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期

搞藝術會餓死? 當AI來踢館

這年頭不必委託藝術家,電腦也能自動生成插畫和音樂,這樣的人工智慧藝術潮究竟是好是壞?

搞藝術會餓死? 當AI來踢館

郭庭芸 文  2017/12/24

科技為社會帶來許多便利,應用領域相當廣泛的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即人工智慧)儼然成為顯學。照理來說AI的發展應是大眾所樂見的,然而2016年,人工智慧程式Alpha Go戰勝了世界圍棋冠軍,為全世界投下了一顆震撼彈。人類敗給科技的事實,不只是對於科技倫理的挑戰,更是對人文價值的威脅。

人工智慧的出現,使不少職業面臨淘汰,連需要倚靠感性而生的藝術創作也無法置身事外,近年來越來越多有繪畫、設計、編曲能力的AI程式出現,在藝術界掀起軒然大波。

人工智慧也能創作的世代來臨,這會對藝術界造成什麼樣的衝擊?(圖片來源/pixabay

科技應用於藝術 AI學會創作

例如MTLab美圖影像實驗室推出影像插畫化功能,團隊收集不同類型的插畫作品給人工智慧做範本,電腦系統經過學習後便能描繪用戶提供的照片,轉化為不同風格的插畫。或是線上上色軟體PaintsChainer,只要上傳插畫線稿,就能自動完成上色,系統會自動模擬出深淺漸層,一般繪師需要花上數個小時慢慢雕琢的陰影與光澤,在AI的處理下只是幾分鐘的功夫。

只要提供照片,AI就能夠自動描繪輪廓,完成一幅精緻的人像插畫。(圖片來源/美圖影像實驗室

簡單的平面設計也難不倒AI。近期知名的例子是阿里巴巴集團在雙十一節購物潮時,以軟體「魯班」在短時間內完成1.7億張廣告橫幅的設計排版。這些廣告橫幅是系統根據用戶資料預測可能會喜歡的商品之後自動生成的,也就是說,不同用戶可以看見不同版本的廣告橫幅。

AI跨足自動編曲的例子也不在少數,有Jukedeck等線上編曲系統,只要挑選風格、演奏樂器、節奏快慢等基底,便可隨機生成一段音樂;又或是Google推出的Magenta和IBM的Watson Beat,由創作者輸入一段自創旋律,系統會在分析內容後演算出適合接下去演奏的第二段旋律,加快音樂編曲的速度。

人工智慧能根據用戶選擇的風格選項自動產出音樂。(圖片來源/Jukedeck網站截圖)

這麼多案例的出現激勵越來越多企業成立研究團隊開發相關軟體,大眾爭相試用這些AI功能並分享彼此的創作成品,不少網友開心地發文表示「不會畫圖的手殘黨有救了」,媒體在介紹這些軟件時也多以「繪師要失業了」等聳動文句作為標題。

雖然目前人工智慧所創作出來的成品質量遠比不上真人親手的創作,但其發展進步得相當迅速,這樣的現象引起藝術工作者內心的焦慮:當專業技術被複製,創作者何以在商業市場上立足?藝術真正的價值是否能與資本主義下的科技產物比擬?

AI藝術帶來的可能性

以軟體「魯班」為例,一般來說要在短時間內做完這麼大量的廣告根本不可能。但是依靠科技的力量,不但能在壓低人事成本的情況下如期交件,還能夠依用戶喜好做個人化推薦,增加消費者點擊觀看的比率,為企業帶來優秀的營業額成績。雖然「魯班」的成品是倚靠設計師投入幾款模板作為範本後,再自動編排商品圖樣和文案而成,每幅成品做出來的造型差異性不大,美感水準也不高,但以一個商業活動廣告來說,這樣的質量足矣。

AI程式「魯班」能夠在短時間內做出個人化的廣告橫幅,帶來商業利益。(圖片來源/優設

除了為企業帶來利益以外,創作者本身也受惠於人工智慧的進步。如果遇到較緊急的委託案件,設計師可以使用這些軟體快速提案給業主參考,減少反覆修改所花費的製作時間和溝通成本。在失去靈感時,也能依靠電腦隨機生成的畫面或旋律尋找點子。

此外,在自媒體興盛的現在,閱聽人也能反過來成為內容產製者。有越來越多網友自製影片上傳平台、經營個人創作。促進這個潮流產生的原因之一,就是創作門檻的降低。素人透過科技的輔助,也能模仿專業人士的水準,畫出好看的插畫,或是為影片加上好聽的配樂。而且這些由系統生成的創作並無版權疑慮,若是普及使用,也能減少個人影片盜用商業歌曲作為配樂等侵權行為。

商業利益與藝術價值的拉鋸戰

人工智慧跨足藝術的優點有目共睹,但同時,是否也代表有可能因此模糊藝術的價值或打亂市場的行情?與其他行業相比,藝術工作的收入是較不穩定的。不像一般商品能以原料、人工時薪作為標價參考,藝術作品的成本計算非常困難,創作者們只能不斷地增進美感和品質,向雇主說服自己應得的價值。

但AI藝術目前的成功其實算是收割、複製藝術家努力的成果,研究人員提供電腦時下流行的曲風、畫風和排版模式,將其化為數據讓電腦學習,進而用模仿的方式隨機排列重組出作品。人類當然有能力一直創造出比電腦更美、更創新的作品,但換句話說,如果雇主選擇了降低成本而非追求更高的藝術價值,使用AI大量複製藝術界努力創作出來的心血結晶,那就有可能打擊藝術家創作的動力,也會加劇創作者削低價碼求生存的惡性循環。

AI的大肆發展還有可能會改變整個藝術產業的結構。跨足平面設計、網頁設計等多項領域的墨雨設計工作室創辦人吳哲宇分析,AI藝術的出現,會使業界結構變得兩極化。擁有高水準能力、位於藝術圈頂端的專業人士會更加被凸顯,因為他們有著電腦無法完全複製的獨到品味;業餘人士則能利用軟體做出有模有樣、接近商業水準的成品;最容易被淘汰的是有藝術專業,但能力和天賦擠不進金字塔頂層的中間族群。

知名設計師兼台灣科技大學工商設計系副教授的李根在,曾針對現在的趨勢發表感想。數十年前,電腦編輯軟體的出現,重重打擊了傳統的手繪技術。面對這次AI的來襲,他表示:「那些在經過四年大學設計教育後,連基本的形式排版美感能力都不及格的人,將會是第一波被淘汰的,而這樣的人可能不在少數。」呼籲現階段偏重編排技術的台灣平面設計界,應在新浪潮之下及時反思。

未雨綢繆 還是杞人憂天?

在各有利弊的情況下,這場論戰似乎沒有終點,並且科技發展十分快速,我們已經無法掌握AI藝術能夠成長到什麼地步。那麼我們究竟該如何確立藝術產業的價值與未來?

在第四屆世界網際網路大會上,企業家馬雲於演說中表示,人類不需要為AI的存在多慮。他認為,現在人類大腦的開發程度僅有10%,而這10%的腦容量創造出來的東西不足以超越人類。

由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和創新工場AI工程院副院長王詠剛共同撰寫的書籍《人工智慧來了》中,提出了「五秒鐘原則」:針對工作上的問題是否能夠在五秒內做出決策?如果答案為「是」,那麼這種職業將來被取代的可能性很高。相反的,如果工作中牽涉思考、推理等比較複雜的內容,則受影響的程度會比較小。

綜合以上論述,藝術界對於AI的來臨不必過於悲觀,但也不能鬆懈。藝術產業並不會被AI全面取代,同時,也許工作型態和職業偏重的能力會有所改變,與其焦慮AI的不斷茁壯,不如換個角度思考「AI能夠在藝術創作裡扮演什麼樣的角色」。現代的創作者需要學習與科技和平相處,因為真正的美感是不易被取代的,會被取代的是無法順應時代變化者。

記者 郭庭芸
有一個中國人,肚子餓了好幾天 於是他就練成了 Chinese空腹
編輯 戴淨妍
愛書成癡。最近試圖在緊湊的生活中抽出時間彈鋼琴。
記者 郭庭芸
編輯 戴淨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