錯字修正帶 觀護人于欣梅

鄭頎 報導  2017/12/10

聽到「受刑人」或是「更生人」你的第一個反應會是什麼?是恐懼,是嫌惡,抑或是同情?在新竹地方檢察署擔任觀護人近二十個年頭的于欣梅,平時的工作就是協助追蹤、輔導受刑人回歸社會。儘管這不是個容易的任務,她仍堅持自己正在做的事,並堅信「滴水總能穿石」,努力終究能造成改變。不在乎是否能得到回報,「我可以多為這些人做什麼」是她面對工作始終的信仰。

青少年時期挫折 理想的濫觴

生長於山明水秀的東台灣,來自花蓮的于欣梅坦言她從來沒想過會在中央山脈的另一側度過大半輩子。父親是退休的小學教務主任,母親則是公家機關的聘僱人員,于欣梅笑著說自己的成長背景很單純,在高中以前的求學也未曾遇過什麼波折;但也就是如此一帆風順的成長過程,才會讓高中時期的挫折徹底地改變了她的未來。

高中就讀花蓮地區第一志願的花蓮女中,于欣梅自認為能力普普,卻身在升學班。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課業壓力,挫折容忍力低的她當時過得十分痛苦,耳邊導師言詞尖銳的指責更是令她經常以淚洗面,「那時候我幾乎是要休學」她說。

直到有一天,幾近崩潰的她被帶到學校的輔導室。第一次接受輔導之後發現,輔導老師的耐心傾聽和溫柔勸導,竟然可以給她帶來那麼大的力量。於是,于欣梅對於青少年的輔導漸漸產生興趣。「我覺得青少年在發育的這段期間是很容易有一些狀況的,因為那時候的變化會很大又很快、很多,所以我就對青少年這一塊特別有興趣。」以高中時期所碰到的挫折為鑑,當時的于欣梅就此確立自己未來要從事輔導相關工作的志向。

在東海大學就讀社工系的期間,于欣梅從學姐的口中輾轉得知「觀護人」這項職業,學姊告訴她工作的內容主要是輔導青少年。她發現這與自己的理想不謀而合,於是在大三那年,選擇到花蓮地方法院的觀護人室實習,擔任少年觀護人,並就此與這份工作結下了不解之緣。

于欣梅擔任新竹地檢署觀護人十餘年,始終保持當初那份理想。(照片來源/鄭頎攝)

觀護人工作 和當事人的相互學習

根據樂學網對觀護人的介紹,觀護人的種類可以分為二種。一種是「法院觀護人」,主要負責的業務是少年事件的相關調查、保護管束、假日輔導活動等等;另一種則是「檢察署觀護人」,負責處理成年人的保護管束案件及緩起訴,以及辦理司法保護的相關業務。

由於當時高考分數的分發結果,于欣梅並未達成自己心中的第一志願成為負責少年事件的法院觀護人,而是到新竹地檢署擔任專司成人觀護的檢察署觀護人。她坦言,當時才二十三歲的自己涉世未深,考上觀護人的職位固然很開心,但因為和自己原本預期的工作內容不同,一想到自己面對的當事人都是在江湖上打滾多年的「大哥」心裡就惴惴不安,甚至常為此作噩夢。「我那時想說,我是不是該在我的抽屜裡擺一把刀子,如果他突然要怎麼樣我才可以預防」她半開玩笑的說。當然,這些胡思亂想後來都沒有發生,反而在與這些人生歷經波折的當事人相處的過程中,于欣梅開拓了許多新的生命視野。

于欣梅曾經處理過一個案件,至今對她的影響還是很大,也成為了她在工作中始終銘記的原則。那是一對吸毒慣犯兄弟的個案,他們的母親有三個孩子,兄弟倆吸毒、女兒則是未婚生子。女兒孩子的生父不知去向,所以也是由那位老母親撫養。當時于欣梅身為此案的負責觀護人,理所當然地進行了訪視。本以為身為觀護人進行關心與慰問,當事人應該會是十分感激的,孰料那位母親對她的關心竟不理不睬,甚至只因為她說了一句「很辛苦齁」就立即對她下達了逐客令。

當時于欣梅百思不得其解,想不透為何自己的關心會這樣被拒於門外,直到後來隨著年紀和閱歷慢慢增加,回頭看才知道自己當時犯了什麼錯。她發現自己當時並沒做到真正的將心比心,雖然隨口說出「辛苦了」這種看似關心的言語,卻未曾真正站在對方的角度去體會,那對當事人來說,她的噓寒問暖不過是一種凸顯自己相對高度的嘲諷罷了。

她因而更加瞭解觀護人被賦予權力的意義,並不是拿來為所欲為,「要感謝當事人的出現,讓你清楚自己的位置在哪裡、能發揮最大的功能是什麼。」同理心大家都掛在嘴邊,卻鮮少有人能身體力行。這次的經驗也為于欣梅上了一課,讓她更懂得如何用當事人的角度慢慢走進他們的世界,真正了解對方,才能知道如何給予幫助。

于欣梅任職的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照片來源/鄭頎攝)

回饋帶來動力 照亮下一個生命

從事觀護人工作十多年來,被拒絕過、被騷擾過、甚至被自己的當事人反撲告上法庭過,是否考慮過轉換跑道?于欣梅坦言,在歷經這些挫折後確實曾想過放棄,但一方面是現實層面的考量,有了家庭和孩子之後責任變重了,不能隨意說走就走;更重要的是,在這份工作中獲得的那些人生的價值,讓她無法輕易離開這個崗位。回憶起當初進入這個領域的初衷、熱情,以及過程中無數當事人帶給她的回饋,她發現這份工作充實了她的生命。「我很謝謝他們走進我的生命,因為我的生命其實很單調,但是因為他們,我的生命變得很豐富。」

儘管和當事人的相處為于欣梅的生活帶來了許多無奈、憤怒和沮喪,但更多時候帶來的是滿滿的快樂和欣慰。「因為看到人的改變真的太快樂了,他只要一句簡單的回饋說『老師我都有記得你跟我說的』,其實我內心都是很滿足的。」這份工作所帶來的所有人、事、物替她原本平淡的人生著上了色彩,也成了她堅持下去的動力。

于欣梅語重心長地說,更生人回歸到社會之後時常要面對許多問題和異樣的眼光,尤其是在他們剛回歸外面的世界,心裡還很徬徨的時候,很容易會動搖,只能透過耐心的輔導慢慢讓他們重新適應社會、走向正途。在于欣梅說這段話時,感覺不到她臉上有任何一絲無奈和不耐煩。很多人都說她的付出改變了許多人的人生,她略帶微笑,眼神十分堅定地說:「比起改變他們的人生,他們改變我的人生更多。」

這些生命給予的回響奏鳴了于欣梅的人生,而她也將繼續帶著這份力量向前邁進。哪怕是替當事人們多爭得一絲重返正途的機會,對她來說都是無價的回報。

記者 鄭頎
若說你是雲,我便是那鷹。 若說你是浪,我便是那鯨。 你說是情非得已,我只能用淚灌醉自己。  
編輯 郭庭芸
好想要有睡飽的一天。 我喜歡畫畫和平面設計,正在努力學習中,這也是我一直睡不飽的原因(大概)。我的願望是希望這個世界上慣老闆少一點。昆蟲也少一點。
記者 鄭頎
編輯 郭庭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