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期

讓漂泊的生命停靠 王小可

完全投身於流浪動物的救援與中途,王小可拯救毛孩子的同時,亦被其所救贖。

讓漂泊的生命停靠 王小可

簡梵軒 報導  2017/12/24

走進靜謐的小巷,溫馨小巧的店家坐落一角,當佇足於店門口,繼一隻隻睜著雙好奇、水亮雙眼的貓咪,前來迎接的便是貓藝家的店主王小可。她時而招待客人,時而安撫貓咪,穿梭於店內各處從未停歇,忙碌之餘不曾顯露一絲不耐。她留心空間中任何一事,享受人與貓咪真切的交流,於她而言,這是生活偌大的喜悅與價值。

小可和貓咪感情深厚。(圖片來源/簡梵軒攝)

流浪的過去 救援的契機

自小背負家暴陰影,小可的童年並不順遂,十六歲時,她選擇離家。談及當時的心境,她道來:「我的身體被囚禁在一個地方,但我的內心是流浪的。」沒有家庭應給予的溫暖,也沒有強力的背景依靠與金錢支持,儘管當時年少,卻被迫獨立以面對刻苦的生活,即使如此,她並未因此放棄生命。

於此同時,她對身邊同樣漂泊的生命產生了同情與歸屬,她認為,即使人們過得再苦,亦有選擇他法、再接再厲的可能,但流浪動物卻否,牠們或許能填飽自己的肚子,卻無法逃離有心人士的傷害。同樣是生命,流浪動物為何不能保有生存的權利?

而一隻奶貓的出現更點醒了她救護流浪動物的決心。

某一日,她在路旁撞見一隻幼小的奶貓,本打算給予其一些溫飽,轉眼之間,奶貓已成車下亡魂,生命的脆弱與稍縱即逝徹底使她警醒,面對當下無以言喻的震撼,她體認到把握每分每秒的必要,「生命原來是這麼的脆弱,你只要多思考一秒,牠的生命就流逝一秒。」把握活著的每一刻,為需要幫助的事物貢獻一己之力,才是發揮活著最大的價值。

起初面對資源的匱乏,小可能省則省,透過自我節約以拼湊流浪動物的醫藥費,「不是要等到你有錢才能去做什麼事,而是你可以及時的、依照你當下的能力去給予。」回憶起當時,她堅定的說到。逐漸地,她的行動感染了周圍的人們,大家或提供資金援助,或協助救護,都證明一己之力並不渺小,善心得以感染。
 

安棲之所 停靠之岸

貓藝家提供一個可放鬆與貓咪交流的空間。(圖片來源/簡梵軒攝)

當救援的貓數量日漸增加,醫院已不堪置放,小可開始尋找一個既可讓貓咪安居,亦可使他們與人們友善交流的空間,而今日的貓藝家就此誕生。她提到:「咖啡廳只是個形式,不論貓藝家存不存在,救援仍會不斷在我的生命發生,只要我活著的一天,我就會去幫助和我一樣需要家的生命。」

並非以營利為目的,旨在讓被救援的貓咪有個安棲的場所,貓藝家另有一項重要功能,那便是讓人與貓咪「自由戀愛」——小可現除了救援與安置流浪貓,更肩擔送養人的任務,處理店務之餘,休假時除了奔走動物醫院之間,便是一場場與送養人間的家庭訪問,為貓咪與有緣人牽起一場改變彼此生命的邂逅。至今,小可已送養上百隻貓咪,且並未停止腳步。而透過店面的媒介,小可亦將救援相關知識散播出去,使來往客人亦可憑己之力協助各處的流浪動物,即使無法收養,仍能對牠們提供實質的幫助。

然而,來者並非全善,貓藝家的經營聚集了喜愛貓咪的人們,亦使不負責任的飼主現身,他們或假借曾捐予飼料等耗材之名,行棄養之實,將家裡原本飼養的貓強推給店家照顧,或直接將貓咪遺留在店門口,對此,小可有些無奈地提到:「開這樣的店最大的挫折,就是幾乎每個月店門口都有被棄養的貓!」因人性的缺失所造成的失望與挫折,是她最疲於應對的一環。

談及經營帶來的喜悅,小可目光炯炯地表示,自己最喜愛的便是觀察客人與貓咪的互動,現今人們大多掩飾著真正的自我才得以於社會上生存,來到這裡,有了一絲喘息的空間,看著人們從拘謹變得放鬆,並自然地與貓咪說話,源源不絕的成就感於是產生,「我希望能讓那些帶著面具生活、心靈很漂泊的人們來到這裡,有一種回家的感覺。」小可笑著說到。

店內的一角放置著去世貓咪的骨灰。(圖片來源/簡梵軒攝)

貴人相助 樹之根本

貴人的不斷出現是小可一路走來不可或缺的支持,從過去學生時期開始救援流浪動物之初,直至現今經營貓藝家,大至以往的同儕、教師、客戶,小至每一位顧客、領養人,皆是她所感恩的。她將貓一家的經營比做金三角,三端分別為領養人、客人以及自己,貓咪作為三角的核心,須仰賴三方的維繫才得以存活,已被安置的貓咪覓得新家人,而尚未獲救的才可以得到幫助,小可作為中介的樞紐,平衡事務的進行,而領養人與顧客則在背後支持著小可。

小可平時將所有事物延攬於一身,身體逐漸不堪負荷,此時部分熟識的領養人開始團結一致,協助整理環境,並主動提供義賣商品,以各自專長為貓藝家的大家庭分攤重擔,無形的凝聚力維繫著小可及所有有心提供協助的人們,大家因緣分匯集,因對貓咪的愛而不散。

拯救亦被救贖

小可與簇擁而來的貓咪和諧互動。(圖片來源/簡梵軒攝)

回頭檢視坎坷的成長經歷,小可慶幸救援流浪動物使她並未誤入歧途:「我很感謝救援這件事情,它救了我一命,因為我在付出的同時,根本沒時間變壞!」將自己比擬做一隻流浪貓,她強調,自己或許拯救了牠們的身體,但牠們更救贖了自己的心靈,這為同為流浪者的彼此找到歸屬。如此的圓滿便是她內心所渴求,也促使她檢視生命的價值。

不幸喪生的奶貓提醒她珍惜每寸光陰,人生若有許多事不及時行動,便可能留下遺憾,「有限的生命中,你能付出些什麼?」如此的信念鞭策她日日投身於自己所重視的一切,而從中獲得的溫暖,更促使小可原諒家人,走出過去陰霾。

儘管忙碌的生活使自己幾乎沒有正常的作息,小可不後悔自己所做的一切決定,細數過去的足跡,從晦暗乃至光明的人生,除了不忘的初心,更有意外的收穫,「開店的初衷是讓貓和自己的身心能有個家,可是沒想到救援流浪動物的同時,我也在拯救許多人類的心。」深信決定大於註定,小可不認命的毅力,讓許多漂泊的生命停靠,重新得到慰藉。

記者 簡梵軒
無貓不歡,無繪畫不歡,無芭樂不歡。  
編輯 戴淨妍
愛書成癡。最近試圖在緊湊的生活節奏中抽出時間彈鋼琴。
記者 簡梵軒
編輯 戴淨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