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期

「人生是種選擇」——Serene

用一顆不斷挑戰自我的心,建立一個時尚、知性兼具的YouTube頻道。

「人生是種選擇」——Serene

游允彤 報導  2017/12/31

俏麗的短髮、陽光的笑容,舉手投足間散發著優雅,她是Serene,一名YouTuber。目前就讀美國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三年級的她,主修生物,輔修人權與視覺藝術。會讀書又懂得打扮,是科學家也是藝術家,高材生與YouTuber的雙重身分,讓Serene的頻道不僅兼具時尚與知性,更能透過影片感受她對生活獨到的見解。

Serene在聖誕假期回到台灣,並撥空接受訪問。(圖片來源/游允彤攝)

從Dcard到YouTube

2016年6月,Serene在Dcard女孩板上開始分享她的「紐約時尚實習日誌」,用親切的文筆搭配照片讓讀者一窺時尚產業背後的秘辛,不僅造成廣大迴響,也因此奠定知名度。隨後,她創立YouTube頻道,分享美妝、穿搭以及美國大學的日常生活。今年暑假,Serene更將她赴哥斯大黎加參加的熱帶雨林生物研究及南非的醫療研究拍成Vlog,有別於單純紀錄旅遊的影片,觀眾如同用Serene的視角成為研究員之一,體驗了哥斯大黎加熱帶雨林的豐富生態,也看見南非極需正視的醫療與人權問題。

談到從文字平台跨及YouTube,Serene表示,在為紐約時尚實習後記撰稿時,一邊聽著The Strumbellas的〈Spirits〉,一邊感受到自己很喜歡影像與音樂結合的感覺,雖然在文章裡會建議讀者閱讀文字的同時搭配這首歌曲,但沒辦法強制大家把這兩樣東西結合在一起。Serene笑著說:「拍影片的話一定會使用配樂,所以我很喜歡拍Vlog的感覺,這也變成我之後經營YouTube一個很大的動力。」在紐約時尚實習日誌連載結束後,Serene認為自己需要一個新平台,而YouTuber儼然已成為一股潮流,當時也正值學校的選課時間,於是她就選了一門與影片製作相關的課程,開啟成為YouTuber的契機。

Serene在紐約時尚實習日誌中分享的照片。(圖片來源/Dcard紐約時尚實習日誌3:VOGUE Portugal (中) #早晨優雅

舒適圈外的生活

「為什麼要出國念書?」是Serene很常被問到的問題。除了資源和未來發展的考量外,真正讓她下定決心的是「挑戰」。Serene表示,自己已經太習慣台灣的體制,「在台灣已經沒有刺激能讓我轉變現有的生活型態或改變一些價值觀,所以我極度需要一種衝擊。」Serene說。到美國後,確實時常感到挫折,尤其課堂中發表意見時,面對侃侃而談的同學,Serene充分意識到自己的不足,至今也仍在適應中,「我覺得現在我都還在持續的學,會逼自己在課堂上發言,透過討論過程激發自己去思考。」無論在什麼地方,Serene總是不斷挑戰、提升自己。

在屢屢踏出舒適圈的勇氣背後,其實有一段可愛的故事。就讀政治大學附屬中學國中部時,擔任學校司儀的Serene聽說來自哈佛大學的鱷魚合唱團將前來表演,並由高中生接待,羨慕的她在升旗典禮時半開玩笑地問站在旁邊的校長:「我可不可以也去當接待?」沒想到校長居然答應了,當時覺得校長只是在開玩笑,沒想到隔天Serene就發現自己被列入接待團的名單內。「後來回頭看才覺得這件事情影響我蠻深的」Serene說道,「如果你想要一個東西,可以試著一步一腳印去拿到,就算不一定會達到一開始的目標,但它給你的這個動力會帶你去其他地方。」

YouTuber背後 現實與理想拉扯

成為YouTuber後,時間管理對Serene而言變得相當重要。面對繁忙的課業,Serene笑說:「我好像也沒有兼顧得很好,常常答應大家要發什麼影片結果一直食言。」在重大考試前,甚至會把社群媒體的App從手機裡面刪除。因為獎學金的緣故,若成績沒有達到一定標準便無法留在學校,Serene說:「雖然不知道以後YouTube會佔據我多少時間,但現在我還是不能讓它變成我生活的重心。」 對Serene來說,現階段最重要的還是課業。排好生活中每件事的優先順序,再分配相對的時間,是她在忙碌生活中抓到平衡點的方式。

成為半公眾人物後,Serene坦言,在影片中的一言一行都必須特別小心,「有時你沒有不好的目的,但如果別人用不同的方式理解你的話,也不能認為他們是錯的。」另外,某些類型的影片會有較高的點閱率,像是「我要變學霸」特輯中教大家如何做筆記,即使她不斷強調每個人有適合自己的方法,仍有一部分人在看完影片後會奉這樣的方式為圭臬,因此她比較喜歡純粹分享或是Vlog的影片形式,「因為自己不是全職YouTuber,所以有這個運氣去選擇拍什麼類型的影片,不需要受到束縛。」Serene笑著說。

美國大學日常Vlog,是Serene喜歡的影片形式之一。(圖片來源/截圖自Serene Vitale YouTube頻道

「為什麼一定要這麼早做選擇?」

當初會到美國讀書,其實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不需要馬上決定「主修」。美國的大學通常到大二下學期才需要決定自己主修什麼科系,在這之前可以盡情探索自己喜歡的到底是什麼。「我就覺得台灣大學比較少有這種反思的過程,就是你做一次選擇,未來的路基本上都已經規劃好了。」Serene說。或許是因為這樣的體制,才讓Serene在各個領域都展現她的熱情與能力。

生物、藝術、人權,該怎麼結合?Serene認為,視覺媒體教她如何去說好一個故事,在寫研究論文時,其實就是在說一個故事,如何引人入勝或是把實驗結果寫得淺顯易懂,是視覺媒體教她的東西;人權更是涉及生活中更多層面的議題;反而是在生物這個領域走一段路後,發現站在不一樣的高度或許會有不同的看法。「我很難去設想說他們會怎麼交叉在一起,但可能就是保有這些興趣,看它以後會不會融合在一起。」Serene說道。

Serene也曾經迷惘所作之選擇是否正確,從小到大被告知要好好念書、好好考試,可是突然之間,卻要為自己的未來做決定。面對未來的迷茫,Serene給自己的答覆是:「我們還這麼年輕,我們還可以做任何事,我們還可以改變心意,我們還可以重新來過。」Serene曾在文章中引述「人生不是叉路反而更像心智圖,只有到最後你才能一點一點的連起來。」不能失去嘗試的的熱忱,去哭、去笑、去探索這個世界,因為到頭來,我們還能擁有的,就是這份熱忱了。

在邁開每一步時,問問自己為什麼做出這樣的選擇,而不是別人告訴你怎麼走就怎麼走;在冒險的同時,不忘反思自己要的是什麼,是Serene鼓勵自己,也鼓勵所有年輕人保有的態度。

記者 游允彤
You can call me young bridge.我喜歡插花刺繡彈古箏。
編輯 楊佩臻
可遠觀,不可近看。 貓狗鼠都喜歡,只要有萌到我。
記者 游允彤
編輯 楊佩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