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期

投筆從農闢花間 郭雅聰

有著咖啡公路美名的東山175號縣道也曾是一片荒土,直到文人農夫郭雅聰開創第一座咖啡廳「大鋤花間」,散發公路上的第一抹咖啡香。

投筆從農闢花間 郭雅聰

蕭巧昱 報導  2017/12/24

蜿蜒的175號公路切割出一塊塊咖啡園,成熟的咖啡豆均勻舖滿曬豆場,各具特色的景觀咖啡廳點綴山坡,四處散佈著獨特的咖啡香。台南東山一直是台灣重要的咖啡產地之一,其中的175號縣道更因咖啡產業與觀光的興盛而有咖啡公路的美名。大概無人能想到,這條長達20公里的咖啡公路是始於一個文人之手,他投筆從農,離開台北繁華的霓虹,扛起大鋤,在異鄉耕耘出一片天地。他就是東山咖啡公路的始祖,大鋤花間生態農場的創始人——郭雅聰。

告別霓虹 篳路藍縷入山林

被陽光曬得黝黑的臉龐,粗糙長繭的雙手,穿著簡約樸素的衣褲,在烈日下工作的郭雅聰臉上仍掛著燦爛的笑容。郭雅聰並不是農家出身,也不就讀相關科系,如今卻坐擁了三甲大的咖啡園和175公路上最富盛名的景觀咖啡廳——大鋤花間,說起這段咖啡傳奇的起源,最開始也僅始於一份單純的意外與理想。

在烈日下工作的農場主人郭雅聰。(圖片來源/蕭巧昱攝)

和東山結緣的過程非常奇妙,故鄉屏東的郭雅聰曾為了拚聯考而到東山鄉崁頭山上的仙公廟寄宿一年,全心準備考試。在考上世新大學後赴台北就學,主修圖書館學的他在畢業後繼續留在台北從事出版業,工作期間也出版過不少暢銷作品,同時有了自己的家庭。但在五光十色的都會中,他的心靈卻始終無法獲得滿足,這時郭雅聰回憶起了自己曾寄居一年的東山,想起山中愜意閒適的步調與美麗的大自然,讓他毅然決然結束在台北的工作,回到東山開始他夢想中的山居生活。

儘管懷著這樣的理想,帶著妻小舉家搬來東山的郭雅聰仍得面對經濟與現實的困境,為了維持生活,不讓老婆、孩子餓肚子,他只好嘗試各種職業來換取一家人的溫飽。過程中他種過梅子、殺過豬、擺過地攤、賣過小品盆栽······,做事認真投入的他在各種工作上都得到不少口碑與讚譽,也累積了一些積蓄,但這些好像都不是郭雅聰真正想做的,直到後山上的幾株咖啡樹吸引了他的注意。

與咖啡邂逅 胼手胝足闢園地

郭雅聰一直希望能走有機的道路,但在與咖啡相遇之前,這種不噴灑農藥的耕種方式還是使得種出來的蔬果存在賣相不佳的問題。數十年前的台灣也不怎麼盛行有機觀念,郭雅聰那些價格高又沒有賣相的蔬果始終無法得到多數顧客的青睞,而咖啡正是這一切意外的轉機。不像一般蔬果會因病蟲害損傷而難以銷售,取果實加工的咖啡讓郭雅聰能撇開賣相問題自在地耕種,並在能力與環境的配合下堅持他的有機之路。

大約民國六十多年時,崁頭山後山就有一些咖啡樹,但早期第一沒有技術,第二當時喝咖啡的人口也不多,即使土質與環境適合也沒有辦法將產業推廣出來。如今趁這個機會,郭雅聰便去後山移植了一些咖啡樹回來種,在這之前他對咖啡毫無研究,一路走來完全是土法煉鋼,他四處找資料研究,也試過用鍋子炒、用爆米花機烘咖啡豆,漸漸走出了自己的特色,在仙公廟旁蓋起了小小的咖啡館。

然而好景不常,沒想到郭雅聰咖啡館的所在地竟是國有林地,連著附近好幾戶的店家都遭到檢舉,事業也遭受牽連,只好放棄這塊土地。但當時郭雅聰的咖啡已建立起個人的品牌、受到不少顧客朋友的喜愛,為了延續這樣的咖啡香,被迫離開仙公廟的他馬上開始尋找下一個容身之處,最後在另一座山頭——現今的東山175咖啡公路,也就是現在大鋤花間的所在地定居了下來。

那時的東山咖啡公路仍是一片荒蕪,郭雅聰便從零開始重新構築,開田地、闢荒土,連大鋤花間的屋子本身都是自己一磚一瓦堆砌起來的,花了五個月的時間將原本鳥不生蛋、人煙罕至的地方變成了悠閒暇適的咖啡天堂。本來就喜歡老東西的郭雅聰更藉著朋友的關係,要到了許多老農村遺留下來的東西,老舊的大門、損壞的鋁盆、殘存的鐵皮、廢棄的電線桿······到他的手上似乎都像被施了魔法,成了獨特的裝置藝術點綴在大鋤花間的各個角落。

「很多東西平常把它收集起來,用你的創意、用你的巧思就可以創造出不同的價值,到時候就會派上用場。」與大自然、老物件共生,賦予舊東西新生命與特色,它們就會找到專屬於自己的位置,這一直是郭雅聰的人生哲學之一。

大鋤花間的各個角落都能看見廢棄舊物重新妝點後製成的裝置藝術。(圖片來源/蕭巧昱攝)

環境友善 邁向心靈的有機

除了栽種、飲食上的有機,郭雅聰更推行對「環境」的有機。秉持著因地制宜、不強行改變自然生態的原則,建立大鋤花間的過程中郭雅聰幾乎沒有砍掉任何一棵樹,除了人行走的道路之外,在咖啡廳的龍眼樹、山坡上的大小石頭都全行保留,依著地形與固有的植物蓋起他「樹屋」一般,世上絕無僅有的咖啡廳。「石頭在我們就尊重他,樹在我們也尊重他,那到最後他真的給你很多東西啦。」郭雅聰笑道。

大鋤花間四周都是自然的草木田地,有著茂密的咖啡樹林與高大繁盛的龍眼木,也少不了自然的各式昆蟲,比臉還大的人面蜘蛛在空中織起細密的網,郭雅聰還在店內養了兩隻小青蛇,讓都市來的顧客們認識不同的大自然環境。無毒又溫馴的青蛇長得和赤尾青竹絲很相像,附近居民也常因為害怕而將小青蛇打死丟棄在路上,透過這些機會,郭雅聰想讓來店裡的人們認識這些大自然中對人類並沒有威脅的生物,尊重生態,還原它最原始的樣貌。

問起郭雅聰一路上的堅持,他毫不猶豫地回答那絕對是有機。有機並不只是農業上的有機,保持環境自然的樣貌,不用人為的力量去改變它,也是一種有機,而這一路對咖啡、對生活、對生態的堅持,對他而言更是一種心靈上的有機。「我覺得到最後有機就是你的良心啦,你有堅持,你的客人看得到、對你有信賴,那就夠了。」一步一腳印,即便一路上步履蹣跚,腳踏實地才是最重要的。對郭雅聰而言,沒有什麼是做不到的,只要願意嘗試、願意做、勤做,那就是專業。

扛起大鋤 蒔出閒適人生

今年已是郭雅聰創立大鋤花間的第25年,大鋤花間這個特殊的名字也可以說是他人生與理想的寫照。從前做出版、拿筆耕耘的郭雅聰放下了手中的小筆,扛起大鋤,而花間則取自他非常喜愛的古典文學典籍《花間集》,希望手持大鋤,蒔花闢土,耕耘出《花間集》這樣的意境。也許就是這樣的理念與堅持,讓郭雅聰開闢出這樣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在東山的山頭上散發出揉合文學藝術與自然的獨特咖啡香。

記者 蕭巧昱
你問風,為什麼托著候鳥飛翔,卻又吹得讓牠慌張。
編輯 李哲君
台南的孩子,足球是最美好的初戀,籃球是忘不記的心上人,羽球是一輩子的執著。
記者 蕭巧昱
編輯 李哲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