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期

厭女?仇男?網路的性別戰爭

近年來的網路社群對於性別議題充滿了肅殺之氣,從經濟、社會與心理學角度切入性別論戰的成因。

厭女?仇男?網路的性別戰爭

徐仟妤 文  2017/12/17

從流傳於台灣網路社群的ㄈㄈ尺一詞,到最近充斥PTT的台女文,及母豬教論戰,近年來的網路社群對於性別議題充滿了肅殺之氣。

網路社群中的「台女」與「台男」

台女與台男原為指稱台灣女性與男性的中性名詞,但在網路社群中,台女通常與拜金、喜好與歐美男性交往、公主病母豬等形象連結。而台灣男性則被描述為遭到女性利用的工具人,或是負責接收被「使用」過後的台灣女性的資源回收廠。匿名電子佈告欄系統PTT不時有人張貼「台女約砲世大運外國選手」或「台女誣告男友性侵」等「台女文」,以煽動性的標題引導底下留言做出「台女不意外」、「母豬」等負面評論,也有部分女性網友以公豬、台男等名稱反擊,造成愈演愈烈的性別論戰。

追溯網路性別論戰的起因,厭女症(Misogyny)開始廣泛受到討論。東京大學大學院教授上野千鶴子於《厭女 日本的女性厭惡》一書提到,厭女症為男人否認女人等同於自己的性主體,並把女人客體化或他者化、蔑視女性的表現。意味男性成員得要透過讓女性成為性的客體,如資源回收一詞中供人「使用」的台灣女性,藉此來確立自己的主體性,以進行同性社交的認同與連結,可類比為底下的推文與留言。並在過程中將女性分化為聖女(正妹、女神)與妓女(母豬、台女),具有女性崇拜與蔑視的二元性。

充斥著性別爭議的討論區。(圖片來源/PTT討論串

隱性的求偶焦慮與錯誤歸因

為何現代男性會在網路上產生所謂的厭女現象?聯合報鳴人堂專欄作者劉揚銘在《母豬教誕生的社會背景》一文提及,這與男女婚姻看法不同有關。過去早婚的社會中,男女交往與結婚一氣呵成。已婚男性能夠獲得社會地位與個人價值的提升,但婚姻對於女性的束縛相對強烈,傳統性別分工甚至會衝擊個人職涯選擇以及夢想,因此現代女性選擇晚婚、不婚的比例愈來愈高,造成男女之間的婚姻需求赤字,戀愛自由市場化追求關係的角色轉變。

此外,近年的青年薪資停滯與高房價也助長了厭女風氣。傳統社會對於男性的期許,多扮演提供婚姻與交往支出的角色。過去高經濟成長率的時代,男性能以金錢換取婚姻關係,但隨著近代女性意識及經濟能力的提升,男女關係的建構不再只有經濟考量,婚姻觀念逐漸從功利性的交易轉變為戀愛關係的建構。隨著不景氣的時代來臨,部分年輕男性無法負擔傳統經濟需求,又無法在戀愛自由市場競爭,開始將矛頭指向女性的「拜金」以及只與歐美男性交往的「ㄈㄈ尺」行為,認為台灣女性愛錢又不潔身自愛。交通大學心理學教授梁瓊慧表示,這與社會心理學中的認知失調理論有關,人們傾向於維持穩定、正面的自我形象當男性發現依照自我認知中的作法,無法得到相應的回報時,為了緩解這樣的認知失調,會污名化對方藉此自我辯護,將婚戀市場挫敗的主因歸咎於女性。

女權過剩?

部分男性則反駁厭女的指控,認為台灣社會已達到實質性別平等,並將矛頭指向女性主義。他們認為台灣女性享受父權紅利下對於女性的禮遇,在爭取女權的過程僅挑選有利的部分,卻不願一同扛起傳統男性背負的責任,例如經濟的分攤以及義務兵役。開始出現如「女權自助餐」或「仇男」等名詞,以反女權為號召的Youtube頻道部落客應運而生,並將女權主義與帶有貶意的社會正義戰士(Social Justice Warrior)連結,認為在女性主義論述中,男性往往被忽略、責怪或妖魔化,僅是形式化的政治正確。上野千鶴子在書中也引述日本哲學家森岡正博的說法,森岡認為男性同樣在性別束縛下感到痛苦,必須克服變成「不像個男人」的恐懼,加上希望自己與生俱來的一切能獲得別人的肯定,因此男性才會一直拒絕女性主義中隱含的對於男性的否定

兵役一直是性別論戰中的爭議點。(圖片來源/金魚缸粉絲專頁

橫跨東亞的性別戰爭

這樣的男女性別論戰也出現在其他東亞國家中,東亞國家同時受到傳統儒家社會與西方思維影響,新舊性別觀念的差異產生歧見。中國社群媒體在2014年出現「直男癌」一詞,「直」與「歪」分別為主流異性戀與同性戀的指稱,直男癌泛指具有性別優越感及大男子主義、對女性評頭論足的異性戀男性。此現象在社會競爭壓力龐大的韓國也可見一般,根據BBCQUARTZ的報導,南韓社會的性別戰爭正如火如荼的發生。一名韓國女性聲優因在社群網站貼出穿有「女孩不需要王子」標語的上衣照片,而遭到解雇,原因是該標語為南韓傳播女權思想的組織Megalia所提出。該名聲優穿著這件上衣被部分民眾認定為仇男行為而遭到抵制,Megalia則回應,此標語只是為了讓世人改變「女性必須依靠男人」的思想。此外,韓國的男權團體聲勢則愈加浩大,男性激進組織NGO for Gender Equality呼籲取消政府性別平權與家庭的部門,認為傳統社會要求男性承擔養家責任是反向歧視,並讓女性過得比男性更好,因此反對女性要求更多的權力與保護。

1970年代韓國經濟高速增長,許多人擁有穩定的工作與高薪酬,能夠以一人的收入支持家庭運作。1990年代末期,亞洲金融危機打破了韓國上班族男主外、女主內的經濟模式,許多失業的男人開始與女性在職場中競爭。全球經濟的放緩更嚴重影響韓國出口導向型經濟,企業大量裁員造成家庭債務增長,加上韓國大學畢業人數遠超過就業市場,許多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只能擔任臨時工,青年失業率更接近10%。年輕人、尤其男性將自己的狀況與父母輩的進行比較,往往感到十分失望,並將挫折感投射到女性身上。 

Megalia網站的LOGO中,暗示「小陰莖」的手勢。(圖片來源/Megalia 粉絲專頁

該名聲優引發爭議的推特貼文,貼文內容引述美國卡通公主闖天關的台詞:「我需要的不是一個英雄,只是一個朋友」。(圖片來源/HOKKfabrika

溝通與理解 消解性別歧異

縱觀台灣與東亞的網路性別論戰,不論男性或女性都受到傳統性別角色的制約,並同樣擔負自身角色所受到的社會期待,而脫離標準的恐懼則會造成自我厭惡及汙名化他人的行為。網路匿名留言容易讓人陷入去個人化(Deindividuation)的狀態,失去對於言語拿捏的分寸,並造成比現實生活更加極端的話語。但觀點的日益兩極化對於性別的溝通與和解無濟於事,理性聆聽並理解雙方的思維脈絡,才能真正消解社會的性別歧見。

記者 徐仟妤
一個沒有文采的人在做需要文采的事,嗚呼哀哉。
編輯 戴葦婷
I fought my way through life.
記者 徐仟妤
編輯 戴葦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