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期

人帥真好 「顏值」決定一切?

「人帥真好,人醜性騷擾」,顏值可以當飯吃嗎?不是帥哥就只能當魯蛇嗎?

人帥真好 「顏值」決定一切?

顏維萱 文  2017/12/10

純愛電影中推動男女主角感情的肢體接觸總是能夠成功撩撥萬千少女的芳心,但若電影中的角色不再是由所謂高顏值的俊男美女主演,我們還會為了這樣的情節心動嗎?「人帥真好,人醜性騷擾」為近年來被廣泛使用的網路流行用語,以諷刺的口吻形容同一件事情,會因為外貌而遭受不同態度的對待。在這樣的看臉時代中,「顏值」對一個人的價值評斷有什麼樣的影響呢?

日本純愛電影《白晝的流星》改編自同名漫畫,其中主角間的肢體接觸常作為劇情推進的重點,羨煞眾多女性觀眾。(圖片來源/擷取自東宝MOVIEチャンネル

面孔吸引力 好看的定義

顏值,字面直譯為容貌的數值,隱含為人們的外表打分數的意義,且以顏值的高低形容人的長相好不好看。外貌評斷常被認為是人類主觀的感覺,存在個體間的差異,但事實上,有許多心理學研究指出,被認為「好看」的外表具備一定的要素,這些要素對於組成面孔的吸引力有很大的關聯。

根據西澳大利亞大學的心理學教授吉莉安.羅茲(Gillian Rhodes)對面孔吸引力的研究,可以綜合出好看的外貌需具備的特性。以臉部平均性來說,透過合成多張同性別的臉孔,發現合成樣本數與吸引力成正比,平均程度越高的臉孔被大眾認為好看的程度也越高。左右臉的對稱性也會對面孔的魅力產生影響,研究中以鏡射其中一側的臉製作完美對稱的臉型,比原始的臉型更能使人產生愉悅感。而以綜合生物性觀點的演化心理學更指出,明顯的性別化特徵顯示了個體的健康與優良基因,富有繁衍的競爭力,更容易獲得異性的注意,但以人類的情形來說,擁有女性特質的男性臉孔也未嘗不是件壞事,較柔和的面容顯示著易溝通性以及善良顧家等有利於提供後代優良生長環境的特點。這些要素都成為決定面孔吸引力程度的指標,對於高顏值的定義有著深厚的影響。

兩張圖片分別為吉莉安.羅茲進行面孔吸引力實驗中代表平均以及對稱的示意圖。圖一為經過多重合成製作的平均臉樣本,分別為高加索人與中國人的平均臉;圖二為臉部對稱性的比較圖,左邊為原始臉型,右邊為經過處理的完美對稱臉型。(圖片來源/顏維萱重製)資料來源:Annual Reviews 

顏值與能力 本末倒置?

外表經常作為對一個人的第一印象,顏值的重要性也被強調成人際互動、社群參與,甚至是求職活動的準則,也曾出現雇主將顏值列為應聘條件。過度關注顏值的後果,也出現「靠臉吃飯」等貶低高顏值者的言論,僅以顏值作為評斷一個人的單一標準,而忽略了內在的能力。

以女警為例,透過「女警」作為關鍵字搜尋相關報導,出現結果多以正妹警花作為報導主軸,對於其服務內容以及辦案能力等都少有著墨,甚至出現點評全台各縣市正妹女警的整理數據。本為保護人民的員警,卻被以顏值作為媒體再現的重點,淪為被賞玩的「花瓶」,其專業性也遭到質疑。

對於面容姣好女警而言,外型經常被放大檢視,身為警察的專業性卻被忽略。圖為蘋果日報對於「警花」相關報導的推薦文章。(圖片來源/擷取自蘋果日報

雙重標準 加深相對剝奪感

而「人帥真好,人醜性騷擾」這句話,以男性角度作為出發點,顯示了具有面孔吸引力的男性似乎可以憑藉著高顏值為所欲為,反之則得到截然不同的結果。無論是何種性別使用這句話做評論,都帶有揶揄的成分,但在女性使用的情況下,似乎又多出一份贊同當事人帥氣程度的意義,亦或是對非高顏值對象所作行為產生的嫌惡。

在男性使用的情況下,則能感受到對於這種雙重標準現象的不平,除了對自身遭受的惡意評價感到焦慮以外,也容易對被歸類於高顏值的同性產生嫉妒心理,進而衍生為相對剝奪感。相對剝奪感是一種期待與現實的落差,當人們將自身利益得失與其他群體比較之後,發現自己身處於劣勢狀態,在意識到他者擁有自身未得到的資源時,便會產生這種不公平的負面感。而這樣的感覺更容易產生於同性之間,當高顏值男性能憑藉著外貌獲得更多異性關注、更寬裕的錯誤容忍度、更出色的評斷結果,作為同性卻未能享有同等的待遇,被剝奪的失衡感也就會越顯著。

在雙重標準氾濫的情況下,固化的思考模式使得處於劣勢的群體也難以脫離次等的標籤,除了造成特定族群容易利用他們的優越性合理化其作為,也易使劣勢方產生仇視對立者的惡性循環。

對顏值高低產生的雙重標準現象,時常作為兩性相處的討論議題。(影片來源/HowFun

顏值的意義 受制對象的逆轉

受制於女性對於男性外貌所做出的不同反應,似乎也顯示了男性在兩性關係不再像從前那樣永遠處於優勢。以社會生物學探討兩性性行為及擇偶的大衛.巴斯(David M. Buss)在研究中指出,男性在擇偶條件中特別注重女性的外在吸引力,以便在生殖策略之中,增加繁衍的成功率;而中國古代定義美女經常以三庭五眼、三低四高等五官位置比例做為美貌的準則。在過去,女性的面容受到男性單方向要求,但現今,女性逐漸獲得性別關係中的主導權,男性的外貌也反過來成為重要的男女交往條件,使得男性在兩性之間喪失原先的優越性,導致男性在探討性別議題上時常作為焦慮的一方。

而這樣的現象也造就了諸多仇女事件的發生,例如PTT上的母豬教等案例,將女性塑造成外貌協會形象,崇尚金錢與洋人,或許這反而促成男性對於同性高顏值形象的變相推崇?亦或是對於自身條件感到慚愧的象徵?「顏值」的高低無法定義一個人價值,但在高標準審美已成為常態的社會之中,我們又該如何拿捏價值判斷扯度,該如何避免因外貌而產生的偏見以及詆毀,仍是值得持續關注的課題。

記者 顏維萱
翔翔世界棒
編輯 楊巧柔
給我完成一切的力量
記者 顏維萱
編輯 楊巧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