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期

別再互相傷害了!告別情緒勒索

什麼是情緒勒索?我也被情緒勒索了嗎?誰才是勒索的那一方?透過層層剖析,帶你一起認識「情緒勒索」。

別再互相傷害了!告別情緒勒索

王沛軒 文  2017/12/10

歲末年終之際,試著回顧一下今年與他人相處的過程,是否愉悅融洽?在這些關係中,有沒有曾經因為擔心讓對方感到失望,而委屈了自己的經驗?是不是總會過度顧慮對方的感受,讓自己備感壓力呢?

如果你曾對自己不情願的行為感到一絲懷疑,那麼你可能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被情緒勒索了!

以愛為名的勒索 過度宣洩的負向情緒

「情緒勒索」最早是由美國心理治療師蘇珊.福沃(Susan Forward)在《情緒勒索》一書當中所創造出的詞彙,意指藉由讓對方在一段關係中,產生恐懼、義務與罪惡感,來達到目的的一種行為模式。簡而言之,就是在有意或無意之中,為了緩解自己的不安,而不斷操控對方情緒的一種惡性手段。

「要是你沒考上國立大學,爸媽會很失望的!」、「我還以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沒想到這個忙你也不願意幫。」、「你可以去,但你如果真的去了,就是破壞我對這段感情的信任。」這些從家人、朋友、情人的口中所說出、看似日常的對話之中,其實處處充滿著不對勁。

接受到訊息的剎那,你的內心是不是開始產生了一些念頭──「一定是我還不夠認真,我必須盡力讀書不讓爸媽失望!」、「我其實很忙,但是如果沒有幫忙,我是不是不夠朋友?」、「我不能輕舉妄動,不能讓他對我失去信任。」這些看似「孝順」、「體貼」、「替對方著想」的舉動,其實都是被情緒勒索下產生的結果。因為在不知不覺中,你的決定已經被對方牽著走了。

也許,有的人確實適合這種「不辜負他人期望」的激勵;但有時,面對這些過高的期待、或是他人的請託時,多數人是備感壓力且無法抗拒的。這些無形之中累積情緒壓力的過程,便稱之為「情緒勒索」。

情緒勒索就像一個誘餌,等待著無法抵抗的人上鉤。(圖片來源/Faber Franco

是誰綁架了你的情緒?

日常生活中,我們常常不自覺的落入情緒勒索的圈套。仔細檢視這樣的矛盾關係,會發現勒索方通常都是你的重要他人:親人、朋友、情人──正因為是親密的人,才會對你具有勒索的力量。

在最開始,多數人會選擇否認;否認這些在乎自己、關心自己的人真的有「勒索他人」的行為。事實上,根據台灣心理諮商師周慕姿在《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書中所指出,這點正是情緒勒索關係之中,最弔詭的一件事。勒索者通常會將自己「勒索他人」的事實隱藏的很好,甚至連他們自己都沒有察覺,以看似善意的鼓勵和關心為出發點,目的是想達成自己在這段關係中賦予的期望,若被勒索者不順從,他們將會明示或暗示地告訴對方,自己可能因為被拒絕感到受傷或沮喪,迫使被勒索者妥協。

還記得去年所發生的相關案例嗎?一名資優生,在考上醫學系後卻選擇了自殺這條路,還有幾天前,一名大學生因期中考成績不理想而選擇跳樓輕生的新聞。試著層層剖析這些原先以「個人壓力太大」作結的個案,會發現其實他們都陷入了情緒勒索中的不對等關係,且無法自拔。父母過高的期望正是一種典型的勒索,忽視了孩子原先的情緒與需求,這些以「為了你好」出發的勒索心理,卻在無意之中造成無可挽回的局面。

情緒攻防戰 為什麼會被勒索?

難道這些被勒索的人都這麼不自覺嗎?為甚麼我們無法阻止自己被勒索?其實,被勒索者並非毫無察覺,只是因為他們對自己沒有自信,又太看重對方的感受,選擇性地忽略了自己也很難受的事實,「委曲求全」就是被勒索者最佳的形象代名詞。

周慕姿在《天下雜誌》所刊登的文章中也提到,善於勒索的勒索者通常會以貶低對方自我價值、引發罪惡感、剝奪安全感,這三項手段,來達到綁架對方情緒的目的,尤其是「罪惡感」。罪惡感往往是被勒索者與自己內心最過不去的一塊,因為罪惡感會不斷的提醒自己:「讓他人失望是自己的錯」。

由於害怕別人對自己失望,讓勒索者有機可乘,抓住了被勒索者心中最脆弱的地方,進而予取予求。為了快速緩解這樣的不安感,在被情緒勒索的當下,「接受勒索」也是被勒索者逃避的方式之一,將這些壓力自行合理化、正當化,重新回到獨自承擔所有過錯的惡性循環中。一旦妥協於這些假性的責任感、道德感、罪惡感,在不斷自我貶抑的情況下,被勒索者終將喪失對自己的信心,長期接收負面的情感壓力,更容易導致一個人消極厭世,甚至憂鬱。

蘇珊.福沃在《情緒勒索》一書當中所提出的六大勒索過程:要求、抵抗、壓力、威脅、順從、舊事重演,是持續性的惡性循環。(圖片來源/海苔熊

不安感作祟 沒有誰是受害者

在情緒勒索之中,勒索者可能會被視為「加害者」,但其實,無論是勒索者與被勒索者,兩方都只是在不斷的互相傷害,沒有誰是絕對受害者。

情緒勒索者往往將自己的期望強加在對方身上,卻又不願明講,最常見的方式,就是以「你必須」來掩飾「我希望」。儘管這些期望是勒索者單方面的想法而已,但勒索者會採用「必須」的態度,強化要求的合理性,讓被勒索者將他人的期望自我內化。勒索者這樣口是心非的說話方式,更多的時候顯示的是對這段關係的不安與焦慮。在面對親情、友情、愛情時,兩方都相當的缺乏安全感,同時卻又渴望自己能被重視,因此才會選擇了一個最快速,但卻傷人的方法。

我們以為是被勒索者對自己不夠有自信,才會造成勒索的局面,事實上,勒索者也是沒有自信的一方。由於懷疑自我價值,勒索者必須透過情緒勒索,來證明自己在這段關係中是被需要、認可的。說穿了就是兩個自我價值感低落的人,為了尋求內心的安全感,在錯誤的方式下不斷傷害對方的惡性方法。

拿出拒絕勒索的勇氣

害怕失去的心理因素,讓勒索者持續勒索,也讓被勒索者無法抵抗。但是,若兩人都很重視對方,那麼拒絕勒索並不會使你因此失去這段親密關係。對勒索者而言,表達對他人的期望,並非全然是勒索的罪過,重要的是,無論對方是否願意滿足你的期待,都不該在無形中施加壓力;對被勒索者而言,則必須明白,體貼與同理心不該淪為滿足他人需求的方式,發自內心主動的付出,才是自己價值的體現。

關係不該被「勒索」,找到雙方最舒服的相處管道,拿出拒絕情緒勒索的勇氣──沒有人必須為了誰的失望負責。

記者 王沛軒
1996,四月 / 想活在海裡。
編輯 巫尹文
希望每天都可以開心地活著。
記者 王沛軒
編輯 巫尹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