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期

國片難起飛 映演問題多?

國片長期受到好萊塢的壓制,究竟制度上產生甚麼問題導致台灣電影無法翻身?爭論多時的映演比率若實施是否能真正改善現況?

國片難起飛 映演問題多?

馮瑜庭 報導  2017/12/31

2008年魏德聖導演的《海角七號》成功掀起國片熱潮,至今仍以票房5.3億台幣位居全台國片最高票房寶座。然而,《海角七號》和目前以11.1億台幣穩坐票房冠軍的美國電影《阿凡達》相比,兩者之間的賣座程度存在不小差距。長期以來,國片難以和西洋電影競爭,除了觀眾不買單,還存在許多制度上的問題。

電影法多次修法 保護國片效果遭抹殺

民國72年,台灣的《電影法》成立,其中第11條提到「電影片映演業,應依中央主管機關規定之比率,映演國產電影片」,但隨著貿易自由程度開放,我國於民國90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相關保護國片的法條也被迫刪除以符合組織規定。民國93年《電影法》經歷第四次修法時,新增了第三十九條之二,條文內容為國內電影受外國電影侵害時,得以採取設立輔導金或設定映演比率等方案,然而因為長期未施行,便在民國104年被文化部以「違反我國WTO入會協定」、「侵害程度舉證困難」為由刪除。

但弔詭的是,現行《電影法》第六條「中央主管機關為因應外國電影進口,致我國電影事業受到嚴重損害,得採取之臨時性措施」,其中「臨時性措施」亦包含制定國片映演比率。至於何等程度會被視為「嚴重損害」依舊未有明確定義,也因此修法至今並無看到明顯保護國片的作為。

愛人仔文化電影推廣協會的負責人林怡君表示,無法明確指出國片受到外來電影侵害的原因是戲院票房並未透明化,片商只能被動接收這些資訊,且無查證管道,政府也沒有判定依據。至於不符合WTO的規定,一位不願具名的電影工作者說道,「生意不該高於國家利益,文化是保障國家永續生存的資本。」

文化例外護本土電影 各國作法不同

「文化例外」是法國於1993年提出的名詞,認為影視產品是文化的一種,不能和農產品等商業產品相提並論。相對於許多國家視電影為「文化例外」的一環,台灣政府將電影產業屏除在與美國貿易談判的項目外,以公平競爭為由將電影交付市場機制。

以鄰近的韓國為例,該國從1994年起實施嚴格的國片銀幕配額制度,即電影院每廳一年需有146天播放本土電影,讓國內電影產業受到基本保障,即便2006年時配額砍半至73天,長期奠定下來的基礎仍持續讓韓國片蓬勃發展。而台灣政府則認為,若讓電影保有「文化例外」的權力會引發各國反彈,因此沒有明顯的保護國產片行為。

林怡君提到,台灣若實施銀幕配額應該循序漸進,若一開始即要求高比率的國片上映時段,國產電影的數量不見得足夠。國立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助理教授張宏宇則表示,過去台灣電影其實非常興盛,甚至大量外銷到鄰近國家,因此沒有「國片需要特別保護」的概念,但近期國片處於弱勢的情況越來越顯著,台灣民眾才開始意識到文化例外的重要性。

美商盤據台灣市場 本土商發行面難題

在台灣,美國電影每年市佔率為80%至90%,而國片只能排在剩下的檔期中;其中主要的原因和美國發行商(以下簡稱美商)與戲院協調放映事項時較具優勢有關。根據牽猴子整合行銷負責人王師在娛樂重擊上表示,預計十月上映的電影,美商六月就能確定上映的戲院,本土商卻要等到八、九月,也導致部分國片委託美商發行以獲得較高曝光率;《海角七號》、《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等國人熟知的電影就是由美商發行的。

國片《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由美商《二十世紀福斯》發行。(圖片來源/《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粉絲專頁

受制於檔期被美商佔盡好處,縱使本土商發行的國片成績亮眼,也會因為好萊塢大片即將上映,而被迫減少場次或換成較小的影廳。例如2014年的國片《KANO》在放映兩周後突破一億六千萬的票房,但面臨八部好萊塢大片即將上映只得換成小廳。反觀好萊塢電影若票房不如預期也未必會遭強制下片,若戲院希望能簽到之後「強檔洋片」的合約,則會被動播放美商綁定大片但反應不佳的「爛片」,以提高電影輸出量。

從2017年12月30日信義威秀影城的場次上來看,國家電影中心資料顯示11月24日在台上映的國片《血觀音》至今已累計超過台幣八千三百萬的票房,然而場次僅剩兩場;11月10日上映的洋片《東方快車謀殺案》目前票房達台幣八千一百萬,不及《血觀音》卻仍然擁有六個播放時段。「很多時候民眾想去看一部國片,卻因為放映的戲院很少、天數很短、時間很怪,到最後根本看不到。」國立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助理教授戴瑜慧說道,她認為實行國片映演比率的相關政策能漸漸改善上述問題。

宣傳資源不足 民間自主推動

電影的誕生是為了觀眾,能否回收成本更意味著市場的重要性。一部好萊塢電影在台上映時,通常會大手筆地進行宣傳活動,沿路可見電視廣告及看板,觀眾也較容易接觸到上映相關資訊並前往戲院觀賞。而國片相對地並沒有太多資源投入宣傳,觀眾會買票支持通常仰賴口碑,但第一周票房不理想就可能下片,導致民眾不知道某些國片上映過的窘況,後續即便想看也早已無戲院播放。

發現國片遭受排擠的嚴重性,不少民間團體開始投入推動映演比率法案的運動。財團法人野薑花公民協會在其官方網站上指出,大家會認為好萊塢電影好看是因為電影基數大,即便有不少俗稱的「爛片」,但上映的數量多也讓觀眾可以避開品質不佳的電影,選擇觀看自己感興趣的。若台灣實施映演比率,大眾能更容易發現不同內容的國片。

愛人仔電影文化協會也積極在臉書上推動連署活動,並和其他協會、基金會合作,希望藉由立法委員提案促進映演比率的實行。然而推動法案需要透過舉辦公聽會、質詢文化部等繁瑣過程,且文化議題不容易受到政府重視,因此距離實行的路還有一段距離。

民間團體積極投入推動映演比率法案的運動。(圖片來源/愛人仔電影文化協會粉絲專頁

美國電影長期大量傾銷台灣,導致國片能見度不高,也影響國人的觀影習慣以好萊塢為主。從2017年上映的國片中得以發現不少國片題材多元且票房創下佳績,「國片內容就是不比好萊塢精彩」的說詞似乎不再是人們不支持國片的藉口。除了電影人埋頭苦幹之外,保護政策的制定也是國片產業不可或缺的「強心劑」。電影不僅是娛樂,更代表著一國的社會文化。盼望未來有機會看到國片突破環境限制,和好萊塢電影分庭抗禮。

記者 馮瑜庭
想一起再走787年。厭世少女​(´・_・`)​  
編輯 王貞懿
需要點時間沉澱,沉澱需要點時間。
記者 馮瑜庭
編輯 王貞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