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期

字裡行間的美學教育 曾國榕

字型存在於日常的每一個細節角落,但也是我們最容易忽略的大關鍵。曾國榕不僅是字型設計師,更是近年來推廣字型美學教育的重要推手。

字裡行間的美學教育 曾國榕

謝瀚陞 報導  2017/12/31

走在街頭上,琳琅滿目的商家招牌和看板是台灣各地缺少不了的一大特色。許多人可能認為這樣的街景破壞了一座城市和諧的容貌,但在字型設計師的眼裡,這些爭奇鬥豔的招牌上,所展示的各式字型設計,反倒凸顯了台灣旺盛的生命力和無限可能的創造力。

來自高雄的曾國榕目前擔任字型設計師,同時也是台灣字型設計教育的推手,他所屬的團隊「justfont就是字」在兩年多前所推出的金萱體計畫,不僅為台灣打造了一套獨一無二的字體,更讓廣泛的大眾對於字型設計有了認識的開端。

「字」我摸索 認識字體排印學

眼戴方框眼鏡,頭頂著一頂扁帽,外號「帽子哥」的曾國榕談起如何在這廣大的設計領域中,找到字型設計師志向的過程,也是透過一步步的摸索中得到的答案。在高中時期,曾國榕便發現自己在藝術方面的興趣和對於教育的熱忱,於是進入了國立台中教育大學的美術學系,希望在未來成為一名美術老師。但當他來到大學,接觸到電腦排版後,逐漸將重心從素描、繪畫等藝術創作,轉往設計領域,開始在學校幫忙編排書籍版面和logo設計。不僅大四畢業作品以電腦繪圖為題材,更負責了畢業畫冊的排版設計。

目前任職於「justfont就是字」團隊的字型設計師曾國榕。(圖片來源/謝瀚陞攝)

但真正進入字型設計的轉機,是畢業後到日本留學的日子。因為兵役體檢發現脊椎側彎的關係,曾國榕意外得到比其他人多了兩年的時間,基於對日本設計的著迷與好奇,決定前往日本的設計學校繼續進修。在日本,他在一門「字體排印學」(Typography,又譯「字體學」或「文字編排學」)中發現日本平面設計中最細膩的一環——「文字」,也是他們簡約風格上的關鍵,造就了日本一貫成功的設計美學。每一個文字的運用都是一項設計中不可獲缺的成敗因素,「要是我沒有決定去日本讀設計學校的話,我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這世界還有『Typography』這門學問。」這也讓曾國榕義無反顧、深深的一頭栽入字體排印學的領域,更讓他決定報考研究所,進入京都精華大學繼續研究字體排印學。

就業徬徨 不只是設計師

然而,曾國榕也曾對畢業後的工作方向感到徬徨。他明白自己興趣在於字型設計,但就連日本指導教授也勸他以平面設計師的身份工作,不要只做字型設計;而在當時的台灣,因為長期氾濫的盜版字體嚴重破壞了台灣字型設計產業的市場,無論從任何面向來看,字型設計師似乎都不是一條穩定的出路。

所幸臉書社團交流的方便性,讓曾國榕藉由自己對字型研究的熱愛,積極在網路上的「字嗨」社團和同樣對於字型設計有著高度熱忱的同好們,分享路上不同的特色字型和字體知識,引起現在所屬的公司「justfont」注意到這位正在日本研究字體排印學的研究生,並很快的在學成歸國後邀請他加入團隊 。「當時有想過如果有機會進入這個團隊的話,就能實現我過去所有想做的事,不只是做字而已,也包含了在文化教育上的推廣普及。」他很早就有開始注意到justfont團隊所進行的推廣計畫,因此知道在這裡不僅能夠成為字型設計師,也能滿足過去從事教育的夢想。

文化推廣 從教育改變社會

在前年的金萱字體募資專案中,除了讓他們籌募到足夠資金能夠執行金萱字體的設計外,也打響了justfont團隊的名號,讓團隊在推廣教育上的影響力大大提升,許多學校與業界紛紛邀請他們前往演講。曾國榕提到,現在公司裡的設計師除了字體設計外,會投入更多時間在籌備字型的文化推廣內容和字型設計的課程講座上,雖然人力上難免吃緊,但無論是設計還是教學,所做的內容都是他們的共同熱忱,因此仍樂在其中。

前年的金萱字體專案中,除了讓他們籌募到足夠的資金能夠執行金萱字體設計的計畫外,也打響了justfont團隊的名號。(圖片來源/字戀

「台灣一直以來都很缺乏字型設計的資源,所以我們希望能跟更多有興趣的學生或業界人士分享我們打造金萱字體的經驗。」當年曾國榕選擇繼續留在日本攻讀研究所的一大考量便是台灣的相關教育資源非常有限,大多數的設計學院並未特別開設字體排印學等課程,更不用說專門的研究所;此外,許多業界人士或許已經累積豐厚的經驗和實力,但不懂得如何培養新一代的設計師,而社會大眾也因為不了解這項產業的內容,鮮少有人主動投入或發覺自己在這方面的長才,使得台灣面臨岌岌可危的人才斷層。

因此曾國榕希望透過他過去在教育大學中所接受的訓練,來幫助年輕設計師跨入字型設計領域的門檻,讓台灣的字型設計能夠開始有一套學習模式,更引導他們發想台灣還缺少什麼特色的字體,如何將自己的文化結合入字型設計,創造未來更多的可能性。

除此之外,也因為當時在日本就讀研究所的機緣,認識了不少同樣對於字體排印學有熱忱的台灣影像設計工作者,他們開始合作,希望能將在日本所學的學習資源引入台灣。因此一同發起不少字型設計雜誌和書籍等翻譯工作,透過自身在字體排印的專業,力求簡單精準且符合台灣文化的用詞,讓台灣的讀者和設計師們能夠深入了解字型設計的產業。

重新認識字型產業

當我們敲打著鍵盤,整齊劃一的文字如流水般湧出,陳列在空白的文件上,構築成一篇又一篇的文章,這些習以為常的電腦文字都是字型設計師們一筆一畫勾勒出來的結果。不同於一般平面設計師,字型設計師所追求的設計功夫在於將自己的風格和情緒縮至最小,讓所有的文字有一致的連貫性並能廣泛的使用在任何場合,也因為這樣,許多人時常低估了字型設計所耗費的工作時間。「比起設計師,其實我們有的時候更像工匠。」曾國榕說。為了改善台灣一直以來的盜版字體的亂象,他們也透過這些文化推廣,提升大眾的集體意識,讓更多人願意投入字型產業。

許多人將金萱群眾募資計畫的成功歸因於行銷企劃,但在這些成功的專案背後,是團隊投入了長年的時間和人力在培養社會大眾對於字型設計的認識,讓台灣的字型教育也慢慢在各地受到重視,以往沉寂的字型設計產業也逐漸活絡起來,不單單是短時間的行銷成效。他們不僅打造一套屬於台灣的字體,更帶領台灣的字型設計走向新的環境。

 
記者 謝瀚陞
咖啡要喝美式的,薯條要吃三年三班的 嗨喀報,心好累鵝  
編輯 徐仟妤
一個沒有文采的人在做需要文采的事,嗚呼哀哉。
記者 謝瀚陞
編輯 徐仟妤